6 另眼相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小志,你连一点常识都没有。”
  李明伟面带讥笑看着林小志,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说道:“这圆洗光洁圆润,无蟹爪纹,分明是清雍正唐英时的仿品的特征。”
  “不过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实习生,恐怕连仿品都没见过。”
  “从网上百度来一点汝窑的知识,就想要在刘总跟余小姐面前表现邀功。”
  “简直笑掉大牙。”
  刘亨也是一脸不悦:“林小志,这没你的事,去忙你的吧。”
  说完偷偷看了一眼余小姐。
  林小志说这是真品,万一余小姐当了真,回头再找别人去鉴定发现是仿品,那就是自己这边的责任了。
  鉴定要的是实事求事。
  犹其是对余小姐这种人,任何一点虚言,都会给他带来巨大.麻烦。
  林小志见状,叹了口气准备离开。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什么叫人微言轻,哪怕是真话,甚至是对客户有利的真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像是在表现邀功。
  “刘总。”
  就在这时,余小姐淡淡说道:“我倒是想听听这个实习生的说法。”
  李明伟闻言,脸上讥笑一滞:“余小姐,这小子甚至连古董鉴定的基本常识都没……”
  “既然是余小姐想听,林小志你就说说吧。”话还没说完,就被刘亨打断。
  见状,李明伟只能把后面的话吞进肚子里。
  毕竟刘亨是老板。
  林小志露出一丝诧异,老板平时在公司十分强势,大小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刚才自己多言,刘亨心里明显不舒服。
  居然因为余小姐一句话,又改变了主意。
  这个雍容华贵的美女,能让刘亨言听计从,身份绝对不低。
  林小志理清思绪,说道:“《格古要论》说过:汝窑器,出北地,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媚,薄甚亦难得。”
  “蟹爪纹不过是高温焙烧下产生的崩釉,只不过能工巧匠把这种釉病通过人工操作,转换成了一种巧夺天工的艺术。”
  “并不没有蟹爪纹,就不是真品。”
  “再者雍正时期的仿品不是仿古作伪,仅是仿釉色,釉面透亮,隐现一圈蓝色。”
  “且多有六字或四字青花篆款,方便鉴定。”
  “这个圆洗没有这些特征,所以可以排除为雍正时仿。”
  “另外几个朝代,不用我说李师傅也应该知道,与这盘圆洗特征不符吧。”
  林小志侃侃而谈,把来自于玉佩的知识,总结归纳复述出来。
  闻言,余小姐眼里升起一丝佩服。
  李明伟却脸色狂变。
  连忙将圆洗翻了个面,底下确实没有任何篆印。
  再拿放大镜仔细一看,隐现蓝光。
  林小志说的这些他自然知道,但先入为主,便忘了再观察这些细节,便下了定论。
  此时一看,心里直打鼓。
  享通五位大师傅里,他资格最老,待遇最好。
  关键平时还有借着这个平台,揽下不少灰色收入,可谓是滋润至极。
  要是让林小志给比下去,在古玩行他的名声也就臭了,甚至能不能在享通继续呆下去都是个问题。
  想及此处,李明伟不禁背上冷汗直渗。
  瞪着林小志,硬着头皮说道:“你说的天花乱坠,这些都可以造假,但你忽略了一点,北宋时期的汝窑至今没有一件,品相能如此完美,你做何解释?”
  林小志淡淡一笑:“汝窑乃皇器,从不入墓葬,最多只镇塔基,所以品相大多不完整。”
  “但凡事皆有例外,据我所知,这世上便存了两件如此品相的东西。”
  “一件在大英博物馆,是四十年前英国汤姆逊爵士所赠,另一件便是你手上的这块。”
  “两件本为一套,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件东西,便是从汤姆逊爵士那里买到吧?”
  说完,林小志一脸自信看着余小姐。
  玉佩的信息,他深信不疑。
  毕竟已经经过验证,绝不会出错。
  “你怎么证明!”李明伟脸色涨的通红。
  “我可以证明,这位林师傅说的不错,这块圆洗正是我爷爷从汤姆逊爵士手中买来的,货真价实的北宋汝窑。”余小姐眼中闪出异彩,开口说道:“刘总,看来你的眼力不怎么样嘛,有这么一位高手不用,却请些沽名钓誉、心胸狭的窄的人,难怪享通至今都难走出花都市。”
  林小志鉴定出圆洗的来历,只是让她微微惊讶,没想到一个实习生居然有这么高的眼力。
  但当他说出汤姆逊这三个字时,余小姐的心里,便瞬间欣起一阵惊滔骇浪。
  这事,整个余家,除了爷爷跟她,甚至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林小志竟然如数家珍。
  要知道,古董之所以珍贵,便是因为它的传承和文化。
  能说的这么详细的,绝对堪称大师。
  闻言,刘亨脸色剧变。
  余家唯一继承人,整个花都的地下皇后,只手遮苍天,跺脚震花都的余思曼小姐,居然对林小志有如此高的评价。
  还批他识人不明。
  这些话,背后暗含深意,听的他背后冷汗直冒。
  “余小姐,是我有眼无珠,埋没了人才。”刘享毕竟商人,脑筋转的急快,连忙露出一脸愧疚之色,认真说道:“林小……哦不林师傅,从现在开始,你手里的事都交给别人吧,以后你就负责李师父的工作。”
  “谢谢刘总,余小姐。”林小志心里升起一阵狂喜。
  刘享这话,就代表自己转正了。
  没想到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这么轻易就达成。
  这一切,都是那块家传玉佩的功劳。
  “刘……刘总,那我呢?”李明伟颤声问道。
  “你?做为一个鉴定师,胸不容人,打压同事,我们亨通容不下你这尊大佛,李师傅就另请高就吧。”刘亨扫了李明伟一眼,冷哼道。
  居然把余小姐的真品当成仿品,要是再把他留在公司,岂不是跟余小姐对着干?
  刘亨可不想因为一个李明伟,得罪了余思曼。
  李明伟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完了,一切都完了。
  从此以后自己的好日子结束了,被亨通开除这事,一旦传出去,整个花都古玩圈,都将没有他容身之所。
  “林小志,你让我没好日子过,我让你不得好死!”
  李明伟眼中升起浓浓的阴毒之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