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挟持?当然不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啧啧啧,怕是天上人间那种级别的娱乐场所里的极品货色也没这小修女勾人。”梁鹏飞眼珠子贼溜溜地在玛丽亚身上打量,脑袋里边全是坏到掉渣的意淫。
  这个时候,陈和尚跟白书生赶紧抛下了手中的事情,拿起各自的装备跟随在梁鹏飞的身边,继续履行他们贴身护卫的责任。
  “你真的很绅士,不论是言谈还是举止,可有时候又觉得您实在是太令人难以摸,东方人真是让人难以看透。”玛丽亚修女清彻的双眼就像是那蟹王岛死火山口的湖水一般,碧绿中带着斑驳熣灿的蓝焰,让梁鹏飞想起了波斯猫那会变色的瞳孔。
  “其实我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在您这位上帝的忠实牧女前更是如此。”梁鹏飞虚伪的吹捧话让玛丽亚笑颜如花,伴着笑声,饱满的胸口充满了魅力地颤动让梁鹏飞的小心肝也在共享着节奏。
  “好吧,亲爱的白纸先生,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我小小的要求。”玛丽亚公主在梁鹏飞刻意营造的气氛下显得相当的轻松,半开玩笑地道,勾人的眼神带着靓丽的风情。
  “当然,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我可以向上帝发誓。”梁大少爷对于哄骗女人丝毫不会觉得羞愧。丰富的经验告诉了他,只要是女人对你有好感,你就算是告诉她月亮的光芒只会照在她一人身上这样的瞒天大谎她也乐意去听。当女人对你没有好感的时候,她更愿意去相信真理,而不是你的甜言蜜语。
  玛丽亚公主那长长的睫毛在脸蛋细嫩的肌肤上煽起了娇艳的绯红:“我希望您能答应借给我一条船,让我好去吕宋或者是澳门。”
  “这个要求绝对没问题,但是您离开的时间怕是只能往后推了。”梁鹏飞咧了咧嘴,拍着胸脯应承道。
  “那需要多久?”玛丽亚目光扫过了不远处的何塞中校和费尔南多,咬着那丰满性感的红唇,抬起了眼眸望向梁鹏飞。
  梁鹏飞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为之色:“看来,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向您坦白了。”
  --------------------
  “难道您真像他们所说的,把我们挟持了?”玛丽亚修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副受惊的小羔羊表情,看得让人心生怜惜。
  “他们说我想挟持您?难道像您这样漂亮而又纯洁的天使,居然会去相信他们这种充满了恶意猜想的谎言?”梁鹏飞脸上的难为之色瞬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受伤的表情。一双俊目里腾起了无边的失望与委屈。别说是其他人,就算是陈和尚跟白书生这两个了解自己少爷是什么德行的人在这一刻也被梁鹏飞那精湛得足以与奥斯卡老戏骨媲美的演技所迷惑。
  看到梁鹏飞那无比受伤的样子,还有那幽怨的眼神,玛丽亚内疚到不行,不顾矜持地上前握住了梁鹏飞的手,那头犹如海浪一船的金发摆荡起了温情的波浪。“当然不是,我并没有相信他们,你对上帝的虔诚让我对你充满了信心。当然,他们让我来,只是希望能听到理由,可以吗?”
  “当然可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理由告诉你,实际上,我不让你们现在离开,是为了您的安全,至于他们,也不过是沾了您的光而已,不然,我随时可以让人为他们准备好一艘船离开。”梁鹏飞回握住了玛丽亚那双温润的手,感受着那种光滑的手感,手上占着偏宜,可嘴里边仍旧辩解得义正言辞。
  “什么?那吕宋总督居然把你当成了打劫我国王室运宝船的海盗……”玛丽亚漂亮的脸蛋写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
  “那梁先生您为什么不辩解呢?要知道,我们西班牙的海军可是非常的强盛,而且那位吕宋总督还召集了很多的西方海盗,您的情势显然不妙。”何塞中校说话的时候看似一脸的恳切,实侧心里边是兴灾乐祸到了极点,能让梁鹏飞吃瘪让他觉得心情无比的舒畅。
  “何塞中校,既然您这么的关切,作为回报,我将邀请您成为我们的谈判代表,驾驶一艘小船去跟那些游弋在这一带的各国海盗进行谈判,怎么样?”梁鹏飞淡淡地笑着说道,却连眼角都不屑扫这家伙一下。
  “这就不用了,鄙人实在是没有那种口材,再说了,身为公主殿下的侍从官,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公主殿下身边半步。”西班牙海军中校兼公主侍从官何塞的脸都挤成了腌过的黄瓜,就像是看到自己的老婆让地主给拉去抵债的佃农。何塞可不傻,谁知道这个老对自己不怀好意思的梁鹏飞真是让自己去谈判还是想把自己挖个坑埋了,还是在公主殿下的身边呆着安全一点。
  “难道你们的公主殿下去茅房你也要跟着进去监视?”白书生作一脸的吃惊状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玛丽亚修女差点昏过去,费尔南多揪着胸口十字架的手差点把自己勒咽气,何塞就像是刚刚吞了一只赖蛤蟆,喉咙里边咯咯直响可偏偏说不出一句话。
  看到白书生出头戏耍何塞中校那个傻鸟,梁鹏飞差点笑歪了嘴,可脸上却仍旧保持着虚伪的正经与严肃。“太无礼了,书生,这种话可不是一个绅士说的。”
  白书生这个无赖干笑两声,翻着白眼退到了旁边,一副无皮无毛的滚刀肉样,何塞中校憋的白脸发红发紫,有心想要扔个白手套过去决斗嘛,可看到白书生那干瘦却又精悍结实的体魄,还有那双邪恶的眼睛里透着犹如在尸山血海里边打了无数滚浸透到骨子里边的狠意,让何塞中校只能打落了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吞。
  --------------------
  “玛丽亚,请您别为我手下的无心之语生气。”梁鹏飞借着端起的茶碗掩饰自己那死盯着玛丽亚那丰满的胸部,一面说着安慰的话。
  “当然不会,愿主原谅……”玛丽亚的手在丰满的胸口划着十字,默默在祈祷了一小会,这才平静了下来,抬起了碧蓝色的大眼睛带着一丝疑惑望向梁鹏飞。“那梁先生您的意思是……”
  “我会在击败吕宋总督派来的这些海盗之后,亲自把您和这二位一起送到吕宋与吕宋总督会面。”梁鹏飞声音显得相当的平淡,就像是与吕宋总督派来的强大的海盗联合舰队不过是一堆小屁孩子拿纸张叠出来的小帆板,他吹口气就全得翻在阴沟里。
  何塞中校跟费尔南多只能一个劲地撇嘴,似乎觉得这位年轻人嘴皮子都快把牛皮给吹成了避孕套一般清薄透明。别说是针,就算是伸根手指都能戳破,不过,现在他们可不想惹恼他,所以老老实实地不吱声。
  玛丽亚手撑着线条优雅的下颔思考了一下,梁鹏飞眼珠子一眼:“另外,我希望三位能暂时留下,我的手下也有几位想成为上帝的信徒,聆听上帝的教诲,忏悔我们的罪过。另外,我也想多听听从圣地来的虔诚使徒的声音,请您别辜负了我对上帝的仰慕与崇敬。”
  听到了这话,玛丽亚不由得眼前一亮,费尔南多想张嘴,梁鹏飞冲他眨了眨眼:“费尔南多修士,不知道您想不想替代何塞中校前往谈判?”
  --------------------
  PS:今天起的早来码字,一气码到现在,嗯嗯,是时候上传了,大伙先瞅着哈,正在努力当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