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不怕死的流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你可得小心一点,梁少爷,我阿姐就拜托您了。”石达开转过了身来向梁鹏飞抱拳一礼郑重地道,看到这对姐弟之间的浓浓的亲情,让梁鹏飞对石达开那一丝丝不爽也淡去了无痕迹。
  上前扶起了石达开,梁鹏飞朗声笑道:“但我老梁家还有一人站着,你阿姐绝对不会伤着一根头发!”
  “好!有你这话,石某放心了,告辞。阿姐保重。”石达开点了点头,快步离开了大厅,看样子要赶去跟他们的父亲交涉去了。
  “对了石小姐,你爹怎么不上岛来?”梁鹏飞抽了个空子向石香姑问道。
  石香姑望着阿弟石达开的背影,头也不回地道:“我阿爹跟你阿爹昔日曾有过节,我也曾劝过我阿爹,可他还是不愿意上岛,我也没办法。”
  梁鹏飞的嘴咧得老大,半晌吭哧不出一个字来,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老爹居然还跟石香姑的老爹有过节?难怪当初老爹一听到石香姑这个名字的时候,那种鬼鬼崇崇的表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旁边的鲁元扯了扯发呆地梁鹏飞的衣袖,俯在他耳边一阵低语,梁鹏飞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梁大官人年轻还未成亲的时候,曾经与石香姑的父亲石世英都盯着一只肥羊,结果两边掐了起来,那次,梁鹏飞的老爹让石世英打的狼狈逃窜,不过,第二次,却又让梁大官人给占尽了偏宜,两人因此结下了梁子,不过,这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
  “我靠,能把老爹那样老奸巨滑的人物给赶得抱头鼠窜的人物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梁鹏飞没心没肺地乐了起来,旁边的鲁元狂翻白眼,一阵无语。“儿子笑老子,还笑得这么开心,估计也就少爷一人。”
  --------------------
  “这是什么东西?”石香姑指着那地图上的一处标注一脸的疑惑,她不明白这张地图上为什么会有一个个的圈还有数字标注?
  梁鹏飞向石香姑解释起了那些标准,地图上梁鹏飞不仅仅把各个火力点给标注了出来,甚至还进行了详细地计算,注明了各个火力点的交叉覆盖位置,以及人员的配备,弹药的数量,几乎详尽到就差海盗们的手纸没注明人手几张了。
  石香姑脸上那掩饰不住的震惊落入了梁鹏飞的眼中,让这个家伙心里边满是得意。这年头,谁会去计算这些东西?但是在梁鹏飞这位后世穿越过来的久经战阵的武器公司业务员来说,这些都只是最基本的指挥员技能。
  石香姑也是久战之人,从梁鹏飞的解释,她很快就能感受到这其中的好处,能够更明确地明白自己一方的防御配备,更容易掌握大局。
  “我记得孙子兵法里边曾说过,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今日方知梁少爷对于孙子兵法的理解之精深。”石香姑抬起了眼眸,望着跟前的梁鹏飞,情不自禁地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看到冰山美人那目光中的赞叹,还有那淡淡溢散出来的一丝微笑,梁鹏飞身上的骨头不禁轻了好几两,嘴巴上顿时又开始跑起了火车,向石香姑显摆了起来。把这些古代的地图贬的一文不值,而后,他拿出了自己新绘却还没完稿的梁岛及附近海域军事地图出来之后,不以为然的石香姑那撇起的红唇也不禁张开了。
  这张图,不像以往的地图一般抽象,而是以一种她从来没见过的地图,不仅仅所有的大小岛屿都标了出来,而且哪一带有暗礁,哪一座小岛上有淡水,小岛的高度,精密得让石香姑无法置信。
  “你绘制的?”石香姑抬起了眼眸,那张美丽而冰冷的俏脸上充满了震惊。“算是吧,不过上边还有许多东西的数据还需要实地测量,不过现在我手上的测绘人员一个都没有,只能通过手下的描述来绘制。”
  “你知道不知道这张图不应该给我看。”石香姑看着跟前伟岸地少年,心里边不知道怎么,这话下意识地就问出了口。
  “因为我的心告诉我,你不会对我有任何的恶意。”梁鹏飞望着石香姑,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上,眼神坦荡,可话语却又偏生暧mei,让人浮想连篇。
  “把它收起来吧,我们还是研究一下怎么防守蟹王岛,要知道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石香姑的脸颊上不由得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羞涩与慌乱,浓厚的睫毛轻垂了下来,白晰滑嫩的纤手在地图上像是寻找实在没有目标的拔拉着。
  梁大少爷嘴角微弯:“是啊,我们的时间却时不多了……”我们俩个字,梁大少爷咬字咬得特别地重,可偏又像是一根染上了春暖的嫩绿柳枝,轻轻地撩过了石香姑那漂亮的眉眼、她的心湖,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就像是那春日的花朵,裹上了一层朝露。
  “这个登徒子,有机会一定让他好看。”石香姑着银牙暗道,可心里边哪里有半分恼意,更多的是一种羞怯的慌张。
  刚进门的张兴霸听到了梁大少爷这些话,差点就吹出了一声流氓气息十足的口哨,幸好这家伙还知道轻重,不过仍旧跟白书生这个流氓两人在阴暗的角落里边挤眉弄眼。
  白书生一个劲地砸嘴摇脑袋,少爷还真是个不怕死的流氓,连石香姑这种凶名在外,冷漠如冰的女人也敢去泡。
  --------------------
  梁鹏飞对于石香姑的五百亲兵没有做出具体的安排,这让石香姑有些不满意,最后,梁鹏飞只得退让了一步,双方各自抽调出二百五十人作为总预备队在后方集结待命。
  而另外二百五十,梁鹏飞决定把他们安排在诱敌队伍中,与自己和石香姑一齐行动,毕竟不是自己的手下,想要指如臂使简直就是扯蛋,所以,把他们安排在石香姑的身边,也方便在有什么问题的时候让石香姑出面。
  就在梁鹏飞与石香姑整合海盗,布置配备防守的时候,从吕宋赶回来的最后一艘侦察船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西夷海盗已经出港,正往我蟹王岛驶来,虽然我们船快,不过,最多两天,西夷海盗的舰队,肯定会到达附近海域。
  梁鹏飞吹了一声口哨,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大战之前的紧张情绪:“这么说,我们的准备时间只有两天了?”
  “正是,最多两天。”那位嘴皮子干咧的海盗肯定地点了点头,从吕宋港没命地往回赶,可是让他们这些侦察人员又累又疲。
  而就站在一旁的石香姑望着那名传来讯息的海盗,轻启珠唇:“这位兄弟,不知道那刘七巧可在舰队之中?”充满了期待的语气让梁鹏飞不由得暗暗撇嘴,这妞还真把报仇当成了人生最高的目标了。
  “在,南洋的海盗多为西夷,咱们这样面孔的人很少,所以小的记得很清楚,他的三艘战舰五艘快船全都出动了。”海盗肯定的语气,让石香姑似乎长出了一口气,淡淡一笑,不再多言,但是握着腰刀的手,指尖已经失去了血色。
  梁鹏飞看到石香姑的举动,没奈何地摇了摇头,石香姑对于仇恨的执念,实在是让梁鹏飞觉得心疼无比。
  “辛苦你们了。书生,带兄弟们下去,把他们好好地安顿好,另外让厨房多整一些好吃的,让兄弟们能好吃好睡,我还等着你们跟我并肩而战呢。”拍了拍这位海盗的肩膀,回头向白书生吩咐道。
  “多谢少爷关心,小的们睡上一宿,到时候肯定能打能杀,不会让少爷失望。”海盗的脸上露出了感动的神色,大声地挺胸道。
  --------------------
  PS:明天,西班牙的傻鸟们终于来了,哇哈哈哈……大伙有推荐票继续努力投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