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面桃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来到市里之后,到酒店当洗盘工,偶尔还会出去发传单,好不容易攒了一千多块钱,刚好够交学费。
  分了班级之后,我发现有几个初中时候的同学都跟我同班,但他们都没理我,有几个甚至还朝我露出鄙视的表情,而且我有个痴呆妹妹这件事,也被他们在班上流传开了,开学一个星期不到,我在班上受尽了白眼嘲讽。
  第二个星期学校开晚会,我遇到了初中时暗恋的刘小芸,见到她,我愣了一下,她也很惊讶,然后她显得很焦急的样子,说自己被几个混子学生缠住了,很害怕,让我过去跟她坐,当时脑子一热就过去了,结果那几个混子学生一直在瞪我,而且散会的时候很恶毒的朝我露出威胁的目光,于是我明白自己已经得罪这些人了。
  刘小芸想跟我道谢,但我一声不吭往外走,她追上来拉住了我的手,显得有些生气,说叶阳你咋回事啊,初二的时候你转到了其他的班级,我找了你几次你都不理我,现在还是一样,存心躲着我还是什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我说你如果打算继续利用我去挡刚才那几个混子学生,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自己都很害怕呢,为了你刚才已经得罪他们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报复我。
  刘小芸涨红了脸,说你怎么能这样跟一个女孩子说话,我是那种势利的人吗?!
  我惨笑,说刘大小姐,您家教很好,家境也很好,而我有一个痴呆妹妹,我们兄妹俩高攀不起您,还望你另请高明吧。
  听到我的话,刘小芸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这是我两年前跟她表白的那天,她拒绝我的时候亲口说的话,而我现在又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
  “叶阳你混蛋!”刘小芸嘴巴一扁,流着泪跑开了。我呆呆的站着,却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觉得有多后悔,她嫌弃过妹妹,这让我始终无法释怀,也注定我们不会是一路人。
  有人说,爱情最无价,初恋最淳真。当年我情窦初开时,抱着对爱情的渴望,想把刘小芸当成挚爱来守护,我想,每一个年轻人都会有那么一个天真的想法,但上天没给我这个机会,以后,也不会再有。
  报复很快就来了。
  那天正在吃午饭,宿舍里突然闯进来了几个人,二话不说就把我拖进里面一顿打,宿舍的其他同学都在看戏,不说帮忙,连个劝阻的都没有,打完之后还问我要钱,我说没有,他们就又将我床头的柜子给撬开,果然没找到钱,骂了句穷逼,这才离开。
  我才知道得罪的那几个人,老大叫陈硕,跟刘小芸同属三班,有十多个小弟,在班上混得很开,听说跟高二上面的混子也有关系,牛得很。
  然后就是高一出了个校花,若干班花等,刘小芸则是班花中的一个,追求者很多。而那个校花则听说很漂亮,班花跟她比简直就是星星比月亮,非常夸张。有时候我心里想,妹妹虽然痴呆,但其实也很漂亮,要是精心打扮一下,准比那什么校花漂亮得多。
  期间刘小芸来班上找过我几次,我没出去见她,然后她又写了几封信给我,当然不会是情书,我全都撕掉了,一封没回。
  并不是我装什么清高,而是我一直没有从心结里面走出来,当年妹妹离家出走,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刘小芸的关系,当然我并不是不原谅她,而是无法原谅我自己。
  陈硕那几个混子似乎知道我在学校没有什么帮手,隔三差五的就会来打我一顿,久而久之我就成了班上的笑话,甚至四班有个窝囊废叫叶阳这种说法,在其他的班级都流传开了。
  那天傍晚洗澡,学校停水,学生们只能集体到浴堂外面的蓄水池提水,起先还有值周老师维持秩序,但老师去吃饭之后,一下子就乱了,大家争先恐后的用水桶去提水,女孩子也不顾形象了,因为去慢水池干了的话,连洗都洗不了。
  人太多,我挤了半天才挤上去,正准备提水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轰”的一下,数十上百个男学生发出了阵阵哗然声,我回头想看看怎么回事,就听见有人说最美的那个校花来了,快点看,卧槽,亮瞎眼了,做我女朋友多好!
  我心想校花不校花的,跟我没啥关系,急急忙忙提了桶水往外走,就看到外面已经被堵塞住了,水池旁边不远空出了一块地儿,里面有一张桌子,旁边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长得有些小帅,翘着二郎腿,很装X。旁边人说这人是高一的新老大,叫王磊,坐他旁边的就是咱们大众女神叶北,哎,这小子运气真好,又给他糟蹋了一朵鲜花!
  我一听那女的就是全校最美的校花,还跟妹妹一样叫叶北,登时来了兴趣,踮起脚去看,发现那女孩子正在桌子旁边吃饭,动作很细,细咽慢吞的,不是意料中的黑长直,头发反而是打了个髻,披在肩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面则是灰色的悠闲裤,显得很清爽干净。
  我只看到这女孩子的白嫩的侧脸,还有挺拔的鼻子,突然间觉得好熟悉,整颗心一下子加快了跳动,紧盯着她,或许是心有灵犀,那女孩子冷不丁的往我这里看了过来。
  仅一眼,我大脑刹那空白。
  手里提着的水桶掉在了地上,摔得裂开,里面的水也溅了一地,周围穿运动鞋的学生纷纷朝我怒骂,但我不管不顾,丢了魂似的朝着那个女孩子一步一步走过去。
  看到我,那个女孩子也霍地站起了身,让得整个水房的学生都朝我们望了过来。
  场内骤然安静。
  两年半,数百个日日夜夜的思念,无数次期盼着重逢,真正到了这一天,我却发现好像在做梦,脚下飘飘的,觉得全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了,眼里只有前面那个美丽的身影。
  小北,我的妹妹,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两年多不见,她的变化真大,以前比我矮了半个头,现在却差不多跟我齐高了,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没有一点瑕疵,明亮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我,坐她旁边的王磊则皱起了眉头,眼里满是警惕与敌意。
  但我却直接无视了他,在旁边那些成片的倒吸冷气中,猛地将妹妹抱在了怀里,耳旁传来无数尖叫,那王磊也霍地站了起来,脸色铁青的看着我。
  我抱紧了妹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她说,但却不知如何开口,我觉得自己身体都在颤抖,那是紧张和激动,这一天,我等了整整两年半。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怀里的妹妹一把推开了我,冷冷说:“你干什么!”
  我惘然地看着妹妹,不知道她脸上为什么那么冷,冷得跟变了个人似的,我颤声说小北,我是哥哥啊,你不认得我了吗?说着,伸出双手,想再次把她抱在怀里,可妹妹却一把打掉我的手,脸色更加寒冷,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只吃到一半的饭盒,直接倒在了我头上。
  饭和菜还是烫的,菜汁沿着我的头发往下流,头和脸一阵火辣辣的痛,我彻底懵了,呆呆的看着妹妹,搞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妹妹冷冷的骂道:“动手动脚的,神经病啊你!”
  围观的学生们轰然大笑,有人说:“我还以为这小子多大来头呢,没想到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可不是,长成这熊样,还敢去抱我们女神,别说是泼他一身饭,换我直接抽他两大耳光子!”
  “等着看吧,叶北刚做了王磊的女朋友,这小子算是完了,除非转学,不然别想再在三中待下去了。”
  “哈哈哈,看那小子的傻逼样,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呢?我女神是你能抱的?也不撒泡妞照照自己什么样子!”
  “此时这挫逼男的内心是崩溃的,求他心里的阴影面积!”
  整个水房都是看热闹的人群,哄笑声、嘲笑声,恶毒的咒骂声,不绝于耳。在这些人眼里,我只是一个笑话,是在耍猴,是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
  我呆呆的看着妹妹,心里像刀割一样痛,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两年多的时间,有些东西已经变了,我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心里却明白,以前那个老是拽着我袖子、跟在我屁股后面跑的痴呆妹妹,已经不在了。
  两年前我没好好保护她,让她被王凯那王八蛋在身上撒了尿,从此离家出走;两年后再相逢,她当着数百个学生的面,泼了我一身的饭,脸上满是触目惊心的陌生。
  那王磊就抱手在旁边看着,虽然也幸灾乐祸的笑起来,但眼里是阴森的,几个小弟虎视眈眈的看着我,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神色。
  我不死心,将系在腰上的黑色胶袋解下来,从里面拿出那破旧的布娃娃,颤抖着递到妹妹面前,说,小北,这是咱妈留给你的,哥哥一直帮你保管着,你不理我可以,但把它拿回去吧。
  妹妹脸上闪过一丝挣扎,接过我手里的布娃娃,慢慢低下了头。正当我以为她会收下的时候,她又猛地抬起了头,用力一扔,布娃娃被高高抛起,朝着远处的水池落了下去。
  我伤心的望了一眼妹妹,然后朝着布娃娃掉落的方向狂奔了过去,在它掉进水池的那一刻紧紧抓住,然后整个人头朝下的栽倒了下去,噗通一下,成了落水鸡。
  水池边上围满了人,妹妹也在,但她只看了一眼就走了,我的额头被磕破,鲜血慢慢的滴进水中,我抱着布娃娃站在水里,失声痛哭。
  不是觉得有多委屈,也不是因为那么多人的嘲笑,而是觉得为了找到妹妹而所做的努力,到头来全都成了白费。
  在家里老爸跟后妈都对我爱理不理,连读高中的学费都不给我,现在就连最粘我的妹妹也一副冷漠的样子,加上班里同学的排挤,我在这个世界看不到什么希望,这种孤家寡人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分外的滑稽可笑。
  天黑了,看热闹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我从水池里爬出来,看到刘小芸正在外面等着我,不知道站了多久,说刚才看你心情不好,就不忍心打扰你,然后给我递过来一条干净的毛巾。
  我说了声谢谢,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一时觉得心情很复杂,刘小芸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又将手里的饭盒递给我,说你肚子饿了吧?我帮你打了饭,还有点热的……
  我看了她一眼,本不想接,但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刘小芸笑了笑,说别勉强,人是铁饭是钢嘛。
  我将饭盒夺过来,摸了摸,饭堂早关门了,饭怎么还是热的呢?偏了偏头,发现她正偷偷打量我,见我望过来,又迅速低下头去,我立即明白,饭是她一直抱在怀里,硬生生捂热的。
  我们坐在水池旁边的一个水泥墩上,我打开饭盒盖子开始狼吞虎咽,但吃着吃着觉得脸上湿湿的,伸手一摸全是眼泪,立马掉过头不想被刘小芸看到,可刘小芸却轻声说:“你妹妹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以前读初中的时候是我不懂事,所以一直都想跟你说声对不起,谁知道你后来转了班级,还专门避开我,我一直没有机会……”
  我说你如果是来可怜我的话,那可以住嘴了,刘小芸立即摆手,说不是的,你误会了,我真的只是想跟你道歉,前几天还给你写了信,但听你同班的同学说都被你撕了……
  我说我妹妹离家出走,不关你的事,你也不用自责,这全是我的错,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两个人看着水房围墙外,久久无言。
  然后我说你肚子也饿了吧,把饭给我吃了,自己怎么办?刘小芸脸色红了一下,说我不吃没关系的,正好可以减肥。
  我想了想,挑起一勺子饭,递到刘小芸面前,说张嘴,她脸色更红了,但却乖乖的张开了嘴巴,我将饭送到她嘴里,然后自己也吃了一口,就这样,我们一人吃一口,一盒饭很快就见了底。
  可就在这时候,有几个人冷不丁的闯进来,手里都拿了棍子,其中一个咬牙切齿说:“一盒饭两个人吃,挺亲密的哈?羡慕死我了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