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纸条 (序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叫陈可欣,今年二十五岁,职业是时尚杂志的摄影师。
  兴趣爱好,怎么说,跟一般人不太一样,虽然我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我却特别喜欢看灵异小说,听各种恐怖故事,甚至和兴趣相投的闺蜜一起参加一些看起来封建迷信的活动,比如玩“笔仙”,不过都绝对是骗人的,不然我有再多的命也不够。
  至于业界传闻中的鬼照片,我倒是没有拍摄到,不过我的损友杨倩总是说时尚圈怨气太重,不是这个出|轨就是那个偷|情,肯定有为情所困而含冤而死的蠢女人,我早晚会拍到不干净的东西。
  我根本不以为然,甚至常常开玩笑说如果真被我拍到了,那可是本世纪的重大发现之一,证明了灵体的存在嘛。
  再说了,不是还有那阎罗王掌管那生死和轮回,痴情怨女的魂魄被锁去便是。
  ——
  清明节假期刚结束。
  一大早杨倩便闯进我的办公室,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大堆,而我正在忙手上的事情,根本顾不上搭理她。
  我只模糊地听到她说什么大师,什么“灾啊祸啊”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也没有认真去注意她具体说了什么,只是敷衍地应着。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老是不信?”杨倩一副认真的表情,那样子真像是看见了鬼一样。
  “你肯定是被骗了,那些看相定凶吉的江湖术士所说的话你也信?”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样,继续手头上的工作,把照片修好发给主编审核。
  “那你怎么解释,那个大师知道我有一个搞摄影的闺蜜,而且还特别喜欢灵异故事?”
  “多半是跟你套话的时候猜到的,毕竟玩笔仙什么的肯定不止一个人啊,话说当初是你要玩,现在却怕的要死,根本就没那回事好吗?”
  “可是……那个大师说你有一劫,还让我给你带了个锦囊,而且也没问我要钱,我这是担心你,叫你打开看你也不看,若不是那个大师说只能你亲自打开,我早就拆开了!”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金色锦囊,有些烦躁,正在这时,主编的企鹅头像闪动,照片通过了,我舒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下班了。
  “行,我拆开!不过我可不去见那个大师,他不收你钱这事很蹊跷,搞不好等我过去了,会被好好敲上一竹杠。”
  “你这说的好像我跟那大师是一伙的,你有多少钱可敲啊?现在这个时代了,还有几个像你这么傻得姑娘,挣得钱全都给男友保管,万一他跑了,你哭都来不及!”
  “去去去,就不能说句好听的,你知道我们在攒首付,买了房子才能结婚吧,不然在这个大城市,连个家都没有,怎么过日子?”
  “他现在不是升职了吗?首付应该很轻松吧?”
  我苦笑了一下,哪里好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低下头拆开了那个锦囊,里面包着一张字条。
  真不知道这江湖老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缓缓展开纸条,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
  杨倩多半被我的表情吓到了,竟向后退了一步,随即伸手来抢纸条。
  幸亏我眼疾手快,将那纸条塞进了口中。
  “你……你怎么吃了?”
  “写的不是什么好话,我劝你还是别问了,为了保护你的眼睛,我大无畏地吃掉了这污|秽的东西!”
  “你可别吓我,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兴致开玩笑,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还能有什么?大概就是我将有大难了,要花钱消灾呗,不过竟然敢咒我,这老道也是想钱想疯了,不行!你带我去找这个人,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杨倩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也来了气,不过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不会真的要出事吧?我看你有些印堂发黑。”
  “黑你妹,出差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脸色能好吗?赶紧带我找这个人。”
  那天,我们围绕公司大楼周围方圆五公里进行了地毯式的搜寻,却没有找到那个江湖术士,杨倩走的时候还在奇怪,那个蹲在街角小巷的道长究竟去了哪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道长,那张字条上也并非写的是什么诅咒的话语,只是简短的一行字——你的男人出|轨了。
  这到底是何人所为?
  可不论如何,我不能视而不见,上一次我就在我们合租的公寓里发现了别人的头发,可徐海默却一直坚称那是我的头发。
  或许,我应该……
  男人只要偷|腥,有了一次,肯定就会有第二次……
  “喂,亲爱的,我今晚加班,晚上不回去了……恩,你也是,照顾好自己,冰箱里有吃的……爱你!回头好好补偿你啦,今晚真不行,再不修好照片,明天会赶不上杂志印刷……”
  挂了电话,我深吸了一口气,跑到了公寓对面的肯德基,今晚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搞鬼?
  我很怀疑,这个老道其实是小三委派而来,无非是想拆散我们,徐海默刚刚升职,事业处于上升期,前途光明,想攀附他的女人想必也是有的,可是……
  心却痛了一下,如果……
  如果徐海默真的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
  肯德基的人越来越少了,时间也快逼近零点,这个时候,如果徐海默不在公寓,那这张纸条就是小三对我的宣战了,没想到还没结婚,就要经历爱情保卫战了。
  我攥紧了拳头,拉高了衣领,四月的夜晚,温度并不算太低,可寒风入骨的时候还是非常令人难受。
  一出门,刚一拐弯,却不料撞上了一个白须老道,那老者跌倒在地,反倒是我慌了起来,这……不会是新型碰瓷吧,他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哎呦,疼死我了!”
  这么晚了,根本没有行人,也就是说,没有证人了。
  佛祖保佑,这老人不是碰瓷的,我还是扶起了老者。
  “大爷,你没事吧,这么晚了你还走这么快,快……快起来。”
  那老者突然推开我,一副惊恐的表情,一只手指着我的眉间,嘴|巴大张,许久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你……你有凶兆!”
  我去,又来这一套,该不会你也是小三派来的?
  我伸手去拉他,却不料他惊慌地转身就跑,还怪叫着见鬼了……
  这是冷风吹过,更是令我后背发寒,真是见鬼!这都什么人!
  虽然听过各种鬼故事,包括小三给原配“下蛊”“种降头”上位的桥段,可这现实之中怎么会真的有这等怪事?
  我摇了摇头,甩开了胡思乱想,妈蛋,别自己吓自己。
  或许这是贱人的奸计,知道我喜欢灵异故事,故意想吓退我。
  我快步走到了家门口,平安小区三单元四楼。
  楼道里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地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
  我用耳朵贴在了自己家的门缝上,屋子里很安静,竟然没有徐海默往日的呼噜声,这让我产生了不好的预感,这个家伙不会真的去外面偷|腥了吧?
  突然,我听见了冰箱门被打开的声音,以及徐海默的脚步声,他还是那么喜欢拖着拖鞋走路,不管我说过他多少次。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果然是自己多虑了,那张纸条多半是恶作剧,该不会是杨倩跟我开的玩笑吧,这个家伙……最近真是越玩越过分了。
  “啊!”
  一声尖叫,划门而出,直直撞进我的耳里。
  在这寂静的夜里,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若不是及时捂住自己的嘴,我肯定喊了出来。
  其实,那声音并不是很响,可是听起来却异常刺耳。
  因为,那并不是惊讶的叫声,也不是痛苦的尖叫,那是……欢悦到极致的表现音。
  我紧攥着的双手,指甲深深嵌入肉中,心如同被撕裂了一般。
  回想起邻居之前老是跟我说晚上要早点休息的话,我此刻才反应过来,其实……只有我不知道他出|轨的事情,邻里也不便多说,才会那样说罢。
  那个托杨倩给我纸条的老道,说不定只是我的邻居,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才想出了这个法子给我报信。
  眼泪模糊了双眼,我蹲在门口,听了一夜的旖旎之音,他们竟然如此放纵,我跌跌撞撞地逃离了现场,跑回了肯德基,抱头痛哭。
  清晨的时候,我肿着眼睛,端着自己吃饭的家伙,从对面的楼上拍下了那个女人和徐海默出门的画面。
  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是……
  可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我开始跟踪徐海默,也开始以加班甚至出国的名义不回家,就好像我给徐海默制造机会一样,而我则有了更多令人心碎和震惊的发现。
  他不但出|轨,而且还不止一个女人,现在我又有了新的猜测,或许我真的印堂发黑,又或者是某个小三想让我知道这些事情,好隔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我找过杨倩,那并不是她的恶作剧,甚至于至今还在寻找那个道长,而我则掌握了大量徐海默出|轨的证据,简直可以凑齐十二星座了,妈蛋,我竟然那么蠢,一直蒙在鼓里,头发都绿了……
  “亲爱的,我要去巴黎参加时装周……对,这次要拍一个专题……没那么快回来,估计还要去单约几个新模……大概要一个月时间吧……哎,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久……好了,乖,我很快就会回来。”
  我撒了谎,挂了电话大哭了一场。
  无法对好友启齿,没有人可以倾诉,照了照镜子,印堂反正不明亮。
  我该不会真的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吧?最近悲伤过度,身体极度虚弱。
  我必须去相信科学,在这样下去自己会崩溃而死。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我想预约一下张医生,下午三点有约吗?”
  “请稍等,我帮您确认一下……下午三点张医生有约了,可否给您改成下午五点?”
  “都行!”
  我挂了电话,点燃了一根烟,从来不吸烟的我,猛烈地咳嗽了起来,很好,这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