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阴影下的神秘男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不相信鬼神,正如我相信因果报应。
  再次见到那个狠心的男人,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没有被辜负过的人大概难以了解什么是刻骨铭心,整整一个月,夜夜不能睡的记忆如同一把烧红的匕首,在脑中亦在胸口上搅动,痛不欲生。
  可我依旧微笑示人,伪装幸福。这些日子,我大多数时间都躺在冰冷且并不舒适的床榻上,本市所有的心理医生大概都认识了我,一个悲伤过度的女人。他们治不好我,束手无策——自然而然,这个世上没人能够治疗“失去”以及“背叛”。好在这些医生总能让我睡去,导致我后面求医的本意,不过是一枕小睡。
  渐渐地,那些床榻也变得舒服起来,在一张张有人无声陪伴左右的床上,在一张张没有往事浮现的床上,我渐渐地走出了阴影,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对外宣称出国的我,实际上正躲藏在这个城市之中。我庆幸这世上还有一清二楚的事情,就比如,我付够钱,就可以得到我所需要的东西,又比如眼前这位俊秀面庞的男子,一米八三的身高,完美的身材,任何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都仿佛是量身定做。
  今晚,我便要跟徐海默做个决断,然后告别这个浮华的城市。
  金光闪烁,觥筹交错。
  这场酒会位于市中心的海天大酒店的五楼,此刻已经人满为患。打听到了徐海默今晚会和新欢出席,我费尽心思搞到了酒会的入场卷,以及帅气的职业模特作为男伴。
  今晚……他将是我报复的筹码!
  酒会上有很多身着华服的女子,她们是不是单身倒还未曾可知,但此时此刻,她们形单影只却妆浓粉艳,礼服性|感贴身,曲线毕现。真不知道那些设计师偷工减料了多少,才能露出如此多的白肉一片。
  感受到瞬间聚集到我身上的视线,我冷冷勾唇,这倒要多亏我在晚礼服外套上的长款大衣了。
  入场后的一甩而脱,毫不意外地吸引了全场的目光。米色晚礼服裁剪精致,露背的设计巧妙大胆,将我的身形完美呈现。当然,更加抢眼地还是我正挽着的男人。
  当他摘掉墨镜,英俊的脸庞加上非凡的气场,一瞬间便俘获了现场不少女士们的芳心。看着那些傻女人眼冒桃花的样子,我心中的把握更是增加了几成,一切都如同我计划的那般进行着……
  徐海默……你此刻的表情还真是精彩啊……我露出一个嘲讽的轻笑。
  刚才瞥见他的时候,那男人正挽着自己女伴的细腰。
  新欢啊……
  我垂眼,将我费心调查出的那些精彩结果回想了一边。重新抬眼时,便看到那位身材火|辣的后辈正冲我讪笑。
  我也不恼,微微勾唇回她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倒真得希望,过一会她还能笑得出来……那一定很精彩。
  徐海默啊徐海默,我可是给你和你的那位新欢,一人准备了一份大大的惊喜啊……
  我嘴角笑意渐浓,指尖忍不住抚上手包的表面。
  只是啊……我可只能保证,惊是肯定会惊的,而喜……呵呵……
  为了这一天,我可是准备许久。即便花掉了我所有存款的一半又怎样?华美的礼服和出色的男伴,精心策划的一切使我如愿得到我想要的——酒会的焦点。
  徐海默显然也察觉到了这边的情况,认出我后惊愕地张大了嘴,随即便快步向我跑来,身后跟着的是脸色难看的新欢。
  看着渐渐靠近的徐海默,我露出我最灿烂的笑容,更紧地挽住我的男伴。
  “陈可欣!你怎么会在这!他又是谁!?”徐海默面色灼红,甚至甩开了新欢拉扯他的手。
  “你可以来,难道我就不能来了吗?”我打趣地看着他,又递给他身后女子一个挑衅的笑。
  “亲爱的老公,她是谁呀?”新欢小姐迎着我的目光狠狠瞪了过来,我清楚地看到,她那修饰精致的指甲狠狠掐入了徐海默的胳膊中。
  瞧瞧,谁是谁老公?
  我眉眼带笑地看了一眼这个可怜的女子,从刚才徐海默看我的眼神中,我便知道此刻他的心中所想——这是玩腻了野味,现在又想起我来了。
  不过啊,复合可不是我设计中的戏码。
  “……”徐海默冷冷推了一下那名女子,“没你事!”
  趁着他扭头之际,我从包中掏出了专门为他准备的大礼,在他回头的瞬间,拿出我最大的力气,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
  那是一叠厚厚的照片,每一张都是我亲自拍摄的精彩画面。作为摄影师的我,可以用我的专业技术担保,每一个画面上都是满满的激|情,绝对刺激,虽然每一张的女主都不太一样,可是男主倒都是同一个。男主现在正站在我面前,而女主们……搞不好就是哪个在场男人的老婆或者情|人呢……
  这也算是皆大欢喜吧,该离的离,该散的散。
  照片砸得徐海默一懵,整齐的一叠在砸到他脸上时炸开,向着四周散去,落入其他人的眼中。
  看着周围人的脸色从好奇到震惊再到愤怒,我笑着看向才搞清楚状况的徐海默。
  他的脸上浮现出震惊和恐惧,最终转化为愤怒,满脸怒色地看向我:“你……”
  然而,我并不想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抬手向他扇去!
  “啪!”
  我的手结结实实打在他的脸上,反作用力使得我的手心都一阵疼痛,但是心里却舒畅异常。
  这一巴掌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而这一幕,早就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此刻终于成为了现实!
  “小弟弟我们游戏结束了,从今天起我不再包养你,反正你也不缺女人,不是吗?”我故意拉高了声音,为在场男士的愤怒再添一把火。同时目光斜睨向旁边的新欢小姐,压低声音用只有我们三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哦,对了,我也为你的新欢准备了一份礼物。”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我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强效化妆水向着那女人脸上泼去。那女人毫不防备下被我泼个正着,在强效化妆水的作用下,她脸上精致的妆容如同融化一般顺着下巴流下,露出了本身满是坑洼的脸颊。
  做过精心调查的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更知道徐海默也不清楚,他的这位新欢是个画皮美人。
  在徐海默震惊厌恶的眼神下,新欢小姐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与此同时,在场男人们的愤怒也终于爆发,向着怒海默冲了过来。
  我微微后退了两步,避开愤怒的人群。平静地看着徐海默被男人们扑倒在地上,无数的拳脚尽数打到他身上。
  怎么样,徐海默?你也没想到你会有今天吧?
  我看着狼狈的徐海默,虽然没有想象中的愉悦,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场我一手策划的闹剧已经成功上演,而现在是我该谢幕退场的时候了……
  我转身走出了宴会厅,将一切的唏嘘和吵闹都抛在身后。
  说再见吧,徐海默。
  我们两个人,都该说句再见。
  你说给你的的爱情和事业,而我说给我和你的过往。
  走出了酒店,寒冷的风呼啸而过。一切都如我所愿地结束了,我却突然有些空虚。
  男模礼貌地向我告辞,我亦向他承诺会遵守我们的约定。明早他便会收到今晚的酬劳,而我也终于将变得一无所有,无论是爱还是恨。
  我沿着滨河大道,缓缓前行。随意地自言自语,不去理会行人差异的目光。
  “如果,就这样消失,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呢……”
  “就这样吧,如我所愿……”
  过去的记忆不受控制地从脑海中浮现出来,我想起徐海默对我说过的一个笑话,笑话的内容则是他许我的未来。为了他,我放弃了家乡优渥的工作机会只身来到这个城市。为了他,我努力工作四处兼职积攒首付,只为了和他有一个家。可是啊……
  算了,一切都过去了。
  ——
  从路过的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我一个人来到了公园,抬头仰望星空。
  人终究是要成长的啊……在受过伤害,感受过疼痛之后。
  我想,以后我不会再相信爱情这种鬼话了。
  “明天就辞职,离开这个城市!”我下了决定,将最后一罐啤酒一饮而尽,随手将罐子扔到地上,一脚踢了出去。
  罐子在空中划出一道矮矮的弧线,坠|落到远处的地面上碰撞出声响,之后继续向前滚去。
  我的视线随着那罐子的移动着,看着它滚了十几圈后,最终停在了一个人的脚边。
  什么时候那里站了一个人的?我疑惑地顺着那双脚向上望去,却只看得出那是一个男人,他的面容隐藏在树叶的阴影里,那里恰恰是公园老旧的路灯没有照亮的区域。
  这么晚了,自己不会遇到了什么变|态吧!?
  我心头一紧,下意识戒备起来。精心准备的性|感装扮,此刻却成了可能招致危险的祸源,小小的手包中只有手机、钥匙和一些现金,对于我现在的情况毫无帮助。
  我紧张地盯着那个男人,却不知道是不是正是过于紧张的缘故,这种时候我还不争气地打了一个酒嗝。
  那个男子似乎笑了一声,在我听来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嘲笑,我不免有些尴尬,却也不敢放松警惕,好在他并没有移动脚步。
  忽然一阵莫名的大风,周围的啤酒罐被吹的四散而逃,天上的云层似乎也不愿停留,皎洁的白月光银辉倾洒。风吹起的烟尘使眼睛有些难受,我下意识地微微眯眼,等风停了之后才重新睁开。
  然而,我睁开眼便发现,男人已经来到了我面前!
  他是怎么过来的!?我本能地后退了好几步,惊骇地看着面前的男人。那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左右也就不过一秒的时间,而我却完全没有看到,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在这一秒之内来到我面前的!?
  我紧张地观察着面前的男人,直到这时才看清了他的样子。虽然我摸不清他的来意,但是我必须承认,他长得实在是很好看。
  男人英俊的脸上挂着一抹淡而从容的笑,仿佛世界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的眼睛似乎有着异样的光芒,仔细看会发现那是一对深蓝色的眸子,就如同蓝色的宝石一般。他的身材俊美修长,看样貌明明是亚洲人的面庞,莫非是国际爱情的见证,混血儿?
  刚还在担心对方图谋不轨谋财害命,现在竟然心头小鹿噗通乱撞。陈可欣啊陈可欣!你可别忘了色字头上一把刀!怎么能屈服于区区男色呢!我一边在心里唾骂着自己的花痴,一边却仍然控制不住慌乱的心跳。
  不过,男人身上的西装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看起来倒不像是什么地痞流|氓。
  我正准备开口询问他的来意,他却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先于我开口道。
  “没印象了?刚才的酒会上你可是光彩照人、出尽了风头啊。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男伴是你花钱请来的吧?那样的身材、样貌和气质,再考虑到你是摄影记者……我猜那实际上是名男模。”
  我心中一惊,面上却还要故作镇定,勾唇露出一个假笑,用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说道:“哦?何以见得?”
  见招拆招吧,先看看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既然特意从酒会上尾随至此,我可不觉得他只是单纯地想来夸赞我一番。这家伙搞不好是徐海默的朋友,来找茬的也说不定。
  他却耸了耸肩,一副无辜的模样,“放心,我跟徐海默不熟,你的男伴虽然很帅气,但是却缺少跟你之间的亲昵动作,何况太过完美的感觉让人觉得是在演戏,再说,我看见你们出来后分道扬镳,如果是情侣,你们应该会一起回去吧。”
  他说的倒是没错,细节可以捕捉亦能推测。我知道他的话并不是一种试探,而是已经敢肯定那是真相。如此一来,我也就没什么掩饰的必要了。
  我收起了虚假的笑意,冷冷地说道:“即便如此,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一路尾随,究竟有什么事?”
  “我很欣赏你!”
  我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男子却露出了鬼魅的笑容继续说道:“刚才你自言自语的话我都听见了,正巧我要去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你愿意来吗?”
  啥?欣赏我?这种泡妞的开场白还真是瞎了我的眼。
  “不去!”我白了他一眼,不想和他多做纠|缠。
  “你会改变主意的,我等你!”
  他的话音未落,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脑后被一只手按住,一阵大力将我向前拉去,男人的俊脸在我眼前不断放大,同时唇间一片湿热——我被强吻了!
  这个男人竟然敢强吻!
  我用尽全力将他推开,手背快速地在嘴唇上擦了两下,抬眼便要向他瞪去,却发现那男人不见了!
  如同突然被浸入冰水之中,我蓦地清醒过来,酒意顿无。
  眨眼功夫,眼前哪里还有什么人,环视四周,空旷无物,连只野猫都没有,仿佛一切都是幻觉,唯有唇间的触感仍在。
  一阵寒风吹来,背脊发凉。
  我下意识抚上自己的手臂,这才突然发现,自己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披了一件西装。我仔细辨认了一下,发现这正是刚才那名男子身上的,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只黑猫不知从何处窜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顿时心头一紧,猫可从不代表幸运,更何况这还邪门的是只黑猫!
  深夜、黑猫、再加上突然消失的诡异男子……难不成……我印堂真的发黑到不行。
  我慌乱地摇摇头,将突然出现的想法甩出脑海。不,不可能的,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鬼,陈可欣啊陈可欣,你不一直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么?一切“封建迷信”都是纸老虎!别自己吓自己了!
  “喵呜——”
  那黑猫突然叫了一声,尖细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凄厉。我被这叫声吓得一抖,转眼便看到那黑猫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眼中泛着幽幽的绿光……
  我又是一抖,再也不敢多做停留,转身便向着我临时租住公寓的方向跑去。
  不管了!明天!明天一早我就离开这个城市!管他是徐海默,还是刚刚那个古怪的男人,统统见鬼去吧!
  我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却不知道这决定——是注定不能实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