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走投无路入墓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市中心北广场向来是广场舞大妈的领地,不过一旁的美食城则是我和杨倩周末休闲的好去处。
  眼下也成为了我们汇合之地,会面地点是这里的王牌饮品店。
  不过她显然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墨迹完全可以当做她的代名词,几乎没有一次不迟到。
  不过看在她一脸担忧的表情和满身大汗的份上,我并不打算责难她。
  “你跑来的啊?”我打趣地看着她,将买好的奥利奥奶茶递给她,“行了,别喘了,喝两口。”
  杨倩二话不说,一阵猛吸,足足干掉了三分之一,这才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长呼一口气说道:“今天太堵了,怕你有危险,我可是从前面南朝门就下车了,拿出了我参加校运会长跑的实力,一路狂……”
  “得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贫!我能有什么危险?再说我早料到你会迟到!”
  杨倩皱起了眉头,露出了我之前从未见过的表情,那是惶恐不安与愤怒交织的画卷,令人不得不严肃起来。
  “怎么了?”
  杨倩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引得店内无数目光齐聚一堂。
  她尴尬地咳嗽了两下,压低了声音。
  “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你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竟然连我都不说,我还真以为你这一个月去了法国!”
  我有些好笑,原来她还在纠结这件事情,只好无奈地耸耸肩,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姐姐息怒,妹妹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去你的,现在想起你姐了?收拾徐海默竟然不叫我参与,不过你这招也太损了,现在整个圈里都传开了,估计今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再硬的钢铁我也要给他‘咔嚓’了!”
  我勉强地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何,心里却愈发空虚,说不上的悲凉,我与这里最后的牵绊也就是眼前的闺蜜了,可我终将离开这里。
  “虽然是挺出气的,不过我劝你还是出去躲一阵子,我可听人说徐海默扬言要报复你,狗急了都会跳墙,他现在可是被你搞的身败名裂,我怕你有危险!”杨倩说这话的时候还不时地望向我眉宇之间,仿佛那里的黑气正在凝聚。
  “别看了!你又要说我印堂发黑是不是?”
  她头如捣蒜,接着说道,“你可能真的运势不好,来……给你个东西!”
  “这是什么啊?”
  杨倩二话不说便把一个项链戴在了我的脖子上,这才一脸轻松地说道:“这可是开过光的白水晶,能够驱邪纳福!”
  我托起了水晶坠,明知道这个傻丫头又被人骗了,可是心里却满是感激。
  “怎么样?漂亮吧!希望你能遇到一个更好的男人,不过当下你还是要转转运,出去躲躲,我估计徐海默这会正疯了一样四处找你,为了你的安全,我还给你准备了防狼喷雾……”
  ……
  可接下来的时间里,却遇到了我从未见过的状况。
  所有的航班都没有机票,不仅如此连火车票和汽车票都不可思议地没有了。
  杨倩说不行让我去她家躲几天,可我却根本不愿意去,万一徐海默真的找上门来,会牵连到她,更何况我去意已决。
  胳膊拧不过大|腿,再说现在交通如此发达,还能被这点小事给绊住了不成?
  杨倩接了一个电话,神情阴郁,转身对我说家里有急事,先回去了,回头给我电话。
  看着她匆忙离去的身影,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流年不利,谁比谁的运势好,谁又比谁命途多舛。
  手机时不时地震动,徐海默还真是不死心,我拉黑了电话号码,他就用微信和QQ来发消息,从问在哪到问候我家人先祖十八代,让我领略了一个男人的胸襟和一个人逐渐丧失耐心变成没有理智魔鬼的全过程。
  可我一点也不想吵架,也没工夫欣赏,拉黑删除好友、关闭社交账号评论功能,我的世界终归宁静。
  天空渐渐变的阴沉起来,寒风呼啸而过,一丝冰凉落在我的脖颈,仰面看着天空,发现乌云密布,没想到雨竟已静悄悄地下了起来。
  淅沥沥地雨逐渐变大,路上的行人匆匆而过,我拖着行李箱,飞快地一旁的大厦跑去,希望这雨快点结束。
  对面的公交站台上站满了人,已经许久没有一辆公交车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大厦一楼大厅里面也充斥了焦急的人们,打车软件几乎叫不到车,刚送走杨倩的时候还想着一会叫个顺风车,我苦笑了两下,这运势还真是背,现在想走都不能走了。
  没有回老家的顺风车,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呆着,可我该去哪呢?
  已经有不少人叫到车离开了,严格说也只有我没有叫到车吧,每个人都有跟司机电话确认接人地点。
  一气之下,我在目的地哪一栏填了一个“随便哪都行!”
  却不料竟然有司机接单了,可电话打过去却总是无人接听。
  “陈可欣!”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咆哮声。
  我去,不是吧?这么邪门!
  我并不敢回头撒腿就跑,那个声音我不会认错,是徐海默没错,老娘现在可不想见他。
  “给我追!”
  此刻已经顾不上大雨倾盆,一只手拖行李箱,一只手横在额头遮挡雨水,我如此狗血般地在路上狂奔,身后一群人紧追不舍。
  睫毛上的雨珠让我的视线非常糟糕,即使我不断地用手背擦拭,雨水还是让眼前的视线模糊。
  一个悠长的刹车声,红影一晃,溅起的泥水如弓箭手射出的箭矢,准确无误地砸向我的身上,一个踉跄,整个人连滚带爬地摔在马路上。
  手包甩到了车身前,发出了熟悉的铃声。
  车门打开,一个男子正打着电话,目光注视在手包上。铃声截然而止,男子冲我笑了一下,指着自己的手机说道:“原来是你,快上车吧!”
  “陈可欣!你给我站住!”
  身后的咆哮声令我顾不上此刻尴尬的模样,连忙起身捡起地上的手包,顾不上拿笨重的行李箱,跳上了车。
  “快走!”我几近央求地说道,“快一点,别让他们追上!”
  “噢……他们用跑的,怎么可能追的上?你把安全带系上!”
  这个人怎么回事,还不开车!我用最快的速度系上,还不等反应,一股强大的推背感令我紧紧贴在了座椅上,引擎的轰鸣声不断传来。
  “啊……”
  “哈哈哈……怎么样?快不快!还能再快一点!”
  “别……”
  这大概是我人生中除了玩过山车最惊险刺激的一次体验了,大雨天全程加速漂移过弯,我被晃得胃中激荡,险些吐在车里。
  “坚持一下,到前面你再吐!”
  又是一阵提速,等缓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吐了一地。
  “这是哪?”我环顾四周,雨已经停了,可这里我却叫不上地名,难道已经开到郊区了?这是什么速度啊!这家伙开车简直不要命,我该不会是上了一个黑车吧!
  “我哪知道,反正按你的要求甩开他们,一脚油就开到了……我看这应该是郊区的墓地吧,你看那边有很多坟头!”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果然墓碑林立,心中不禁一惊,在我印象里,山海市周围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墓林,现在都是火化,哪还有这样的地方。
  我擦了擦嘴,他从车里递给了我一瓶矿泉水,可我没有喝。
  “喝一点会好受些,之前我搭顺风车的时候,司机也会给我准备一瓶水,所以今天我特地买了两瓶,今天可是我第一次开顺风车,记得回头给个五星评价啊!你看你身上都是泥,把车垫子都弄脏了!”
  他见我没有动,于是又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坏人啊!你看……”
  司机拧开了瓶盖,隔空将水倒进了口中,伴随着吞咽的声音,他将水塞到了我的手上,“放心,里面没有毒药!”
  原本弄脏了车便心生歉意,现在又以女子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有些过意不去了,连忙谢道:“谢谢你,弄脏了你的车,我到时候给你加钱好了。”
  他耸了耸肩,坐回了驾驶位,挥了挥手示意我上车。
  我坐回车里,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先不说这一片墓地究竟是何处,光是司机就很可疑,开着一辆红色野马跑车,也不问我目的地就这样开着。
  “噢,对了,你到底要去哪?我接单的时候只看到随便去哪都行,当时没多想,离得近就来了。”
  被他这么一问,多少觉得自己刚才的忧虑有些多余,正要应他,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该不会是徐海默不死心拿别人手机来骚扰我吧!我掏出手机却看见了母亲的名字。
  “妈……啊……没事没事……就是跟他闹崩了……不……绝不!你别听他一面之词……我先不回家了……我想出去散散心……女儿错了……当初应该听妈的……喂……喂……”
  我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无服务”三个字,气不打一处来,这破信号!
  该死的徐海默恶人先告状,反倒跟我父母反咬我一口!当初真是眼瞎,非要跟他,现在家也不能回了,母亲那口气明显是偏向徐海默,也不知道徐海默到底跟我妈说了些什么!
  “小姐,你刚才打电话我都听见了!既然不回家,你到底要去哪?”
  “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我几乎是冲他喊的,宣泄自己的不满,把对徐海默的恨意,发给了一个无辜的男人。
  可他却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随即压低了声音。
  “你确定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