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赶出灵院的天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飘羽大陆,天洛帝国西南角,落羽城。
  一名少年低着头缓缓从天南灵院的大门走了出来,身后是一众学员不屑的嘲笑声。
  “当真是天才少年呢?没想到,三年的时间没有丝毫精进!”背后传来阴阳怪气的挖苦声。
  “谁知道呢,也许当初只不过是靠着他父亲打通关系才得以进入天南灵院的吧!”
  “废物终究是废物!哪怕给他再好的修炼条件,也最终会被打回原形!”
  “哼,还浪费这么多宝贵的资源,纯属是肉包子打狗!”
  “他家族的脸都被他给丢尽了吧!现在被赶了出去,他的家族中没有一个人来接他,估计也是害怕丢人吧!”
  “快回去吧,别再四处乱晃丢人现眼了!”
  ……
  凌奕枫垂着头,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意,这些人,当真如此刻薄势利么。
  犹记得三年前,自己意气风发,凭着十岁不到的年纪成功凝聚灵轮,成为落羽城近百年来最为年轻的灵轮境,被天南灵院的院长钟元礼破格亲自招收进入灵院,给予他最好的修炼资源,几乎全城的少年都为之震撼,他们羡慕着他的天赋,同时也少不了对他的嫉妒。
  三年前,他是何等意气风发,几乎所有人都争着、抢着想和他攀上关系,虽然在灵院之中他的年纪较小,但是,他却被奉为前辈,不少年纪比他大的师兄师姐反倒还向他请教,他也总是乐于指点他们所遇到的问题。
  可是三年来他却原地踏步,实力没有精进分毫!那些曾经对他露出谄媚笑脸的人也渐渐对他冷淡起来,甚至于现在敢在他面前毫不避讳地嘲讽。
  自己做错了什么?三年来,他从来都是友好地对待每一个人,从来不与人发生冲突矛盾,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自己也总是热心的帮助没有丝毫怨言。也许,在他们眼中,自己所做的不过都是应该的吧,或者,他们以为自己只是在拥有能力的时候刻意地表现自己吧!
  凌奕枫悄悄握紧了拳头,自己从五岁开始练劲,九岁达到九层灵力劲,半年后,一举成功凝聚灵轮,成为一名真正的灵修,同时也是落羽城有记录以来年纪最小的灵轮境,一时间震动全城。他的前途可谓是难以估量。
  “灵魂残缺!”钟院长曾经为他检测灵脉的时候突然感到一惊,随即长叹了口气。
  凌奕枫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并不理解其中的意思,但从此之后,就连最初待他视如己出的灵院院长也渐渐对他不再像以前那么上心了,只是任由他自己慢慢修炼。
  凌奕枫查阅典籍后才知道灵魂缺失是什么意思。人有三魂,一曰爽灵,二曰胎元,三曰幽精,也可称为天、地、人三魂。而他天生缺失这三缕魂魄,也就是说,他即便修炼天赋再强,也永远不可能晋入神魂境。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当他还在灵轮境的时候就已经止步不前了。
  修炼一共分为九个境界,除了最为基础的筑基阶段练劲,一共分为一至九层灵力劲,然后成功在丹田凝聚属于自己的灵轮才算成为一名真正的灵修,这便是灵轮境,之后是灵元境、灵魄境、神魂境、灵宗境、圣皇境、帝尊境、圣尊境、主宰境。
  灵魂残缺不全意味着他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神魂境,甚至连灵魄境都无法达到!
  凌奕枫苦笑着摇了摇头,最回头看了一眼灵院大门上的牌匾,上边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天南灵院!然后缓缓向家中走去。
  凌奕枫的家在城北的一个大宅院中,这里是落羽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凌家府邸,而凌奕枫的父亲凌城,就是现任的凌家家主。
  走进凌家大门的时候,门口的守卫双眼平视前方,看也不看凌奕枫一眼,仿佛只是一道空气吹过一般。凌奕枫心底自嘲地苦笑一声,我在家中的地位也变得如此之低了吗?换做以前,每次他一回来,门口的守卫争相向他行礼,恭恭敬敬地喊上一声少主好!而现在,他们却只当他是空气般可有可无。
  刚进大门,耳旁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笑声:“哎呦!咱们的‘天才’少主回来了啊!”
  凌奕枫转眼看去,几名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女正在看他,其中一名少女尖声尖气地说道,其他几人也是轻捂着嘴吃吃的笑。
  “凌悦心!”凌奕枫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也并不多说什么,转身朝自己的居所走去。
  那名十二三岁的少女一脸稚气,但却掩藏不住稚气下娇艳的面庞,十二岁达到七层灵力劲可以称得上天赋较优的了,加上她那娇媚的容颜,她在凌家也算得上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了。但凌奕枫却只不过淡漠地瞥了她一眼转头就走。
  见凌奕枫如此忽视自己,她的脸涨得通红,气地在地上狠狠地一跺脚,朝凌奕枫追了上去,说道:“我说奕枫少主,您怎么还有脸回来啊,你被天南灵院赶了出来,咱们凌家人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灵院中那些人,看见我们就对我们指指点点,说什么这就是那‘天才少年’的家人,全都是你干的好事!”
  凌奕枫停下脚步,面色平静地看着她,随后缓缓地道:“悦心,你难道忘记了在你修炼失败的时候是谁给你帮助的吗?你忘记了在你想要放弃的时候是谁鼓励你的吗?你现在就这种态度跟我说话?”
  凌悦心一怔,随即双眼微微一红,梨花带雨的模样十分惹人爱怜,她也感觉到十分委屈:“可是…可是我们在灵院中真的总是招到别人的白眼,我只是气不过你竟然对此毫无反应!”
  “他们只是嫉妒罢了,我现在虽然没有进步,但却依旧还是灵轮境的实力,他们除了在一旁冷嘲热讽,有几个人敢向我挑战?将你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这样,别人就不敢嘲笑你了!”
  “嗯,”凌悦心重重一点头,然后可怜兮兮地看着凌奕枫,道:“奕枫哥哥,刚才是我错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好吗?”
  凌奕枫忽的也笑了,总算这个小表妹还记着他曾经对她的好,他伸手想去抚摸她的脑袋,手伸到半空却又促狭地缩了回来,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你自己努力修炼吧,我先走了!”
  凌悦心看着凌奕枫远去的背影,回想起几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凌奕枫沿着僻静的小路,来到位于凌家大院北端属于自己的小庭院。凌奕枫生性好静,不愿住在喧闹的大院中央,所以凌城给他安排了这间偏僻的小屋。在这里,少有人来往,而且屋后是一座座连绵的大山,平日里倒也清静地很。
  落羽城地处飘羽大陆南部的天洛帝国,飘羽大陆宽广无垠,帝国、家族、宗门,各大势力林立。而在这飘羽大陆上有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暗幽山脉。暗幽山脉延绵几十甚至上百万公里,几乎横跨大半个飘羽大陆,这里是魔兽们的领域,里面灵气浓郁,许多野兽也会吞吐灵气,渐渐地开启灵智,经过无数代的繁衍发展,演变为如今的强大魔兽,甚至灵兽。
  总之,这个世界非常的广阔与精彩,但前提是,只有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领略她的美,没有实力,甚至一辈子都走不出这座小城!
  凌奕枫小屋背后的大山,正是暗幽山脉的一条支脉。由于距离主脉十分偏远,所以也没什么强大的魔兽,只有一些野兽和低级的魔兽在里面生活,否则,他们也不敢将家族建立在这里。
  山上资源丰富,凌家正是靠着这些山中的资源维持家族的生计以及在落羽城的地位。几乎每隔几天,凌家就会组织人力进入山脉中捕捉野兽,采集药材,寻找珍贵的矿产,甚至捕杀魔兽。
  凌奕枫没有回房,而是顺着一条小道上了山,慢慢悠悠地走上山顶。这座山并不高,只称得上是座小山丘。凌奕枫在一处草地上席地而坐,双手环抱膝盖,望着远处层层叠叠的群山,就这样愣愣的看着。
  他一会儿望着远处的山峰,一会儿又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如烟的云朵随风飘过,时而有大鸟的身影在空中划过,留下淡淡的痕迹,然后缓缓消散。
  凌奕枫躺在草地上,双手枕着脑袋,嘴中含着一颗草根,看着夕阳渐渐地躲入山的背后。
  “呸…”吐出嘴中淡的几乎无味的草根,口中的苦涩无法与心中的苦涩相比。他还只是一个小孩,与别的同龄孩子一样,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他本想靠自己的努力成为强者,然后可以去畅游整个世界。
  可是,他的修炼之路才刚刚开始,却可能要永远地停止在这里了,天生的灵魂残缺,等于是上天封堵了他通往强者的道路。在这个崇尚实力,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普通人是多么渺小!他的父亲是凌家的家主,凌家在这落羽城的地位也颇有分量,他凌奕枫即便不修炼灵力也有父亲为他撑腰,保他一生衣食无忧也并不困难!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凌奕枫在心底轻声问自己。
  不!凌奕枫朝着远方的天空发出一声长啸,他不甘平凡的度过一生。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他是热血的,有梦想的。自己的人生就应该自己去涂绘缤纷的色彩。然而命运弄人,造就出一名天才,又亲手将之抹杀。
  突然,凌奕枫发现身后的不远处传来一丝响动。有人过来了,凌奕枫敏锐的察觉到这细微的声响,他不动声色,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正常一些。
  “枫儿,原来你在这里啊!”身后传来温和的笑声。
  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一身华袍,眉宇间有一股傲然的气势,像是久居高位才有的那种气质。
  这位,正是凌家现任的家主凌城,也是凌奕枫的父亲。
  “老爹,你怎么来了?”凌奕枫疑惑地问,凌奕枫整天处理家族中大大小小的事十分繁忙,很少有空到处闲逛的。
  凌城大步走到凌奕枫身边,挨着凌奕枫席地坐下,丝毫不在意他那身华贵的衣袍。
  “听说你今天从灵院回来了,但我却没找到你的人,我猜想你就是跑到这里来了!”凌城淡淡地笑道:“你不怪父亲没有去灵院接你吧?”
  凌奕枫沉默片刻,旋即笑道:“父亲日理万机,怎么会有空管这些小事?”
  “还是有些怪父亲的吧?钟院长已经跟我说过你的事了,我可是一直在为你寻找可以修复灵魂的方法呢!”
  “听他说你无法提升灵力的原因是因为天生的灵魂缺失导致,我便派人四处去寻找可以修复灵魂的偏方!听说丹药师们比较擅长对灵魂力量的治疗,所以,我特意去丹药师公会寻求他们的帮助!”
  丹药师,那可是相当稀罕的职业啊,一万个人中都不一定会出一个的,但是他们炼制的丹药却非常实用,治病救人、增寿延年、甚至可以生死人肉白骨,所以丹药师很受各大势力青睐。无论走在哪丹药师都是香馍馍,各大势力都争破头皮拉拢,他们的地位也在无形中被抬高。可是作为丹药师,特别是高阶的丹药师,更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并非一般人便可以随便请得到的。
  就算作为落羽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凌家,也没有那样的财力去请一位高阶的丹药师为他们服务。
  “我真的有恢复的希望么?”凌奕枫心里有些激动,声音忍不住有些颤抖。
  “嗯,我特意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的,我得到一张四品丹药‘魂元丹’的药方,只要请一名四品的丹药师来炼制出这种丹药,应该就可以治疗你的灵魂问题了!”
  四品!凌奕枫猛吃一惊,这种级别的丹药师已经不是光用钱就能够请的起的,而且,家族中肯定也不会让凌城花费巨大的财力去做这种事,即使凌城是家主。
  “呵呵,你不必管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到时候定会让你重新恢复修炼的能力!”凌城一想到族中那几个老东西之前极力反对,他就不爽,自己为凌家操劳十来年,连支配家族中的一点财产去换取一颗丹药还要遭受他们的反对?
  凌奕枫看着凌城,低声道:“谢谢父亲,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凌城笑着抚摸他的脑袋,有些责怪地说:“说的什么话,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以后别跟我说谢不谢的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处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凌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杂草,转身离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