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喝最烈的酒,砍最多的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章喝最烈的酒,砍最多的头
  原来这就是杀人的感觉。
  向天笑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好不坏。
  两世加起来,向天笑都是第一次杀人,心里多多少少有点点不适。
  皱了一下眉,向天笑拿起死人手中的刀,转向捧酒的人,说道:“你有酒?”
  捧酒人面色一惊,连忙将手中酒放下,就要去拔背上的刀。
  如同在黑暗中滑过一道光芒。
  一道鲜红匹练!
  又是一颗头颅,一磕一点的滚下山道。
  “好刀!”向天笑赞了一声。
  再转过头,配剑的人已经跑出丈远,口中不服输的大声叫嚷:“姓向的,你乱杀我昆吾山各派,有你好果子吃!!”
  未有理会,向天笑捡起刀鞘,合上刀,背在背上,拿起一坛酒,拍开,猛灌一口。
  “天笑?你疯了?”一个人从山道下跑上来,肩上扛着米袋。
  瞧了瞧那人,红膛脸,身材壮硕。
  记忆告诉向天笑,来人叫宫翎,横刀门弟子,向天笑唯一好友。
  “天笑,快走,你妄开杀戒,山上各派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宫翎拿出一个红布钱袋,塞进向天笑怀里。
  兴许原来的向天笑对宫翎很熟,现在的向天笑,却是有一点隔阂。
  但是,这个红布钱袋,他却是知道的。
  “这不是你娶媳妇的钱吗?”向天笑欲将钱袋还回去。
  “你是不是被人打傻了?”宫翎感觉向天笑有一点不同,不过没有时间耽误了,忙声道:
  “我下山去采购,刚回山就听说你家被人挑了,我说天笑,这钱你拿着,快快远走,切莫要回来!”
  一种叫感动的情绪,侵占了向天笑,收起钱袋,抱起酒坛,拿起刀,只言了四个字:
  “兄弟,保重!”
  说完,向天笑朝山下而去。
  宫翎看着下山的向天笑,叹了一口气。
  山道上面传来一个声音:“姓向的,杀了人想跑吗?快来人呀!昆吾派向天笑杀人了!!”
  顺着声音瞧去,正是那配剑之人。
  一咬牙,宫翎把肩上米袋一丢,手按刀柄,向着配剑人奔去。
  …………
  下了山,向天笑直奔小巷。
  一路上,时不时抱起酒坛,喝上一口酒。
  前世,常听人说,酒壮怂人胆。
  这话当真不错。
  本质上,向天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更不是一个耍酷的角色。
  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所以,话多无益。
  到了巷口,里面喧闹如常。
  “昆吾派向天笑在此,交出我师妹!!”
  顿时,巷子里鸦雀无声。
  过了一小会儿,众人暴出大笑。
  “哈哈哈!你就是昆吾山上,那个只读诗书,不会武功的向天笑?!”
  “嘿!小子,我劝你别找不自在,你那师妹,说不定已经让三爷睡了!”
  杀!
  一手抱坛,一手执刀。
  刀出无悔!
  血流如注!
  “啊!!!杀人啦!!”
  “快去报告三爷!!”
  男男女女蜂涌向巷子另一头跑去。
  巷子一下子,又安静下来。
  向天笑呼出一口酒气。
  莫明的,记忆中跳出一段话。
  江湖命,江湖亡,以命搏命,以血换血。
  紧了紧手中刀、左手怀抱一酒坛。
  向天笑眼中全是杀意。
  巷子那一头,喊杀声响起。
  刀剑如林!
  一群小刀会众冲了出来。
  杀!
  借着小巷的地利,向天笑专注的砍杀面前的敌人。
  一刀、两刀、三刀……
  刀刀搏命,有攻无守!
  又是一刀挥出,向天笑砍空了。
  再一看,却是小刀会的人,再向后退,所有人都有一个心思:
  ‘这个男的太狠了!’
  面对杀气冲霄的男子,有人退了一步,他这一退,他旁边的也跟着退,保持阵线平衡嘛。
  握刀的手放下,向天笑把刀拖在地上。
  刀尖在地上拖出丝丝火花,拖拽出‘吱吱吱吱’声响,让人心里渗的慌。
  终是有人受不了了,没地方退了,后面全是人。
  都是一双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
  “砍他!”
  “吼~~~~~~~~”向天笑狂叫一声,长刀挥出!
  没有招式,就是劈砍,拼得就是谁更狠,谁更不要命!
  这便是同归刀法的真意。
  刀出无命!
  “轰隆隆~~~~”
  天空响起一阵闷雷,雨水开始淅沥沥的落下。
  向天笑左手酒坛抬起,坛中烈酒如瀑,仰头张口,烈酒入喉,酒和着血,更显狰狞。
  喝最烈的酒,砍最多的头。
  “轰隆隆~~~~”
  又是一道雷声响起,伴随着电闪划破长空。
  将整个小巷子照的亮堂堂的。
  雨下的更大了!
  电闪雷鸣,合着雨水,卷着狂风,在空中上演了一出龙卷雨飞。
  下面是一人对百的惨烈一战!
  天上地下,共同谱演江湖的画卷。
  向世人阐述着,什么是刀光剑影、什么是血雨腥风!
  许多年后,吾妻镇的人们,还经常提起此战。
  据说,这是向天笑的第一战。
  第一战,便是以一敌百,便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
  ‘哐当’是酒坛摔破的声音。
  向天笑缓缓前近,每前进一步,喽罗们就向后退两步,不停的后退,
  向天笑笑了。
  笑声如魔鬼一般。
  巷子如地狱一般。
  这是魔鬼在地狱中狂笑。
  起风了,风穿巷而过,带出一股迷漫的血腥味,带着一阵阵凄厉的呼啸声。
  呼啸声后,跟着一个声音:
  “你们,全都要死!”
  声音不大,但足够整个巷子的人听清。
  “啊~~~~~~我不要死,我退会了。”
  “我妈要生了,我请假。”
  “不要跑呀……等等我!”
  “快跑,晚了就没命了!!”
  胆子大的,还能有个理由,更多的,直接刀剑一丢,人就不见了。
  一步跨出巷子,后面是一地的血泊。
  巷子外是一个小场子,场子里有一颗红叶树,早该掉光的红叶,却是在这时散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