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雾初开,朝阳温暖拂人面,紫霞万千,美不胜收。
  青石垒堆而成的演武场占地数百亩,来自百年岁月的沉淀,自有一种磅礴、大气。
  “哼哈……”少年清朗的声音在空中不断波荡,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
  这片宽阔的演武场之中,数万青衣少年在修炼武学,锤炼肉身,身影翻动间,好似有万马奔腾,声势骇人;拳脚舞动间,好似有龙腾虎跃,争霸山间。
  不时有青衣少年盘膝吐纳灵气,天地之间好似有某种玄奥气息显现,强化他们的筋骨皮肉,增强他们的气血力量,让他们的身体不时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演武场的正中心,三丈高,百米长宽的白玉高台巍然屹立,而在这白玉高台之上,十数名白衣少年盘膝而坐,每个白衣少年的气血澎湃,如虎似豹,吐纳天地灵气化为周身鼓荡的真气,仔细观来,这十数名白衣少年如众星拱月般将一位正在盘膝吐纳天地灵气的紫衣少年簇拥在中心。
  这位紫衣少年面容俊美如妖,嘴唇微薄,轻轻勾起,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但其气血滚滚如狼烟,周身真力澎湃如滔滔河水,一吐一吸之间,都有如风暴般的天地灵气被其肉身吸收,化为滚滚气血和真力。
  突然,他睁开双眸,好似有一把利刃划过虚空,一股气势威压全场,所有的青衣少年和白衣少年感觉仿佛被洪水猛兽盯住,全身发寒,皆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白玉高台之上的紫衣少年,但紫衣少年却无视所有少年的眼神,只是用带着爱慕的眼光看向演武场正东侧。
  那里,一位十五六岁的绿衫少女盈盈曼行,少女肌肤如雪,明眸皓齿,貌美如天仙下凡,身姿窈窕,气质空谷幽兰,举手投足之间虽有几分稚嫩,但其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倾国倾城的魅力。
  “花……花诗仙,不……花……师姐!”一个青衣少年断断续续吐出这几个字,一脸痴呆,又有几分倾慕,。
  “花师姐好漂亮啊!”
  “何止是漂亮,简直是美若天仙!真希望她能看我一眼。”
  “别做梦了!据说花师姐八岁开始修炼,十岁体内衍生真气,十三岁肉身通灵,十四突破先灵境,成为内门弟子,一举打破百年来碧云宗最快突破先灵境的记录,现如今更是内门十大最强弟子,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
  白玉台之上的紫衣少年,纵身一跃,如虎豹般矫捷,数百丈的距离眨眼间便跨越,身姿潇洒的落在绿衫少女面前,双手抱拳行礼,俊脸微微一笑,道:“内门弟子周明,见过花师姐。”
  花诗仙秋水似的眸子,如波如镜,淡淡道:“周师弟不必多礼。”
  周明毫不在意花诗仙淡漠的口气,只是目光凌厉的看着白玉台上十数名白衣弟子,冷哼道:“你们还不快下来见过花师姐。”
  十几名白衣少年,动若狡兔,身形矫捷,各自恭敬抱拳:“见过花师姐。”
  嘭!
  花诗仙正欲回礼,却突然听到一声巨响。
  接着,一道狼狈的身影从一道洞窟之中如离弦之箭般摔向演武场的青石地面。
  场面一时有些诡异的寂静。
  霎时,绿衫少女凌然跃起,身轻如燕,诡变如蝶,在众人惊讶、羡慕、嫉妒等等复杂的目光中接住那道狼狈的身影。
  宛如九天仙女般落下,飘然出尘,如瀑布般墨发披肩而下,美得不食人间烟火,让所有少年惊艳的表情统统都凝固在脸上。
  杨然则一脸茫然的注视,对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毫不知情,然后仰头,一张完美无瑕,精致如玉的娇颜映入眼帘。
  最引人瞩目的是一双清澈明亮,柔情似水的眸子,让人心神忍不住沉溺其中,气质高洁、淡雅若菊,杨然不禁有些痴了。
  花诗仙素手一挥,运起一股柔力将杨然扶起,秋眸也在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一袭青衣似柳,身材消瘦,面目清秀,资质修为平平,光华内敛,毫无出奇之处,但是黑若宝石的墨眸,清澈如水,她从这个少年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种执着的疯狂和锐利的锋芒!
  恰在此时,两道目光相撞,这一刹,仿佛就是亘古。
  突然,花诗仙一双秋眸弯成月牙,嫣然笑了,一笑倾城,一笑倾国,一笑倾动了少年的心。
  这一笑,吸引了所有少年炙热的眼神,神情尽皆痴呆。
  寂静的演武场只剩下“咚咚”的心跳声和“咕咚!咕咚”的疯狂吞咽口水的声音。
  被妒火充斥大脑的周明眼神赤红,仿佛要吃人,这个连外门弟子都不是的废物,竟然让他心目中的女神笑了,俊美如妖的脸蛋扭曲的可怕。
  周明身边一个一身白衣胜雪,儒雅装扮的少年低声道:“周师兄,要不我去……”说着手放到脖颈处一划。
  “多事!一个后灵境三重锻魄修为的废物何须在意!”周明语气不屑,故意出声让杨然听到。
  “啧啧!这个杨然修炼五年,也只修炼到后灵境第三重锻魄,真是个废物啊!”
  “听说他五年来连续闯九十九次十八铜人窟,至今为止,坚持最长时间的一次是这个月十五,还只坚持了半个时辰!哇哈哈……这简直太厉害了!”
  “何止这些!我还听说他是碧云宗有史以来,第一个当了五年的记名弟子的人,真是废物中的废物啊!”
  一众白衣少年为了巴结、讨好周鸣这个内门弟子,不断拍其马屁,刻意顺着他的心思,竭尽恶毒之词,讥讽和嘲笑杨然。
  对于众人的鄙视、嘲笑和讥讽,杨然置若罔闻。
  以前的杨然初始被人讥讽,感到屈辱,愤然反击,但反击却因实力不足被打得骨折,从而带来更大的羞辱,自此在被人欺辱之时,只会沉默,沉默到麻木,只剩下浓烈的屈辱和不甘。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杨然了!他的表情淡然从容,古井无波,但眼神之中却充满了野狼的疯狂和嗜血!
  “够了!”花诗仙俏脸微寒,绿衫飞扬,属于先灵镜强大的气势压迫整个演武场,声音清脆,似黄鹂出谷鸣翠,悦耳动听,但语气中却充满愤慨。
  众人一时如芒在背,噤若寒蝉。
  花诗仙语气轻柔,秋眸紧紧地注视着杨然,柔声道:“你没事吧!”
  “没事!”
  淡然地冲花诗仙挥了挥手,杨然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
  他不会自恋的以为人家救他,就是对他有什么好感!
  那不可能,因为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上,他和她实力差距太过遥远,有天壤云泥之别!
  不过,有那么一天他们的差距将不再遥远,而且他相信……那一天不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