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离山打大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铁云山靠武汉不算远、也就百来公里,离咸城也不算太远,一百多里地,也就是两天的行程。第二天早山上热闹异常,大伙都拿着伙集合在操场上,不分男女老少,不管怎么说这是山上的大事情,有空的、没空的必须要露个面给出山的告别打气,大家的神态各异,都在和亲朋好友告别,就韦阳一个人比较例外,孤家寡人一个,孤零零的站在边上、韦阳感觉到很闷,在21世纪自己也是孤家寡人,在这又是一样。
  出山的时候“韦阳”跟在老大章征西的后面,肩上扛着山上唯一一把捷克轻机枪,这可是山上唯一一把机枪,虽然是个旧货,也不知道会不会卡壳,但韦阳知道这个时代这么几百人能有一把六成新的捷克机枪就算得上大杀器了,两百多号人就三十几条快枪,其余的都是喷子大刀,只是让韦阳郁闷的是自己虽然扛着山上唯一一把大杀器,但子弹一颗都没给自己、专门还有人保管着,章征西可说了、机枪子弹就两百多,这是保命的时候用的。
  不过韦阳心里还是蛮激动的,来了山上前后快半个月都快闷疯了,自己还得装傻,日子难过呀,现在终于可以去干土匪该干的事了,抢大户、打土豪这是电视上才有的、心中那能不激动就别说了。
  大伙和韦阳一样,都兴致勃勃,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现在听说要下山抢大户,那个不开心,至于牺牲的事情他们根本没想过、那次出山不是顺顺利利的,虽然有些小牺牲,但这个世界填饱肚子就是王道。
  几个老大和小队长都有马匹,这些韦阳也只能看看,虽然自己算是章征西的心腹,但这身材太霸气了,山上那些小个头马被自己骑上几里非累趴下不可,所以待遇和小罗罗一样穿着一双草鞋在地上跑、吃灰。
  路太窄,走的都是山路、队伍拉得很长,大家虽然都有些营养不良,但走起路来毫不含糊、度并不慢。
  大家不知道铁云山这边刚动、陈家堡早就在准备着怎么把方圆百十里这股最大的土匪怎么消灭,铁云山虽然没做什么大的坏事情,但还是每年都要祸害一下这些大地主。
  陈家堡准备虽然很充分、但他们一点也不自大,陈老爷正和几个咸宁比较有名望的地主绅士商量着该怎么消灭铁云山的土匪,陈汉申也是个聪明人,作为咸宁最大的地主、他当然知道铁云山的危险性,这两年铁云山的势力不断在扩张,再不想办法消灭他的话、自己陈家堡肯定也会跟着遭殃,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策划对付铁云山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想要消灭铁云山的土匪很难,打铁云山是不可能的,人家山高地险的,
  不过要是铁云山的土匪下了山就不一样了,有心算无心,加上帮手多,那还不是简单的事情,现在只要铁云山的土匪下山了就好办,自己儿子投靠了民党,民党现在到处剿匪、自己儿子这个大队长也要立点功不是。
  这边经过一天的行走离咸宁也就三十多里地了,队伍也不像刚下山那么热闹了,大家都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接下来的时间是休息,等消息。
  韦阳吃了一天的灰还是比较累的,特别是扛着捷克机枪,背着大刀,这两样就五十多斤了,加上路不是太好走,还是比较消耗体力,好在这具身体的体质一流的棒。
  不远处几位当家和几个头目都在商量着什么,韦阳暗暗听着,没办法,自己可不想把小命丢了,特别是这次的目标是条大鱼,
  韦阳可知道这些大地主都不是简单的家伙,一不小心就得把命丢掉了。大当家章征西向一个小头目问道:都打听清楚了吗?
  小头目一脸喜色的回道:大当家、我都打听好了、这几天陈汉申在武汉,陈家堡的护院带走了一半,这次我们攻下陈家堡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章征西点了点头道:不可大意、人家就是少了一半的护卫队我们也要小心,陈家堡有炮楼,围墙又高又大,再加上住在镇子里人多眼杂,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晚上休息了几小时,在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一行人小心的朝咸宁镇靠近,来到镇子外面除了不时的狗叫声里面还是很安静的。
  陈家堡靠南边,在镇边上,所以大家分成十几人一小队朝陈家堡靠近,除了留下三当家刘不策带着三十人接应外其余人全体出动。
  韦阳扛着机枪跟在大当家后面,离陈家堡只有两百来米的时候狗叫声响起,当然、这也算意料之中的事情,大家这时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鬼叫的朝陈家堡冲去。
  陈家堡的反应好像很慢,显得比较安静,一行人冲近大门,才看到几十个汉子拿着长枪站到炮楼上,他们显得并不怎么慌张,有限的几个人都现了不对劲,大当家二当家都是聪明人,当然也现了中间的问题,
  章征西脸上难看的朝二当家道:看样子我们上当了,二当家气呼呼的道:大哥,现在已经这样了、看样子我们不打也得打了,加把劲、说不定能攻下陈家堡,我们铁云山也不是好惹的。
  二当家叫着后面一个亲系道:光头、把炸药包拿来,恶来、等下用劲把炸药包往炮楼上丢,炸药包可是带下山的大杀器,专门用来破炮楼用的,韦阳听了忙点头,一共四个炮楼,凭自己的手劲,就是隔个四十米把十来斤的炸药包丢上炮楼也不算太难,陈家堡一切都算计好了,怕是只有这一招没算计到吧。
  既然来到这样一个乱世,韦阳心里面为炮楼上可怜的家伙默哀了一秒钟、借着夜色小心的躬着身躲在匪友的后面,不时听到匪友的惨叫声韦阳也有些头皮麻,子弹可不长眼睛,自己身材又比较突出、中枪的几率比别人大得多,虽然没有冲在前面的人那么傻。
  韦阳不知道他的动作落在大当家二当家眼里显得一阵怪异,好在他们现在没有多少心思想韦阳怎么变聪明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