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条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在这掌柜的是个见多识广的人,训了小二几句,又客套了几句,才问起了韦阳的需要,韦阳当然是希望买最好的金饰,报了一对上好的玉琢,一对金琢,三对金耳环,金凤簪子一个、两个金戒子。
  这算是比较大的一单生意了,掌柜的当然开心,韦阳看了一对上好的翡翠玉琢需要一百八十个大洋,金琢子八十八个大洋,耳环五十二个大洋,金凤簪子三十六个大洋,大洋韦阳没带多少,就五十个,被严宽敲诈去了七个,还剩四十三个。
  想了一下开口道:徐掌柜,我身上没带这么多大洋,你看用黄金付帐怎么样,掌柜的听了韦阳要用黄金付帐先是一楞下,不过马上回过神道:没问题,我们这里也收黄金。
  要知道、现在的黄金可比大洋好用多了,韦阳愿意用黄金付帐他当然更愿意,不过生意的规矩是把事情先讲清楚,他笑着道:我们店里现在的黄金对比银圆是一两换32块大洋、老板你看可以吗?
  韦阳对这些还真不算清楚,不过这徐掌柜还是没怎么坑韦阳,现在的黄金成色普片不怎么好,外国的黄金比例是5o克换4o大洋,但现在这个时代国内的黄金普遍成色不好就值这个价、当下点了下头道:行,按徐掌柜说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5oo克的金条,一阵金光闪闪,幸亏徐掌柜的把韦阳请进了小客房,房里也没有别人,不然眼红的人肯定不少。
  看到黄金、掌柜的徐金多眼睛一亮,这黄金的成色绝对是他见过最好的,当了十几年的掌柜什么样的黄金没见过呀,外国人的黄金他也见过不少,接过黄金、过了下手、不管是成色、还是加工的技术绝对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的,不用牙他都知道这是百分之百的真黄金,而且还是最上等的千足金。
  这场交易也算是皆大欢喜,最后徐掌柜的还自己提出一两涨了四个银圆,一算下来他还倒找了自己四个银圆。
  这是一条老商业街、裁缝店隔得也不算太远,也是一家岳州府有名的老字号,本来衣服都要定制的,但是韦阳有钱,砸的还是黄金,一根五百克的黄金差点没把他们的眼晃瞎韦阳给自己买了四套大布卦、没办法,自己的身材问题、好的衣服给自己也穿不了,不过掌柜的还是答应帮自己做四套正装。
  给陈姝h买了五套衣服,两套旗袍,两套洋装小西装,一套大红喜袍,给小玉也买了四套衣服,后面想想又挑了五匹上好的布。
  走的时候韦阳给自己的手下订购了六十套衣服,加上自己的衣服十天后来取,为此韦阳付出了一根金条的代价。
  出城门的时候又碰到了严宽,韦阳还是和他客套了几句,散了一排烟、又塞了两包给了严宽,才离开。
  晚上比较晚才赶到铁云山上,门是小玉开的,看到韦阳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除了自己的几件衣服其余的东西都给了她。累了一天韦阳也比较累,澡也没洗就趴上了床。
  小玉把韦阳买的东西都搬进了房,看着还在呆的小姐、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陈姝h回过神、看了一眼小玉搬来的东西,知道这是这是韦阳特意下山到岳州府买来的。
  小玉打开包裹,精美的饰,漂亮的衣服,一看都是价格不菲,还有五匹珍贵的蜀锦,陈姝h是大户出生,但这个父亲对自己也就那样,就是把自己送出国也不是为了真让自己学习的,而是等自己长大买个好价钱。
  不过对韦阳她、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比自己还小两岁,好像只有十八岁、看面相当然不止了,本以为他有三十岁了呢,这是今天王嫂过来聊天的时候无意说出来的,其实韦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少岁了。
  想到他能为自己一天跑几百里买这些东西给自己、心中除了一些感动还有些甜蜜,当然、她自己都没有现自己在默默的变化。
  第二天韦阳起得比较早,大早上出完了操、回到家时家里已经很热闹了,很多女人都在自己家里帮忙,外面搭戏台、摆椅子、桌子、大当家很给面子,给自己请了戏班,山上好久也没这么热闹过了,所以大家干得很起劲,韦阳这个当新郎的倒是不怎么忙,这一天过得很简单。
  晚上、韦阳还是开口问了陈姝h,看她沉默了半天、最后还是开了口,陈姝h想了半天想出了几个条件,她心底还是认命了,所以还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看到这么一个大汉像孩子一样坐在自己面前她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觉得就是真嫁了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除了他人长得确实难看了些外,优点还是蛮多的,没有那些土匪的粗鲁、好像还比较有知识、人也细心,对自己和小玉都很好,所以想了两天还是答应给韦阳机会、提出来了五个条件,第一、除非她愿意不能碰她和小月,第二、如果有机会要答应送小玉下山帮她找个好人家,第三、不许乱杀无辜,第四、不能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第五、如果有机会就下山当个正经的人家。
  这五个条件韦阳都答应了,其实这些事情就是她不说韦阳也会去做,除了第五个不当土匪外,这样的乱世当官的比土匪更可恶,其实土匪也就是名字不好听,这个时代干这行的绝对过千万。
  第二天出完操后、大家都忙了起来,上午开始就拜堂成亲、大红袍,红盖头、四位当家的当了证婚人,拜了天地,陈姝h也很给面子、一套程序下来都非常配合。
  中午开始就是大吃大喝,酒韦阳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下午他们都去看戏,韦阳被马三扶进了洞房,看着坐在床边、盖头还没欣的佳人、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自己两辈子的第一次结婚是这样的。
  韦阳其实好想去把那个盖头欣开,但是他真不敢动,傻傻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小玉站在旁边等了半天、看韦阳呆、有些高兴的道:老爷、你还没把小姐的盖头欣开呢!
  这句话让韦阳听得一呆,虽然手脚不怎么听使唤、但心里还是很清醒的,疑惑的看了小玉一眼、见她朝自己不断的眨眼,鼓励自己行动,韦阳疑惑了一下、看坐在床上的陈姝h没有反对,心里一阵狂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