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人间 第二章 棋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瓢泼的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漫天密布的乌云散了,露出来被雪藏已久的太阳,阳光肆意的洒下来,照亮了这个充满湿意的世界。
  “什么?你就是那枚棋子?”
  张昊旻目瞪口呆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黑袍,他实在是难以置信,那枚他还没来得及落下的棋子,此时竟然变成了一个大活人,简直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
  虽然感觉十分的荒谬,但是一想起那拥有无上神通的老道,张昊旻也不禁沉默了。
  如果说连传说中的神仙都是存在的,那么一枚仙界的棋子幻化成人,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毕竟响当当的齐天大圣都是由石头孕育而生。
  对于张昊旻的疑问,黑袍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态度显得很是诚恳。
  不过张昊旻此时并不纠结于此事,无论黑袍是不是那枚棋子所化,他都不在乎,他好奇的是黑袍为什么要来告诉自己,更确切的说,黑袍是出于什么目的来接近自己。
  “就算你是那枚棋子,那你为什么要来告诉我?”
  “大人救我脱困,我理应报答大人。”
  “报答?”
  一听报答二字,张昊旻的心中不禁有些玩味,这都什么年头了,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竟然还会有人报恩?听着怎么像是武侠小说中的桥段。
  黑袍依旧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张昊旻眉头一挑,觉得很是有意思,于是一脸坏笑的看着黑袍,问道。
  “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我愿认大人为主,誓死侍奉主人左右!”
  认主?张昊旻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如此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的,竟然还有人想要以身试法,复辟奴隶制,莫非是他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癖好?看着也不像啊。
  “那你为什么要认我为主?”
  黑袍刚准备回话,张昊旻便提前喊道。
  “打住,我才不信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这些鬼话都是骗人的把戏罢了,除非你觉得我很傻。
  如果我是你,任人摆布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那我脱困之后,自然是天高皇帝远,逍遥快活去,又怎么会认人为主呢?”
  张昊旻目光灼灼的盯着黑袍,想要透过一切表象直抵心灵深处,看清他这脑袋里究竟是什么想法。
  “因为自由!”
  张昊旻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可从未听说过哪个卖身的奴仆有着所谓的自由。更何况还是个好不容易获得自由的人,又怎么会甘心认人为主呢。
  “自由?如果你真的是因为自由,那你为什么要认我为主?”
  “我想要真正的自由!”
  黑袍突然站起身来,面朝着洞外,眼神中似乎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神情。
  “真正的自由?”
  “对!大人说的没错,此刻的我确实是天高皇帝远,可以自由自在的逍遥快活,但这一切又能维持多久呢?我终究还是那枚小小的只能任人摆布的棋子。
  而大人就不一样了,大人是棋手,有权力决定这盘棋是输还是赢,只有跟着大人,我才有一线能摆脱棋盘的希望。”
  “那你就不担心,跟着我,你依旧只能是一枚棋子?”
  黑袍转过身来看着张昊旻,两手摊开,两肩微耸,缓缓说道。
  “我为什么要担心?我本来就是一枚棋子。”
  “那如果最后你连棋子都做不成了呢?”
  黑袍一时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抿着嘴转过身去,负手看着洞外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释然的说道。
  “那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张昊旻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两眼微眯,目光紧紧的盯着黑袍,轻声问道。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复仇?”
  “复仇?哈哈哈。”
  黑袍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张昊旻,在看到他认真的眼神后,竟然失声大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溪流中的鱼又怎知海的深广,洼地的嫩苗又怎知山的雄伟,小小的萤火拿什么与昊日相比?复仇?最终不过是蜉蝣撼树罢了。”
  张昊旻看着因为情绪激动,而浑身都在颤抖的黑袍,心却起了疑问,那白胡子老头当真如此厉害?海、山、昊日?
  “既然那老头这么厉害,我又怎么会是你的希望?”
  “因为我逃出来了。”
  看着张昊旻歪着脑袋疑惑不解的样子,于是黑袍又解释道。
  “他从一开始便知道我会逃出来,之所以放任不管,便是因为大人。”
  “因为我?”
  “对,就是因为大人,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才想要认大人为主,也只有大人才是我的希望。”
  张昊旻多少有些明白了,正因为是他拿着那枚棋子,所以白胡子老头才会放任不管,也正因为如此,逃走的棋子才会得到庇护,所以黑袍才想要认他为主。
  但他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可偏偏又说不上来不对劲在什么地方,只好作罢不再去寻思。
  “那你说说,你认我为主,我会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刚才我看他为大人开辟了泥丸宫,我想大人今后也是要走上修炼的道路,我虽然实力不济,但知道的东西不少,可以为大人指点一二,让大人少走弯路。”
  “嗯,接着说。”
  “大人初来乍到,身边自然需要有人帮助,这些我都可以胜任。”
  张昊旻心中暗暗不忿,这黑袍竟然说他是初来乍到?他都在这儿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到底是谁初来乍到?
  再看黑袍那穿衣打扮,跟裹了个床单似的,就这样子,不要说电脑了,恐怕连汽车都不认识吧,到时候还不得被惊掉下巴。
  一想到这儿,张昊旻心中暗喜,决定现在先不告诉他,到时候好看场好戏。
  “嗯,既然你说要认我为主,那你会伺候人不?”
  “一定竭尽全力!”
  张昊旻表面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实际上心中很是不屑,这家伙连手机都不会用,指望他伺候自己?他能跟上时代的潮流就已经不错了。
  “那你怎么保证对我誓死效忠?”
  “我可以与大人签订主仆契约。”
  “契约?就是一张纸而已,算不得什么。”
  “纸?”
  黑袍瞬间恍然大悟,他知道张昊旻是误会了,于是左右手掐诀,单膝跪地施法,口中念念有词。
  “乾坤为上,万物有灵。今兹于此,缔结生死,位列主仆,莫敢不从。如有悖逆,甘受天雷,结。”
  随着黑袍的口诀念罢,一个小金人从黑袍的眉心中走了出来,凌空飘到了张昊旻的面前。
  “主人,您只需滴一滴血在这灵识之上,这主仆契约便会立即生效,到时如果小奴有任何违背您的,自会有天雷惩罚。”
  张昊旻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小金人,觉得很是可爱,不禁暗自感叹,自己的修仙之路远比想的还要漫长。
  “这个还不着急,先对你考察考察再说。”
  张昊旻他又不傻,他对这所谓的主仆契约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万一这里面被下了什么圈套,他成了仆,那岂不是亏大了。所以他得好好研究研究,等弄明白了再说。
  “考察?”
  “对,为期三个月,看你表现如何,表现好了,我就和你签,表现不好,那对不住了,你得另谋高就。”
  黑袍是有意见也不敢提,毕竟主动权在张昊旻的手里,现在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思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昊旻突然想起来,聊了这么半天,他还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呢。
  “我,我没有名字。”
  “你没有名字?哦,也是,你毕竟是枚棋子所化。不过既然你现在已经不是棋子了,还是起个名字为好,不然太不方便了。”
  “还请主人赐名。”
  “打住,我现在还没同意呢。不过既然让我起名,那你觉得李狗蛋如何?”
  “额,谢主人赐名。”
  虽然黑袍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几经权衡之后,他还是屈服了,于是跪地谢恩道。这可把张昊旻吓了一跳,赶忙把他给扶了起来,呲牙笑道。
  “别别别,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莫当真。名字这事事关重大,得被人称呼一辈子,还是你自己起个吧,至少自己喜欢,也乐意听不是。”
  黑袍低头沉思起来,蹙眉凝目的样子,显然是陷入重大难题之中。而张昊旻也没闲着,他正在四处打量着周遭的环境。他有些疑惑,自己刚刚明明在一片林子里,怎么会在山洞里醒来呢?
  他们此时正身处在某处洞穴内,刚刚因为下大雨,黑袍便抗着昏迷不醒的张昊旻到这山洞里避雨,就连他身上湿透的衣服都是黑袍用灵力给烘干的。
  就在张昊旻左看右看,好奇心泛滥的时候,一旁的黑袍说话了。
  “那我就叫逍遥吧。”
  “逍遥?哪个逍,哪个遥?”
  “就是逍遥二字。”
  “只有名?没有姓?”
  “有姓那就不逍遥了。”
  张昊旻站起身来,嘴里喃喃自语的重复念叨了一遍,摇了摇头,对黑袍笑道。
  “我看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找个旅馆也好住下,我可不想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待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