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残破不堪,穿不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快走!
  她的身体骤然从水中掠起,带出片片水花飞溅,足尖一勾,便将他放在水潭边的外套卷走。
  身形一转,披在了身上。
  她自己的衣服在被吊打的时候早已破烂不堪,绝不能只穿那个回去。何况,反正已经惹了,不在乎再多一个。
  束好腰间的带子,她对着水中的人无辜地摆摆小手:“后会无期。”
  话音刚落,人影便从院子中掠了出去。
  轻盈如燕,倏忽便消失了。
  就在她消失的瞬间!
  男人的手指一动,覆上了被她戳过的地方。如她所想,他已经能动了!
  可他并没着急去追,仿佛没人能够逃得出他的手心。慵懒无比地活动活动脖颈,刚才的事情让他血液激涌,力量重新正常流转。
  打了个响指。
  忽然间,一道暗影降临到水潭边,鬼魅般单膝跪地:“主上!”
  “去追。”他薄唇轻启。
  单单两个字,好听得如同上古乐器,铮然厚重。
  泼墨般的黑瞳中,邪魅的光华大肆渲染。
  一路跑回城中,她动作迅速,倒也没惹人注意。
  快到府门口时,忽然停住了。
  豹一般优雅地弯腰,拾起地上的一个小石子,素手扬起,小石子瞬间飞到一处屋檐,砸的粉碎!
  半晌,毫无声息
  霜刃般的眉眼向着屋檐处一看,皱了眉。
  奇怪,刚刚明明感觉身后似有人跟随,大概是自己的药力未散,感觉错了吧。
  看着那个穿着男人衣服却风华绝代的背影远去,隐藏在暗处的暗卫一头冷汗。
  从来没有人察觉过他的跟踪!
  看来主子让跟的这个女人,不可小觑!
  他得赶快回去禀报。
  “哎哟,三小姐,你怎么穿着男人的衣服啊!”
  一脚踏入相府大门,便听到一声嘹亮的喊声,朝露拦在她的面前,满脸夸张的惊讶。
  周围的下人也像是被人安排好了一般,很快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喊起来。
  她的衣衫早在被吊起的时候就有些撕破了,水潭中发生的事情,更让衣服残破不堪,根本穿不了了!
  只能借那人的衣服一用。
  朝露眼珠一转,紧跟着又扯着嗓子喊:“哎呀,三小姐,你身上怎么一片一片的都是红的啊?”
  面对朝露的睁眼说瞎话,闻人千绝冷酷得好像冰山,一双眼眸深邃得仿佛看到了她心里:“你想把谁都引过来?”
  没想到她一语道破自己的行为,朝露有一瞬间的慌乱。
  砰!
  前厅的大门打开,当朝的宰相、闻人家的老爷闻人严走了出来:“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威严的呵斥声一响起,朝露不仅不怕,反而平静了下来:“老爷,朝露看到三小姐刚回来,身上奇奇怪怪的,一时惊讶,失了礼仪。”
  “千绝,这是怎么回事?”闻人严上下打量着她,一脸的正义凛然。
  闻人千绝冷笑地看着他们的表演。
  看来某些人处心积虑,一定要在今日送给她一份“大礼”了!
  记忆里,这个父亲也曾把她捧在手心里爱护,自从她堕落为废物,父亲也对她弃之如敝履。
  还没等她回答,闻人雪汐款款走到闻人严的身边,摇摇头,柔声细语:“父亲还是别问下去了,三妹现在的样子不宜让外人看见,还是快让人带她去换衣服吧。”
  表面上好像是对她的关心。
  实际上却在暗示她做下了什么不耻的事情,必须赶快掩盖!
  “对啊。”朝露见缝插针地帮腔:“三小姐快点离开吧!”声音仍然扯得很大,不知是喊给谁听的。
  现在说让她离开?
  刚刚是谁闪身挡住了她的去路?
  今天就算她清清白白的出现在这里,这个“不贞”的大帽子也要扣到她的头上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既然想演一出好戏,她就陪这些人演到底!
  是时候让他们明白一个事实,她不是当年任人蹂躏的闻人千绝了。得罪了她的人,要付出代价!
  她傲然站立,一双眸子冷漠地从朝露脸上掠过,音色低沉:“谁准你说话的?”
  “我……”
  朝露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问。而且那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带出了主子的威严,强烈的压迫气息让她不知作何反应。
  不过……
  欺负这个废物也不是两三回了,她能有多少能耐,何况还有二小姐护着自己。
  朝露反应过来后,弯下腰去,改了自称,嘴角的笑意却十分狂妄:“奴婢是二小姐的丫鬟,只听二小姐的吩咐。”
  “你的意思是……同样身为主子,二姐可以管你,我不可以。”她微抬眸,冰冷的气息散发出来,让朝露全身一颤。
  这出戏要演得好,她不能太放肆,半晌才咬牙道:“奴婢不是那个意思。”
  闻人雪汐攥紧了手帕,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闻人千绝此举,分明是要她脸上不好看!
  顾忌着还在前厅里的人,她只能柔声笑着:“这丫头不太识得规矩,妹妹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
  随随便便一句话,便显出来这个三妹小肚鸡肠,连小丫鬟都不放过!
  “是很不识规矩。”闻人千绝无视掉她的装可怜:“身为姐姐的下人,没事不伺候着姐姐,跑到大门边去守着,是在等谁呢?”
  这下不只是闻人雪汐的脸色不好了,闻人严的脸色也有些微妙。
  闻人严认真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儿,见闻人千绝冷冷地站在那里,全身散发着不容侵犯的气质。
  一双惯于算计的老眼中,有了异色。
  这个女儿他了解得很,一向懦弱胆小,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心思更是十分简单,能吃饱饭就很开心了。
  如今竟然说出这一番话来,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闻人严打消了这个念头,沉下了一张脸:“千绝,爹在问你,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别总往别人身上扯。”
  闻人严脸色的微妙变化逃不过闻人千绝的眼睛。
  她已经明白了,今日这场戏不论是演给谁看的,都有这个爹的参与!
  闻人千绝冷笑一声,到底是谁在揪住不放?
  说她往别人身上扯,他却一味盯着自己的衣衫!
  漫不经心地对上那双老眼,她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父亲,一个小丫鬟尚且可以侃侃而谈,而我身为堂堂相府三小姐,没有讲话的余地?”
  虽叫着父亲,语气却一点谦卑没有。
  “你!”
  闻人严被说得哑口无言,隐隐有了怒意:“你想怎么样?”
  “既然二姐没教好自己的丫鬟,我不介意替她教。”闻人千绝走到朝露的面前,直视着她闪躲的眼睛:“你刚刚口口声声说我身上一片片的红色,红在哪里!”
  “在……”
  那都她瞎编的,如何能指得出来!一双眼带着乞求神色,不住地往闻人雪汐的方向看去。
  闻人雪汐只装没看见。
  “指不出来?好!”眉目一挑,瞬间凌厉了起来!闻人千绝抬脚一踹,朝露双腿登时麻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按照家规,诬陷主子的奴才,拖出去杖毙!”
  她声音清冷,却震慑了整个院子!
  有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对待猎物要小心接近,一旦进入猎杀范围便不能犹豫!
  杀手的经验告诉她,对待敌人绝不能心慈手软,因为一旦给了她们喘息的机会就相当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别人的手里。
  所以惹到她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