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溜走,有人偷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目光相对,他收回了视线。
  转过头对闻人严笑道:“相府的七小姐还小,这二小姐三小姐都是不错的苗子,听说欧阳府的百花宴快要开了。相爷可得让二位小姐好好准备。”
  闻人严猛然心头一跳,明白了什么。立刻堆起了满脸笑意,把太监送了出去。
  人一走,院子里静默了下来。
  朝露见只剩了闻人雪汐一个,胆子大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腿就打算起来。
  腿被人一脚踩住,闻人千绝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长教训的东西,谁准你起来的?”
  “你、你想干嘛!”
  朝露见闻人雪汐不管,吓得拼命后退。
  闻人千绝优雅下蹲,一把捏住了她的脸,欣赏着她瞳孔中的惊恐:“不过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奴才,我还当你有什么本事呢。刚刚是你打了我一巴掌吧?”
  朝露还没等说话,一个巴掌就抡了上来!
  啪!
  头脑嗡的一声大了,耳边嗡嗡的响,眼冒金星。
  周围的下人们眼里有着不屑,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三小姐平白无故打人,下人就可以随意欺负吗?”纷纷鼓噪起来。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闻人千绝站起身来:“平白无故?”
  闻人雪汐浅浅笑着,眼里有着得意:“三妹,我看算了吧。罚她半个月的月钱就是了。”
  一个废物而已,闹翻天能干嘛?
  闻人千绝薄唇微扬,瞳中光华大放:“打骂主子的下人只罚半个月的月钱,姐姐好宽容的心,可惜……我没有!”
  一把拎起朝露的脖子,手腕翻转,发出可怖的咔嚓声!狠狠地甩了出去!
  人落地时,已经没了动静。
  院子里再次静默下来,下人们全闭了嘴,目瞪口呆。
  她环视了一圈,从那些下人身上掠过,是坐拥天下的女王之气!
  “我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想在我眼前生事,就是这个下场!”
  下人们纷纷低头,不敢对上她凌厉的目光。
  纤细的玉指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看都没看闻人雪汐一眼,闻人千绝自顾自地朝着自己的闺房走去。
  身后,一双水眸中泛出了毒意。
  全身酸痛,闻人千绝扑到床上,三番两次的折腾让这具躯体承受不了。
  今日那太监的态度暧昧不清,最后提那一句百花宴,似是给闻人严提了醒。
  神神叨叨的,还真以为谁都跟他们一样,挤破了头想跑到皇宫去?
  等把这些人欠原主的东西都讨回来,她大可以好好地在古代玩玩。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迷糊着眼去开门,一水儿的侍女们走了进来,有的拿着木桶,有的端着碳盆,一桶桶的热水被拎了进来。
  紧随其后的是闻人严。
  这次进来,眼神还是不住地在闻人千绝的脸上扫来扫去:“千绝,昨日的事情为父不追究了。马上就是百花宴了,你也好好梳洗打扮一下吧。”
  昨天她的表现很反常,让他不得不注意。
  以杀手的敏锐,她哪能不清楚闻人严的试探?
  轻笑一声,闻人千绝低头:“那女儿就谢谢父亲了。”
  “嗯。”闻人严点点头,看到她这个傻乎乎的样子才放心了一些。大概,昨天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吧。
  一挥手,侍女端着一个托盘放在了她的桌上。
  闻人严皱眉:“这是雪汐特地为你选的。参加百花宴的时候穿着,也不会丢了我们相府的脸面。”
  托盘之中是一件衣裙,胭脂色如云罩雾,远远看去像是一片烟霞,要多美有多美。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太阳打西边出来闻人雪汐也不会特地给她选衣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
  闻人千绝假装好奇地走过去,乌黑的眸睁得大大的,伸手一摸,触感柔滑,料子也不错,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女儿知道了。父亲替女儿跟二姐说声谢谢吧。”
  他们希望她看不明白,那她不妨就先装傻下去。
  好看看这对父女又想捣什么鬼。
  “嗯。”
  闻人严点头离开。
  侍女们倒上了热水、撒上了花瓣也大多退了出去,只留下两个伺候她的。
  “你们也下去吧。我不习惯有人看着我洗澡。”她遣退了剩下两个侍女,宽衣解带,步入木桶之中。
  温度正好的热水舒解了全身的困乏。
  她洗干净了身体,从水桶中走出来,慵懒地披上衣服坐在桌边。
  那件烟霞色的衣服就在那里,她轻巧一抖,将长裙展开,左右看看,目光落到了衣裙上的某一处,唇边泛出了然的笑意。
  窗外,一个黑影看了半天,偷偷溜走了。
  眉眼扫到外面那个溜走的黑影,她没有去追,唇边的笑意更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