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扛沙包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色正浓。
  A市第一销魂窟‘金碧辉煌’的豪华包间里,纪小离红扑扑的小脸上闪烁着一抹红晕,小脸素颜未施,却有一种难言的诱惑。
  胸口越来越热,酒精似乎有些上头了呢……
  纪小离看着面前一二三四五个男人,狠狠地打了个酒嗝!五个高低不齐、穿得就像花孔雀一样的人影在灯光的打照下似乎越来越模糊,她浅浅地眯起眸子。
  不动声色地侧过身。
  捏捏屁股,揉揉小腰……
  她张了张嘴显然被唬住了!都是些个什么妖魔鬼怪!
  妖妖娆娆的小身段哪里像男人,分明就是只名副其实的伪娘!!比弱受还弱受!
  你要是指望他能攻,那绝壁是错了!
  “牛经理,这就是你说的公关部绝色?坑爹也不带这样的!”纪小离小手重重在沙发椅上一拍,站起身跌跌撞撞地往门走去。
  掀桌,走人!
  都是骗人的!当她好骗是不是!
  谁说这里有最顶级的少爷,她两只眼睛一个也没有看到,愤怒之火一下子在胸口点燃了……
  所有的憋屈和愤怒似乎找到了宣泄点,烦躁、痛苦、挣扎,在四处寻找一个突破口……
  不知怎么的。
  那一瞬间突然的清明。
  让她又稀里糊涂地想起了纪雪薇趴在秦峥怀里哭的嘤嘤嘤嘤地声音,一时间更是心烦意乱,酒意上头,恨不得把这两人捉起来像捶沙袋一样狠狠地捶一顿!
  以解心头之怒。
  只是,想归想而已……
  纪小离勉强撑着身体靠在墙边,眯着眼似乎是在自我嘲讽,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猫咪一样,需要一个人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慢慢地让之愈合。
  却不知从哪里伸出一只咸猪手,看着美人垂眸早已春心荡漾:“老牛啊,这是才进来的新货色?妞长得挺正啊,今天晚上这妹妹就和我走吧……”
  女人的肌肤白如凝脂,还泛着淡淡的粉色,粉衫胖子眼里一片火热,伸出手来,就去揽女人的腰肢。
  “你干什么!”纪小离虽然晕,可并不代表一点也不清醒,她睁开眸,下意识地去挣脱,可是哪里是胖子的对手。
  难道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原是想找个赏心悦目的牛郎,没想到……真是欲哭无泪。
  她狠狠地咬着下唇,努力让自己挣出一分的清明,趁着男人不注意的时候,使出全身的力气在这货手上抓了一把,踢向他的下shen,随后连跑掉的高跟鞋也顾不上穿,就光着脚跑路了!
  慌不择路的小猫咪根本就没有注意拐角处正有一道黑影走过来,于是,很好!撞上去!
  身子骤然一软,往后倒去,不过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她只觉得自己撞在了铜墙铁壁上,捂着鼻子痛叫出声。
  而那个被撞到的人则是面无表情地揽着她的细腰……
  纪小离抬起水汪汪的眸子,从男人霸气侧漏的野战靴往上慢慢地扫描,如同黑琉璃的一样的眸子却像是X光一样扫来扫去。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利落的短发,还有刚才看到的那双迷彩野战靴,总觉得和这里喧闹的环境格格不入。
  男人的长相和刚才她见到的几个男公关截然不同,没有一丝女气,浑身上下都透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那双深邃黝黑的眸子更是散发着凌厉的光芒!
  她咽了咽口水,咕咚……
  咕咚。
  也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皮相很好,甚至从表面上她找不出一丝瑕疵。
  可是她潜意识地仿佛感觉到了危险,脚步往后微微一退,可是男人的手一直停留在她的腰肢上,自然感觉出她的一举一动。
  两人贴的很近,她似乎能感受到这个陌生男人喷出的火热气息,滚烫、chi热、浓烈。
  她的脚板动了动,似乎感觉到有些脚下的冰冷,情不自禁地把两只肉肉粉粉的小脚丫重叠在一处。
  男人的眼神冷然地扫过去,正看到粉嫩嫩的脚趾在一颤一颤……
  而女人的红唇一启一合,似乎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不过胆儿却是很大,水眸一直盯着他看也没挪过视线,还隐隐泛着桀骜的笑意。
  这是哪一品种的野猫?
  纪小离垂下头,死死盯着那只按在她腰间的一只大手。
  嘟着嘴唇试探性地问道:“这位大哥,你的手可以松开了吗?”
  “可以!”
  话音刚落,扑通……
  纪小离光荣倒地,一屁股准确无误地跌坐在地上,疼的那是眼泪汪汪,只得用力地吸了吸鼻子。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让你放手,你就不能先给我提个醒,给个通知吗?”纪小离气呼呼地用手指着男人高挺的鼻梁。
  男人冷然地斜眼。
  只他越不说话,纪小离越是觉得一口恶气发不出来,“像你这么不懂情趣不懂眼色的男人肯定是个千年老光棍吧!不用说我都知道!我刚才是让你放手,不过也是在我有准备的前提下。这和有一句话很相似。”
  “当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心里永远是在大声说:我要!”
  打完比方的时候,纪小离发现她好像用错比喻了。倒是男人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扬唇道:“我知道了!”
  这么快就知道,孺子可教也啊!可是都知道什么了?
  咳。
  “你长得这么地道,应该是这里的头牌吧?”看着这张赏心悦目的脸,她不想到那一方面,似乎都很难!
  头牌?
  这个念头瞬间一闪!
  秦振阳危险地眯了眯眸子,眼中迅速地闪过一丝骇人的冷意。
  而偏偏这时候他体内的XX已然是彻底地渗透,侵袭到了四肢百骸,身体早就有了强烈的反应,血液都集中到了一处。
  此时,再多的耐性恐怕都被耗光了。
  他暗骂了一声该死,紧接着……
  “啊……啊……啊……”纪小离还没有回过神,整个人就被像杠沙包一样扛在肩膀上,她充分发挥了从小到大的女高音大嗓门,开始了啊啊啊啊四种不同音调的大叫声。
  男人开了一间房,随后重重关上,伸出手,把她按压在冰冷的门板上,高大精壮的身躯欺身压了上来……
  “闭嘴!否则……”男人的话音未落,纪小离的那一条高仿香奈儿连衣裙就被撕成碎片,化成一堆雪花飘在地板上。
  她还来不及哀悼,就听到男人冰冷地威胁:“敢叫一声,爷就奸你一万八千遍,要是死了就奸尸!”
  纪小离的高分贝嗓音戛然而止,彻底闭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