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谢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六节谢谢
  回到房间,看看计时器,竟然才进去没多一会儿,现在她越发的相信那个神秘空间里的时间比外界的时间流速快了,幸好她进去之后再出来,没有变成老太婆――其实何萌萌不清楚,她只是无意之中占了个便宜。(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这个神秘空间,其实是属于佛门的一件佛器,任何生命何进入,都要受到其中所蕴含的灵气的滋润。但有所得也必有所失,在大量汲取灵气的同时,寿命也会随着塔内的时间流速迅速消逝。而何萌萌的灵魂却已经不是原来的灵魂了,她无意中已经成为这件佛器的主人,而佛器万没有汲取主人生命力的道理,所以她对这里的时间规则有豁免性,不受影响。
  而何萌萌此时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她感慨着造物的神奇,竟然有这种逆天的宝物,然后便沉沉的入睡。
  “何萌萌,何萌萌!”
  第二天一上午,就有人在南房门口大喊。正在指挥学徒和副手备料的秦师傅闻言愣了一下,笑着向出现在门口的那个绿衣服小姑娘道:“鹃姑娘,你弄错了吧?我们这里没有叫何萌萌的。”
  “咳,秦师傅,我就是何萌萌。”何萌萌干咳一声,赶快报名。
  “你?你不是丑儿吗?”
  秦师傅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她。
  “丑儿是我的小名。何萌萌是我的大名。”何萌萌说道。
  “行了,不管你是叫何萌萌还是丑儿的,大小姐这两天食欲不振,昨天你做的那个鲫鱼不错,小姐让你再做两道点心送过去,如果大小姐吃得开心,那也算是你的造化。”那个娟姑娘大约十一、二岁左右,长得皮肤白嫩水灵,相貌清秀,而且还练得一身好武艺。
  “是,小鹃姐。不知道大小姐的口味如何?”何萌萌试探地问道。知道口味或忌讳,才能投其所好。
  “大小姐没什么特别的喜好,你尽管用心做就事了。”那个鹃姑娘说了等于没说,然后打量了她一眼,“大小姐出去办事,傍晚就回来,你要早点准备了。”说完,摆动着小腰肢,娉娉婷婷地走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何萌萌刚来南房的时候,大家对她虽然不十分热情,却也说得过去,等那个小鹃姑娘离开之后,厨房里的气氛陡然沉默起来。一个个在看她的时候,目光都显得十分怪异,待她看过去的时候,又纷纷的移开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种情况她并不陌生,在前一世的学校和职场,都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只是现在她却觉得有些搞笑――都是仆人,有什么好争执的?
  “萌萌姐,你需要什么材料赶快准备吧,大小姐是不等人的。”香草小声提醒道。不过,何萌萌注意道,这小丫头也不叫丑儿姐了,有点儿心酸,但这个名字还真没有什么可怀念的。
  “香草,帮我准备糯米、籼米各五斤,菠菜二斤,猎肉一斤,龙睛粉十斤,玫瑰1斤,白糖一斤……”何萌萌一口气说了数十种材料,最后问道:“咱这厨房里都有吧?”
  “有,不过芭蕉叶和玫瑰如果要新鲜的,那要向管事的请示。”香草的记性了得,重复了一遍,竟然丝毫没有错误。
  “嗯,你就通知管事的,是大小姐要用。”何萌萌也会扯着虎皮装大旗,在这种地方,你就不能示弱,越示弱就越有人欺负你。
  “是,萌萌姐。”香草不自觉的便又将自己的地位降了一等,听得何萌萌直皱眉,却又没法子说什么。
  何萌萌要的这些材料材料都是有讲究的,第一份材料是做叶耳粑的,这种重庆小吃以糯米、籼米磨成吊浆粉子,加入菠菜汁揉匀,放入猪肉、芽菜末及调料炒熟的馅心,以芭蕉叶棕叶为皮,包好蒸熟。糍糯而韧,叶味清香,馅分甜、咸,味美适口。
  第二种也是重庆小吃,名叫‘赖桃酥’,其特点为重糖重油,香甜酥松,突出素味,无腻人感,表面呈核桃花纹,并且有自然裂口。
  香草拿着料单去备料,厨房那几位糕点师傅窃窃私语,不外乎是嘲笑讥讽,何萌萌也不搭理,这种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不一会儿,香草指挥着几个小厮将一些需要现准备的食材取来,何萌萌拉过香草,一边让她帮着备料,一边传授她一些面点方面的知识,这个女孩倒也机灵,知道何萌萌是有意相传,觉得甚为认真。
  吃过午钣,何萌萌才正式开工,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厨房里清香四溢,连那几个糕饼师傅都探头探脑的向这边张望。
  “香草,好不好间?”何萌萌笑问。
  “真香,看着也好看。”香草的眼睛几乎拘在了点心上。
  “来,尝一尝。”何萌萌找来两个食碟,取了几块点心,将其中的一个食碟递给香草。
  “这……这是给大小姐吃的。”香草嚅嚅地道。
  “我们要尝尝好坏,如果连我们都食难下咽,大小姐如何吃得。”何萌萌正色道,然后在厨房内所有人的注视下,大快朵颐――不吃白不吃。看到她吃得香甜,香草这才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快到傍晚的时候,小鹃过来,当她看到两碟精致的点心时,也是满面笑容,连连点头:“唔,真香,只看样子便让人大有食欲,大小姐一定喜欢。”她提起食篮,走出去两步,忽又回头道:“何萌萌,你跟我来,大小姐如果喜欢,可是要有奖赏的喔。”
  “谢谢你,小鹃姐。”何萌萌跟上去,接过食篮,低声道。
  小鹃愕然,“谢什么?大小姐还没赏呢,就算有赏,也跟我无关。”
  “不是这个,”何萌萌很认真地看着她,“我谢你,是因为你称呼我的大名,而不是叫我的外号。”
  小鹃的脚步微微一顿,扭头笑道:“大小姐说过,有才能的人不应该受到无知者的侮辱,你显示出你的才能,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不必谢我。”
  “是,小鹃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