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脸着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呆乖,张嘴,吃一口。吃完这顿,下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少女一手搂着捡回家的纯白茶杯狗狗,一边像喂婴儿一样的给它喂饭。
  手上的小狗呆呆地看着美丽的主人,毫不犹豫地张口。
  嘶,好痛,出血了。
  “阿呆!咬主人的狗狗都不是好狗狗!”段青焰跳起来指责这只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竟然胆敢咬主人的无良狗。
  却发现阿呆正在用一只爪子蘸着她手上的那点血液在另一只爪子上绘制什么图案,口中还念念有词。
  “原来你不是哑巴呀。”段青焰听到阿呆出声,她家阿呆不是哑巴狗吗?怎么开口了?虽然那声音真得不怎么像狗叫倒是更像电视里的法师念咒。
  “哎,你也别那么自责了,我接受你的道歉就是了。不过,以后可不准随便咬人了,狂犬疫苗很贵的!”段青焰看阿呆那个样子心里又有些不忍,忍不住一边念叨一边往回走准备去拿个创口贴粘上。
  “别拽我……”
  段青焰一个转身,一只比她还高的纯白色大马儿,张着一双金黄色的幻翼,正用一双剪水大眼看着她,最搞笑的是,它的脑袋正中还有个像犀牛一样的独角。
  “谁家的白马,插根角还真以为自己是独角兽呢?”段青焰忍不住笑出声。
  “主人,我必须带你回去了。”
  “啊,妖怪!救命啊!会说话的妖怪马!”段青焰吓得想要跑,可是她的力气实在是小,被大马儿用牙齿咬着衣服还用一只蹄子踩着她的脚,怎么都跑不脱。
  “主人,我是阿呆,请相信我,不会伤害你的。”
  “阿,阿呆?”段青焰听到阿呆两个字,看着眼前和阿呆除了颜色相同其他没一点相同的大白马,似乎也不是很可怕,至少它的眼神很温柔。但是,段青焰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会说话的妖怪马,或许他还真是独角兽?
  “对不起,主人,没时间了,我必须带你回去。”
  “回去?去哪儿?”
  段青焰问题不断。
  阿呆一个鼻喷,段青焰只觉得好困,软软地倒了下去。
  “对不起主人,真的没时间跟你解释了。”
  阿呆再次愧疚地解释虽然她听不见,然后用嘴叼着段青焰抛入半空,紧接着一个华丽的飞转将她接到背上。
  这个高难度动作一气呵成,华丽炫美。还好段青焰已经晕了,否则非得再吓晕过去不可。
  白色独角兽一脸沉重之色,单蹄破空,身体毫不犹豫地踏入虚空裂痕。
  “糟糕,开错路了,这下麻烦大了。”感受着时不时侵袭的空间粒子,金色双翅内卷如一双温柔的手臂将段青焰的身体固定保护住,这样应该不会有问题。
  只是,错误的空间通道不知道会把他们送去哪儿,为了支撑抵抗空间乱流,它的真气逐渐减少越来越少了,剩下唯一的办法就是燃烧修为。
  如果,抛下她?它就不需要用修为筑防,这样哪怕再久它也能坚持。
  可是,带不回天命之女,它还能回去复命吗?而且,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那段日子一点都不嫌弃他脏,给它洗澡省下自己的饭偷偷喂它。
  想到这里,阿呆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一咬牙,身体再次发出乳白色的光晕将段青焰牢牢裹住,自己却一点都没有享受,身上腿上逐渐开始渗出血渍。
  艰难前行,不知过了多久。
  嘭,一声巨响。
  段青焰清醒了,太清醒了,脸着地的感觉太销魂了。
  头痛,有些事情记不得了,但是她却记着阿呆绝望而又坚定的声音。“主人,阿呆会拼全力保护你。若是阿呆变弱了,你不要嫌弃我。”
  “阿呆,阿呆,你在哪儿?”顾不得脸上的刺痛,段青焰费力地想要支起身子,寻找阿呆。
  “主人,阿呆再也变不回去了。”
  循着这一丝虚弱的声音,段青焰动了动手臂,手下压着一只浑身是血的大耳朵茶杯狗。
  “阿呆。”
  虽然很郁闷被这个家伙给带到什么鬼地方,还脸着地,但是段青焰知道,一路上凶险万分,若不是阿呆拼了命护她周全,她现在肯定挂了。
  只是在出口挨了一下,她的脸就像被凌迟过一样疼的要命,所以才第一个出脸,然后华丽地先着地。
  捡起浑身是血的狗狗塞进口袋里,段青焰费力地挪动疼痛的身体,从趴变成躺,想要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
  谁知对上的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和一张白皙秀美的俏脸。
  此刻正好奇地打量着从天而降脸着地的段青焰,捡狗的动作自然也瞒不过她,只不过,一只宠物狗,她还真的没兴趣。
  “你是什么人。”女孩问。
  “我叫段青焰,不好意思,你身上有云南白药吗?”看着居高临下观赏她脸着地那个穿着古装的漂亮同龄女孩,段青焰心中焦急阿呆的伤势,又接着追问“没有云南白药的话,创口贴也行,我的宠物受伤了。”
  女孩蹲下身子,满脸忌惮嫌恶地上下打量一脸血的段青焰,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打桶水来。”
  段青焰依然是躺着,艰难地想支起身子却不能够,也没有再开口了,而是滚着眼睛打量着周围,看来是掉到了有钱人家,眼前这个面色不善的小姑娘居然穿古装玩COS?不过这个小美人,心地似乎不怎么好啊。
  想回家,这是段青焰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打水的人速度很快,没等段青焰想明白就回来了。女孩冷冷吩咐“泼。”
  一整桶冷水从头至脚的浇下来,特别是脸上还有新鲜的伤口,痛,但是段青焰却顾不得。环着手臂把口袋捂得严严实实,阿呆已经伤的很重了,若是被这么多冷水淋,一定会生病说不定会死。
  “还真以为是天降才女呢,原来是个丑八怪。段青焰,你不配跟我段青美同日降临。”女孩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充满傲慢和嗤笑。
  “你才丑八怪。”段青焰怒了,狠狠地瞪回去。她长得不丑,还很漂亮,至少比眼前这个美女漂亮些。也就是这个原因,让很多同龄女孩都不爱搭理她甚至一有机会就找她麻烦。
  这个女孩也真是,没有一点公德心地往她这个满脸是血的人身上浇冷水也就罢了,还污蔑她丑?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我段青美的厉害。”女孩愤怒起身,抬起小脚就往段青焰脸上踩。
  段青焰何时受过此等侮辱,可又能如何?好汉不吃眼前亏,滚~
  堪堪地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往边上一滚,还好脸没被踩着,但是力气却被抽干了一般再也难动分毫,肩头也被撞得生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愤怒地瞪着这个蛇蝎心肠的女孩。
  “看什么看,小心本小姐挖了你的眼睛。”段青美收脚,又是狠狠一脚朝着青焰脸上踩下。
  段青焰想躲,若是被她这么更狠的一脚才下来这张脸完了不说眼睛估计也会瞎,奶奶没钱,她不想给奶奶增加医疗费负担。
  可是,她现在的状况哪里还躲得动,眼看着鞋底已经到了脸前,段青焰无助地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少女阴狠的脸,这个仇,我段青焰记下了。
  并没有传说中的疼痛,一声迟来的“住手!”后就是一声闷哼。
  竟然是有人趴在她身上,生生地替她受了这一脚。段青焰心惊不已,什么人,这么好心?
  “君毅哥哥,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刚才还冷着小脸颐指气使地踩人的小姑娘,瞬间就变成温柔可爱娇娇女。
  “别喊我哥哥,我只有段青焰一个妹妹。”男孩说罢起身,就在段青美不甘的眼神中,将地上浑身血迹斑斑又湿透如破布娃娃的小女孩抱起。
  “青焰,有哥哥在,你会没事的。”
  听到这一声温柔如同奶奶哄她睡觉时的声音,段青焰没来由地觉得很心安,好温暖的怀抱,给她湿透冰冷的身躯带来一丝不忍割舍的暖意。
  虽然,她其实,真的并没有哥哥。
  在这样的怀抱里,段青焰终于安心地昏过去了,昏倒之前还不忘把口袋里同样浑身是血早已昏过去的茶杯小狗捧出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