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_第12章 地狱森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苍玄峰将书信贴身放好,对着边上的少女说道:“单姑娘,玄庭不在。你也看到了,院子是空的。”
  单箬依眼神复杂地盯着苍玄峰,凤眸中有着多种情绪。无助、失落、彷徨、以及怒火。在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她把这一生所受的凄苦全部都回忆了一遍,心中变得无比地坚定。
  既然父母在家族里没有地位,那么就让自己的丈夫为他们挣得该有的尊重。
  抬起头,双眸中再无犹豫,她道:“不用了。我会告诉我爷爷还有苍爷爷,我要嫁的人是你。”
  苍玄峰身体猛地一怔,看向她道:“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你是苍家第三代的第一人。”单箬依认真地说道。
  “呵呵!”苍玄庭突然一愣,然后笑着摇头,“对不起,要让你失望了,我根本不是苍家第三代的第一人。”
  事实便是如此,除了苍玄庭那个家伙,谁敢称自己为第一人?
  “玄峰,若是可以,便先应承了这门婚事吧!”这是老爷子的原话。
  在考虑了片刻之后,苍玄峰还是点头同意了。虽然有些不愿,但他别无选择。至此,苍家与单家终于确立了相互间的姻亲关系。而那单云和单箬依也在第二日早晨启程回去,两家都紧锣密鼓地筹备着七日之后的迎亲。
  苍家后方的茂密森林中,苍玄庭一身黑衣,腰间别着一把普通的长刀,背上背着一个小包裹,脚步如风地穿梭在丛林之中。仅仅花费了一个时辰,他就穿过了面积不大的密林,来到了绵绵的大山之前。
  站在山前,仅仅是在山林的外面,苍玄庭都感受到了一股深沉的压抑感。那种来自内心的压迫,让他紧紧地绷起了神经。这里,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危险。
  “进!”停顿了片刻,苍玄庭闪身进入了繁茂的山林。
  “嗷呜!吼!咝咝!……”狼嚎、兽吼,还有无数的毒虫嘶鸣,刚进入森林,一股阴暗的感觉就围绕在了苍玄庭的周身。
  双眸注视着自己周围的一切,苍玄庭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向着前方走去。精、气、神,完全处在最巅峰的状态,周遭的所有声音与动静都被收入感官。在这片未知的地带,随时要面对死亡的危险,他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和大意。
  “呜呜!”刚刚走出了两百米都不到的距离,一声异于常音的声响来自他左边不远。
  神经顿时一凝,他猛然地转头看去,只见在自己左边不远的幽暗树丛中突然露出了半段毛茸茸的身体,一个巨大的头颅呈现眼前,一双红色的兽眼正冷冷地盯着他。
  “魔狼。”只看到了半个身躯,苍玄庭便认出了面前的猛兽。生长在这个大陆十多年,对于有些东西肯定不会陌生。特别是兽类,对于这个占据大陆近三分之二生命数量的群体,他曾经研究过不少时间。
  心中微微一沉,没想到自己仅仅走进不到两百米,就遇上了这等凶残的猛兽。
  “呜呜!”对面,高大的魔狼终于从树丛中露出了整个身体。通体黑色皮毛,近三米长、两米高的身躯让苍玄庭心中再度一寒。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猛兽,虽然不至于害怕,可心中发怵是难免的。
  手指一动,然后缓缓伸手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双眼紧紧地盯着那头随时可能扑向自己的魔狼。
  “呜!”一声嚎叫,魔狼眼神中的凶残顿时大涨,后腿微微趋起,然后猛地一纵,直接扑向了苍玄庭。满嘴獠牙暴露在空气中,想要将自己面前的食物撕咬吞下。
  “唰!”苍玄庭猛地一震身躯,灵气疯狂地从右臂涌出,长刀之上瞬间就被透明的气流包裹。猛地跨前一步,简单的一刀直接劈向了魔狼的头颅。
  双方的距离在眨眼的时间被拉近,尚在空中的魔狼突然偏了一下头颅,躲开了苍玄庭的一刀,一双锋利的前爪直接抓向了苍玄庭的肩膀。
  “呲!”苍玄庭极力地侧身躲避,却还是被那魔狼抓到了一丝皮肉。只一下,左边的肩膀上就出现了四条血痕。
  “好!很好!”眼光猛然冰冷,他盯着那头魔狼,手中的长刀再度斩下。心中已经完全没有那种发怵的感觉,代替它的是愤怒和杀意。若是连这么一头低级的猛兽都杀不死,那还谈什么拯救家族,争霸天下。
  刀法施展开来,顿时三米范围之内全部被刀光包裹。不同于苍玄峰的套路式刀法,苍玄庭此时所施展的完全是随性而出的招数。刀法凌乱,却是刀刀致命。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将这头魔狼斩毙,让它变成自己的晚餐。
  “呜!”嚎叫声起,魔狼不断地穿梭跳跃,却是始终突破不了苍玄庭的刀锋,不多时间已经被凌厉的清流割出了数十道伤痕。
  惨嚎不断,这头凶残的家伙渐渐感觉到惧怕。它猛地转身,想要往森林内部跑去。
  “跑?”苍玄庭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现在想到跑,迟了!”大声呵斥一句,他的脚步瞬间前冲,身体猛然跃起近一米的高度,长刀高举头顶,对着魔狼的身躯狂劈而下。
  “噗嗤!”在灵气的辅助下,普通的长刀顿时锋利了数倍,红色的兽血喷洒,魔狼的身体从中一分为二。
  “嗷呜!”凄厉的惨嚎响起,那头魔狼在地上挣扎了几息的时间后终于死了个透彻。
  “呼!”苍玄庭微微地松了口气,顿时感觉到有些力竭。内视一圈,发现自己八个丹田之中的灵气也耗费了大半。
  “仅仅杀一头魔狼就让我的灵气大损,这样绝对不行。”眉头一皱,他沉思了片刻。然后盘膝在地,开始恢复起了体内的灵气。
  当夜幕降临,苍玄庭的灵气终于恢复到了最巅峰的状态。眉宇一皱,他看着升起的月光无奈一叹。
  本来想将自己面前的魔狼尸体处理一下,然后顺便烤一顿瘦肉,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夜色下,火光是很容易引来猛兽的。
  原地驻足了片刻之后,苍玄庭爬上了一颗枝杈较多的大树,然后揭开背后的包裹,从中取出了一点干粮吃下。
  夜晚的森林并不宁静。比起白天,这里更加的可怖阴森。不时传来的兽吼和咆哮让枝杈上的苍玄庭难以入睡,他必须保持着最高的警觉,以防突然到来的危机。
  直到半夜,他才开始渐渐进入睡眠。
  昏昏沉沉之中,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将他惊醒。
  低头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接着夜色看到的场景顿时让苍玄庭的寒毛根根竖起,真正的毛骨悚然。
  只见月色下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爬虫在移动着。那些拳头大小的黑色虫类,形体和蚂蚁类似,只不过它们要比蚂蚁大上百倍。
  它们先是围在那头魔狼尸体的四周,然后像是受到命令般地蜂拥而上。然后沙沙的声音发出,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巨大的狼尸变彻底地消失在了原地。血肉、内脏、骨头,它们像是一群清道夫一般,就连血液也没有留下一滴。
  “食尸蚁!”苍玄庭心中惊呼一声,连忙拿下背后的包裹,从里面掏出了一包白色的药粉撒在自己身体四周的树干上。这白色药粉是一种常见的驱虫药粉,也是这些爬虫的克星。
  药粉散开之后,空气中洋溢了一股刺鼻的味道。而在地面的那些食尸蚁显得有些慌乱起来,它们开始四处乱串。
  过了片刻之后,地上的密密麻麻终于散去,不多时就彻底消失。这时候,苍玄庭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总算是松了口气。
  食尸蚁的恐怖,绝对不是他能惹的。就算是高阶的灵元师,恐怕也不愿意去招惹这些群居的肉食爬虫。它们的数目基本上都是数十万,甚至有的群体达到了万亿以上,简直可以用无穷无尽来形容。遇上这些东西,如果你不能摆脱,那结局就是死。
  苍玄庭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天就遇上了这玩意。这片森林的凶险,简直远超他的想象。不过纵然这样,他也没有想过退缩。不经历生死,怎么能够真正成长?
  第二天,凶险继续。整整的一天时间,苍玄庭遇上了三头体型一般的猛兽。一头魔狼、一头黄狮,还有一头红云豹。
  三头妖兽,三种不同的攻击类型。魔狼的利爪,黄狮的扑咬,还有红云豹的迅猛攻击。一番亡命的折腾之下,他的战斗经验直线上身。虽然到了黄昏之时已经满身伤痕,但是他的目光中却透露出了强烈的兴奋。
  骨子里的那股沸腾血液完全被引发出来了,浑身的战意激发到了最高点。夜晚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身上的抓伤,第三日,继续往森林内部行进。
  第一天的时间,苍玄庭走进森林两百米。第二天,他走进内部三里。在第三天,则是超过了五里。每日,他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直到七天之后,苍玄庭已经走进内部近二十里的距离。
  二十里的深处与边缘已经截然不同。这里的树木更加高大,气息更加阴冷,同时危险更是无处不在。别说是巨兽,就算是地面上的一只小小毒虫都足以致命。
  七天时间,苍玄庭在地狱边缘走了不下十遭。这样的环境下,锻造的不止是他的经验,还有心性也变得超乎常人。越是危险时刻,就越发的冷静。
  还有更加让人震惊的一点,由于长时间与猛兽的对战,让他身上慢慢地沾染上了一丝狂暴和凶残的气息。在这股气息之下,一般弱小的食草兽类根本不敢接近。一有感应,它们便慌忙逃窜。
  第七夜,苍玄庭同样是栖身在一颗高大的巨树之上。
  一双冷静的眸子静静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静静地盘膝在树杈上。经历过六个夜晚的煎熬之后,他学会了用修炼来消除疲劳。睡眠,已经变得可有可无。通过灵气的蕴养,他可以将自己的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同时,在修炼状态,他还分出了一部分的感知,用来防备任何突发的危险。
  深夜,兽吼和嚎叫更加清晰地传进耳中。苍玄庭不为所动地修炼着,内心一片宁和,感知囊括了方圆百米。
  “嗯?”就在这时候,他的身体猛地一震,骇然地睁开双眼看向森林内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