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机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机缘?不知是何机缘?”
  云白枫的话,让云天落有些疑惑。
  云家外家弟子,想要进入内家,有两条途径。
  第一个,只要年龄达到十六岁,便能够参加每年一次的内家弟子选拔,成为其中前二十名,便能够进入内家!
  第二个,二十岁之前,实力达到先天境,也能进入内家。
  进入内家后,个人所享受的待遇,直接是外家的十倍不止,地位也会大大的提高,到时候,即使你仅仅只是一个外姓弟子,云家外家嫡系弟子也会对你客客气气!
  最重要的是,将来如果在内家混得好,还有机会进入苍云山巅!
  对于云家弟子而言,只要进入过苍云山巅的弟子,统称为苍云精英,这类人,待遇比内家子弟还要高,地位,甚至能直接和护卫统领相当!
  对于大多数内家子弟而言,他们进入内家的方式,都是第二条,毕竟,二十岁之前,实力达到先天境,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只要天赋稍微好点,都能达到。
  而想要通过第一条途径,进入内家,却极为艰难,毕竟,云家外家,一共有五六百人,每年只在里面选择二十人,竞争力可想而知!
  以云天落目前灵动境第八层的实力,在外家虽然算是不错,但也绝对算不上顶尖,想要通过第一条途径进入内家,可能性并不大!
  “这个机缘,现在还不便和你多说,但有一点可以告诉你的是,和苍云山巅有关!而且,这个机缘,数年才有一次!”云白枫道。
  “和苍云山巅有关!”
  听闻此言,云天落心头一震,苍云山巅,对于云家所有年轻一辈来说,绝对是圣地般的存在,曾不止一次有年轻一辈进入其中回来之后,实力暴涨!
  不过对于在里面的一切,这些弟子都闭口不谈,而整个云家,也仅仅只有族长,家主,以及大长老三人有资格踏入其中,但他们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所以,对于年轻一辈而言,苍云山巅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既然和苍云山巅有关,我自然会尽力一搏!”
  这样的机缘,云天落自然不会放弃。
  “好,你能有这样的进取之心,舅舅也是极为欣慰!”
  云白枫的话,带着一股莫名的味道
  论起血缘关系,他是大长老的亲侄子,云天落母亲的堂兄,的确是云天落的舅舅,只是,
  一般情况下,云天落都是称呼他为家主。
  “家主,那啥,要不,我将这个献给家族,家族直接让我进入苍云山巅?”
  云天落拿出了那颗地冥魔蟒的妖元精丹,眨巴了一下眼睛,努力的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如果能凭此进入苍云山巅,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这是……妖元精丹?”
  看着云天落手中的妖元精丹,就算是云白枫,脸上也充满不可思议之色:“地冥魔蟒!这难道是天地玄灵万妖榜灵榜上地冥魔蟒的妖元精丹?”
  “嗯,怎么样,这东西,绝对能换一个进入苍云山巅的名额了吧?”云天落继续无耻的笑道。
  “好浓郁,好狂暴的妖元,这头地冥魔蟒的实力,至少达到了大妖王的层次!”
  感受着大厅中充斥着的天地能量,云白枫满脸震惊,同时也是带着满脸疑问,大妖王,那可是相当于人类大化丹境的强者,这样的强者,就算在整个大梁王朝也绝对是威名赫赫的存在!
  云天落当然看出了家主脸上毫不掩饰的疑问,整理了下思路,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向他陈述了出来。
  不过,两头妖兽争夺的神秘果子,以及另外一枚妖元精丹的下落,自然是推到了青浮剑派的身上。
  “没想到,李统领就这么牺牲了。青浮剑派,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听到云天落的话,云白枫脸上的杀机一闪而逝,而后,他将妖元精丹拿在手中,笑了笑,道:“这妖元精丹,的确是珍贵无比,其价值,也超过了你进入苍云山巅的价值,但家族规矩不能坏!你呀,就别打这个主意了!”
  听到他说李统领,云天落的心情,也一阵低沉。
  而当他听到云白枫说不能坏了规矩的时候,他差点没一把将妖元精丹从云白枫手上抢过来。
  “这妖元精丹,乃是我的私人物品,凭什么白白交给家族!”
  虽然他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就是想要坑点东西,不管最后家族给什么东西交换,他都是要将这枚妖元精丹,交给家族的,毕竟,这也是李统领临终的遗言。
  见到云天落的样子,本来云白枫是感觉到一阵好笑的,但听到家族高层这些年对他的态度这话的时候,云白枫顿时发出了一声无奈又有些愧疚的叹息,整个人一阵沉默。
  沉默片刻之后,云白枫说道:“这颗妖元精丹,对家族十分重要,你想要什么,只要家族能办到的,都会尽力满足你!”
  “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知道几件事。”
  云天落此时,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也沉默了一阵,而后,有些苦涩的说道:“我想知道,我父母是怎么回事,他们是死是活,如果死了,他们葬在哪?如果活着,他们又在哪?”
  这些年,看着自己的同龄人和父母一起的场景,他便会一阵神伤,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些年,他不受家族高层待见,甚至被他们厌恶,他隐隐感觉,可能和父母有关,但不管是谁,对于这件事,都只字不提。
  他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你娘名为云若芸,在你一岁的时候便死了,她没有墓地,就连尸体也没有保存下来!”
  “至于你父亲,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对于他的情况,我一无所知,就算你外公,同样一无所知!”
  云天落的问题,让云白枫神态也不由得有些黯然。
  他是云天落母亲的堂兄,这些年,他总能想起那个年少时跟在自己身后活泼的女孩。
  当年的事情,他虽为云家家主,但也无能为力,这些年,他也时常愧疚。
  “死了?没有墓地,连尸体都没有保存下来?”
  听到云白枫的话,云天落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十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堂堂云家大长老的女儿,死了居然连尸体都没有保存下来!
  平静了一下内心的情绪,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你的母亲,是自杀!至于整件事情,牵扯太多,现在你知道也没用!”
  摇了摇头,云白枫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手中出现了一个古朴的令牌:“这是进入万物谷三阁前两层的令牌,以后你可以随意进入!”
  “没什么事的话,你回去吧!等你的修为,什么时候达到化丹境,就有资格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这是族长亲自发话的,今天告诉你这些,已经是违背族长当年的话!”
  看着云白枫,云天落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看了眼桌子上的令牌,他拿进了手中,对云白枫行了一礼,而后离开了小院。
  看着云天落渐渐远去的背影,云白枫久久才发出一声莫名的叹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