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01 一件小事(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某国,某地,某夜。
  现代都市的花天酒地在这个夜里一如既往的迷醉而疯狂。
  一个略显偏僻的江边小地,一女三男四个年轻人发出放肆的笑声,尽情挥霍着他们的青春。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太刺激了,我,我笑不动了!”女孩看上去顶多十七八,脸上的妆怪异而夸张,耳垂和肚脐上穿了一排的小环,此刻显然是喝多了两杯洋酒,磕多了两剂迷幻药,双手紧紧抓着江边的栏杆脑袋徒自上下摇摆不停。
  三个男生相视而笑,笑容中有着轻车熟路的默契。
  “觉得怎么样?这才是人生,这才是享受,过去你那成天被关在家里学校读些无用书的生活,简直就是白活了一辈子!”一个金毛凑上前去,从背后搂住了女孩,上下其手享受着她充满活力的身体。
  “嗯,嗯,是啊,我前十七年都是白活了,这几天我才知道原来世界可以这么好玩!”女孩闭着眼睛,扭动着身体。
  “放心,只要跟着我们,保证你每一天都hight的像在天堂!”金毛看火候差不多,伸手滑进女孩的短裙就去拉下她的内裤。
  “咯咯,那里不行啦!”半迷半醒的女孩竟然还有几分清醒,笑着拔开了那只过火的手。
  “放心,把一切交给我,哥让你知道真正的天堂只有真正的女人才能享受到!”一个软钉子没有让金毛退缩,再接再厉又伸出了手。
  “嗯――我说不行啦!”女孩有些厌恶的用力推开了金毛。
  噗哧。旁边站着的另外两个男人一起发出嘲笑的声音,讽刺金毛的无能,这么一个小毛丫头都搞不定。
  “妈的!”被同伴嘲笑的脸面全无心头起火,金毛再没心情怜香惜玉,一个耳光将女孩狠狠抽倒在地“臭婊子还装什么圣女,你这样的蠢货天生就是该让人操的,哥今天就免费给你上一课,教你社会两个字到底怎么写!”
  沉重的耳光将女孩打出一米多远摔在地上,将酒和药全给打醒了,捂脸抬眼看见金毛那张狰狞可怖的面孔,哪里还是白天那个潇洒酷毙的帅哥?惊叫一声双手撑地就想逃走,却被金毛从后面伸手抓住她的长发一把拖了回来。
  “救命啊,救命啊!”
  “救命?”金毛冷笑:“你就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
  毕竟是城市,毕竟只是稍稍偏僻的江边,女孩的呼救和惨叫还是远远传进了某些人的耳朵。
  “有人喊救命,是不是落水了,快去看看!”一男一女约莫两个恋人闻声第一个赶到,却看到骇人的一幕,一个金发男人将女孩压在江边石栏杆上,不住耸动的腰身和女孩凄厉的惨叫纵使远远看去也足以让人明白那是一件怎样的暴行。
  “快去救人!”恋爱女推了男友一把,那男人正要显示一下自己的正义感,脚才迈出一步猛然发现案发现场还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身体肥胖,光看那体重一条胳膊都能压死瘦弱的自己,另一个没同伴那么夸张,但露在短袖之外地手臂却是出人意料的结实,看到那隆起的肌肉,傻子也能知道肯定是个练过的,自己上前挨不上三拳就得进医院。
  “去啊!”女人看着自己的男友迈出一步又缩回来,不禁急了,又推了一把。
  “他们有三个人,我去了也救不了人啊,还是快打110吧!”男人非常务实的取出手机,哆哆嗦嗦的开始按键。女人焦急气愤,却也觉得男人的话说的没错,恼得原地跺脚却是无计可施。
  “我就说你喊破喉咙也没用吧?”金毛很得意,已经过了好一会,没有任何人来打搅他。
  “呜――爸爸,妈妈,救我啊。”下体的剧痛和精神上的屈辱让女孩哭得声嘶力竭,这个时候最本能的想起了世界上唯一对自己最无私最无所求最愿付出一切的人。
  “爸爸?妈妈?哈哈哈哈,那两个老古董?不是说他们是世上最无味的人,不是一直碍手碍脚的家伙吗?现在想起喊妈已经晚了!”女孩无助的挣扎让金毛感受到极大的快感,死命进入最深处狠狠的爆发了出去。
  好像有人喊救命。一个中年妇女路经,好奇的转个弯探个头,一看之下直吓得亡魂皆冒,转头就跑,连提包落在了地上都没有发现。
  金毛已经爽够,闪到一边拉起拉链,看着胖子将女孩压在草地上继续猛干,笑骂一句小心把人家压死,转过头对短袖说道“就在这硬干,真的没事吧?”
  “他妈的!”短袖一个烟头砸到了金毛头上:“干都干了你才想起有事没事,早干什么去了?”
  “嘿嘿”那短袖好像是头,被骂的金毛只是笑:“有你公子哥出面,啥事摆不平,我不相信你吗?反正上次也这么干了也没怎样啊。”
  “给我小心些。”被戴上高帽,短袖也不好再说什么:“老头子上次已经把我骂得狗血淋头,说再有下次就放我自生自灭。”
  “怎么可能,你老头吓唬你呢,你可是独苗啊!”
  “哼。”短袖重重喷出了鼻音。
  “怎么回事?哪个娃喊救命呢?”一个不知道六十还是七十还是八十多老头颤巍巍的赶来了,一看到现场这还得了?抄起拐杖就要上前却被恋爱男拦住。
  “老人家你小心,我已经打了110,警察马上到,你别过去啊!”
  “你瞎了还是傻了,没看见那群畜生在干什么吗?”老头一跺脚,直愣愣的往前冲,恋爱男不敢用力拉,怕把老人拉倒出个好歹找上自己,连忙闪到一边。
  老头冲进现场却是岁月不饶人,心一急眼一花,没看清石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一时间爬不起来。
  按想到真有人敢来管闲事倒把场下三人吓了一跳,胖子一激灵竟然泄了!待看清楚是个没用的老家伙不禁气歪了鼻子,勉强又顶两下终究是一时硬不起来,只好骂骂咧咧站起身来,边系皮带边对着老头唾了两口,这种老东西打又打不得,骂又不解气,只能全当自己倒霉了。
  “胖哥,你真是一把锋利的刀啊!”看到胖子没两分钟就爬起来,金毛哈哈大笑的讽刺对方真“快”。
  “日!不知道哪的死老头,妈的真是晦气!”胖子又冲地上唾了一口。
  “来人啊,有闺女被糟蹋啦,快来人啊,附近有党员吗?”老头硬撑不起身,只能大声呼救。
  “党员?老家伙居然还有帮派?”金毛和胖子好异口同声像听见了火星语,直把老头不知当成了三k党还是真理党。毕竟“党员先上”这句口号在他们出生前就已经被“个人利益高于一切”的先进理念给赶进了历史的漩涡,湮灭无踪。
  “老家伙!你的观念过时了!现在自扫门前雪才是聪明的做法,像你这样摔个好歹的,你以为她爹妈能给你陪上医药费?”短袖见识比两个同伙多些,边说边慢条斯理的提着女孩的头发将她抓到自己面前,右手一捏她的牙关轻松撬开了她的嘴巴。不想吃两个同伴剩下的,他换了个玩法。
  第四拨被之前呼救声吸引的人到了,只有一人,一个年轻男性。
  “我已经打110了!”恋爱男再次展现自己的好意,回应他的却是一记沉重的拳击,顿时把他打得鼻血长流直跌出去。
  “他妈还真有傻b青年敢来管闲事!”金毛和胖子骂了一声,抡拳头就上,却同时感眼前一花,金毛咽喉剧痛,胖子挥拳的腋下也传来刺骨的疼痛,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两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废物!”短袖不得不中断他的享受,一脚将女孩朝闲事者踢过来,接二连三就是一阵跆拳道的脚踢。论身体素质,管闲事的青某人此时比常人还有所不如,唯一胜者只在经验老到,看准情况用身体硬吃了两脚虽然痛彻心扉但也抢进内圈,一记膝顶正中短袖尚在雄风不倒的要害,只听一声闷响一声惨嚎,短袖捂着下身仆街在地,原地打滚不止,指缝中流出红的黄的,好似打翻了颜料罐,显然受创甚重。
  “风――”脑后风声响动,青奋刚念一动,忽然心脏涌出一阵闪电般的剧痛,只一个瞬间就将他打倒在地。刚才虽然已经尽量减小动作,但还是引发了血族能量和内力的冲突。胖子和金毛哪想得到这些,不管原因只看敌人倒地就是打落水狗的时候,扔掉板砖嗷嗷冲上来就是乱踢乱踩。
  “嗡――”警车终于赶到了,胖子和金毛不敢逗留撒丫子就跑,金毛仗地形熟悉一阵猛冲转眼就不见了人,胖子却被一身肥肉所累,生生被抓。
  “快,快抓那坏蛋,救那小子!”整个场下唯一还有力气说话的只有老头,刚才一阵混乱,女孩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掉,两个男性则同样重伤倒地无力作为。
  “统统先送医院!”一时摸不清情况的警察领队一皱眉,作出了这个决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