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02 一件小事(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夜。
  一个小时以后。
  “你家到了,我送你上去吧。今天的事别想了。”恋爱男连口供都没录,看到警察来了他也不想凑热闹,径直将恋爱女送回了家。
  “我们分手吧!”沉默了一个小时,恋爱女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一路就在揣摩自己今天的表现到底会给女友留下怎样的印象,结果不祥的预感不幸成真了,恋爱男很气苦也很委屈。
  “我知道是刚才的事让你觉得我很没安全感。可你倒是说我该怎么做?冲上去吗?就算我被打个半死已经发生的事难道可以收回吗?难道可以阻止他们不继续侵犯那女孩吗?
  你这样对我很不公平!我可以明天就去学格斗,我保证只要我有能力,我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眼前,可你不能要求我今天为我能力之外的事情负责啊!如果今天这件事是有人落水,你难道觉得应该让不会游泳的我下水救人吗?这合理吗?”
  “你说的都没错。”恋爱男严密的逻辑没引起女友的丝毫涟漪:“我也没怪你。只是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如果设身处地换成我是今天那个受害者,我绝对不希望自己的男友甚至丈夫只是在一旁打电话,无论他有多么充足的理由。”
  “不会的,不会的。”恋爱男急急分辨:“对你对旁人怎么可能一样?如果是你的事,我就算命不要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恋爱女沉默了几秒钟:“对不起!你说的都对,但我已经无法相信你。”
  两小时以后。
  “诶,现在的社会啊!”从医院里到警察局里录口供的老头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发出这个感慨:“没有觉悟,没有道德啊!你说这风气是怎么会败坏成这样的?”
  “老人家啊”被他祥林嫂式的唠叨念得头疼,负责给他录口供的小青年终于忍不住了:“现在是法制社会。法制明白不?就是一切都要按规定按法律来行事。遇到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请呼叫警察,因为这是警察的工作而不是你的工作。如果你擅自行动造成一系列的不良后果是要负责甚至判刑的!”
  “啥?”老头闻言一蹦三丈高:“我见义勇为还要判我的刑?”
  “当然大部分情况下是不会。”小青年连忙解释:“我说的只是极端情况,比如伤害过当等。不过”小青年压低了声音“老人家我说句心里话,以后这样的事您真的少掺和,咱们不说判刑什么的,就说你自己要是有个什么闪失跌个半身瘫痪什么的,就算受害者家人和国家都会给你一些补偿,那不也得不偿失吗?”
  “可就看着俏生生个闺女被一群禽兽糟蹋,你能看得下去吗?”
  “那闺女又不你家的,关你什么事啊?”小青年嘀咕出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谁想老头闻言却是勃然大怒,站起身来拐杖重重顿在地上,怒吼一声:“我是党员!”
  三个小时后。
  医院病房,青奋受的都是外伤,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外加轻微的内脏出血,这让他非常伤心――不意间自己竟然已经弱小如斯。
  “您好!”病房门一推,意外走进一个鸭舌帽的女子,她亮了亮记者证:“我是新闻网的记者,谷佳,请问我能对您做一个采访报道吗?”
  五小时后。
  同一医院的另一间病房,短袖搞明白了状况正陷入几近疯狂的状态。青奋的一膝顶得太狠,送到医院已经没有办法,医生只能动手术摘除了短袖的睾丸。
  “我要宰了他,我要宰了他!”短袖大喊大叫,房门一开,走进一人低喝:“放屁!”
  “爸?你不是在。。。。。。”
  “闭嘴!”短袖父又是一声呵斥:“上次还没吸取教训,又给我惹这么大的篓子。要不是胖子和金毛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这次我都会被你害死!今天我来这的事情你谁都不能说,否则我将会相当被动。”
  “我知道,我知道。”短袖连连点头,随即露出凶狠的神色:“那个小子害我们张家绝了后,爸,一定不能轻饶了他!”
  短袖父再闻此讯,脸上肌肉也是一阵抽动,眼中神采闪烁好一会才克制下来:“自然饶不了他,不过当前要务是你的事!”一拍手,房门再开,走进一个夹公文包戴金丝眼镜的家伙“这是两广第一律师方律师,你这条小命还有救没救全看他了!”
  “什么意思?”短袖愕然:“不过是玩了个蠢女人,大不了给点钱再威胁一下,哪有这么严重?”
  “哼!”短袖父冷哼一声,不再言语,方律师走前一步。
  “公子,这件事已经被人捅到网络上去人尽皆知,你的身份也被曝光。想低调解决是不可能了。此时正当换届,你父亲的政敌肯定会抓住机会落井下石,你父子两人的政治生涯乃至生命都已经危在旦夕。”
  “真这么严重。。。。。。”
  “所以不可隐瞒分毫,你快将事情始末对我细细讲来。”
  。。。。。。
  “公子你真是。。。。。。太莽撞了!”处理过不少纨绔子弟捅到篓子,这么嚣张的还真是头一遭。
  “可还有办法?”短袖父语调里也难得带上了紧张。
  方律师沉吟了片刻:“事到如今也唯有兵行险招。万幸我们抢得时间先机,明天警察问讯之时你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金丝眼镜后方律师津光一闪“我要将原告打成被告,被告打成原告!”
  六小时后。
  守在病房外的警察接到上级命令,从此刻起严禁任何探视。政治博弈已经开始,被夹在中间的警察局这趟不想火中取栗,严守中立,十分公正的来办这个普通又不普通的案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