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皇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乾为天,初九,潜龙勿用。
  ―――――――――――――――――――――――――――――――――――――
  因为父皇去世而登基的你,就好像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所有那些默默无闻的普通皇帝一样,还没有创造出任何值得称颂的功绩,你所继承的这个国家也并不值得期待,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还是军事都非常落后,如果单纯从国力上来讲,只能用“一穷二白、民不聊生”来形容。
  不过你的帝王之路现在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着无限的可能,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后世对你的评价,路就在你自己的脚下,到底是成为唐太宗、汉武帝那样的一代雄主,还是成为夏桀、商纣、周幽那样的亡国之君,又或者是成为秦始皇这样毁誉参半的千古一帝,所有的选择只在于你自己……
  ―――――――――――――――――――――――――――――――――――――
  公元3035年,中国最大的游戏运营商斑龙公司忽然宣布,一款由他们公司完全自主研发的经营类虚拟现实网游《皇帝》正式上市!!
  十年磨剑,《皇帝》的横空出现,终于突破了之前的业界大亨联方公司所能达到的极限,历史性的第一次达到了百分之七十虚拟现实效果,之前联方公司的拳头产品《生活》所创造的业界神话,终于有了被人打破的可能,一个新的神话似乎正要诞生。
  与《生活》所开创的“小领主逐步发展模式”不同,《皇帝》采取了一种全新的理念――格局,只有心中格局才能决定一个人的成就大小,有能力的人就要背负更多的责任――这是斑龙公司老总的人生信条,也是他和他的公司最强烈的风格。
  所以在《皇帝》中,玩家们一进游戏就已经是一国之君,当别的游戏中的玩家还在为了自己领地的一砖一瓦而小心计算,一心为了将“领地”发展成“国家”而努力的时候,他们所要做的却是坐在群臣之上,关注民愿,俯渺众生,努力建设自己的国家,提升国家等级,站在一个更高层面的层面去看待事物,而不是津津于一乡一镇的琐碎小事。
  别人的终点只是我们的5200!】
  ――这就是《皇帝》的面世宣言,一种霸道中又带着无限沧桑的感觉……
  ………………我…………是…………分…………割…………线………………
  秋天,一向是凉爽和收获的代表,秋高气爽就是最好的描述,不过不要忘记了,秋老虎也是可以热死人的。
  张煌满头大汗的走在小区里,仅仅修建了不到三年的小区,就算是绿化做得很到位,也难免会有力不从心的地方,毕竟树木的生长需要时间,而葡萄藤也不可能栽种到小区的主干道中间,这是自然规律,就算是城管大叔也无可奈何。
  伸手擦了一把汗,只要一想到冰浸浸的酸梅汤,就会更加感觉到手里这个赠送的游戏头盔真的很重,超级重――张煌手里拿着的是最近马上就要面试的风云大作《皇帝》的专用游戏头盔,一个就要五千元……价格倒是也不算太贵(仅对于某人来说-_-|||),但是这东西戴到头上,脖子真的不会被折断吗?(澹
  “唔~~”有些痛苦的又擦了一把汗,对面忽然传来一个热情洋溢的声音:“小煌啊~~出去啦?”
  有些走神的张煌连忙定睛一看,却发现是一群老太正在小区的葡萄园乘凉,而和自己说的话却是住在楼下邻居黄大妈,一个很亲切的退休老太。
  “是啊~~黄姨,我去买了点东西~~”笑着打招呼,张煌有些无奈,这黄大妈人很好,就是有些罗嗦又爱管闲事,消息还特灵通。
  “嗯~~你们小伙子应该多跑跑,别一天没事老是闷在家里~~”黄大妈点点头,又习惯性的唠叨起来,搞得张煌不免有些尴尬,抱着游戏头盔也不好离开,最后还是乘老人家说累了换气的功夫才瞅机会赶快告辞。
  不过才刚走了两步,张煌忽然心头一动,面前的汽车、葡萄架、花园中有些刺目的土堆以及几只悠闲的小鸟从眼睛中一晃而过,他不免微微一愣,旋即轻声自语道:“火天大有,自助人助,万物所归……但……为何又是刚中有险?”
  有些奇怪的歪歪头,张煌微微沉思一下,又转头向着刚才老太们聊天的葡萄园走去,回到葡萄园,张煌找到黄大妈笑着说道:“黄姨,刚才有件事情还忘了给你说了,我觉得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挺浪费的,想把其中几间租出去,黄姨你人缘最好了,有时间帮我打问一下好不好?房租都好说了,就是租房子的人要稳妥点。”
  黄大妈为人热情又好管闲事,这种事情就是她的最爱了,闻言马上笑着说道:“就是就是,你家上下七间还有三个大厅,一个人住是好浪费呢,是应该租出去几间,房子里也多些人气……没事了,这事情我帮你打问,一定办得妥妥当当的,你就放心吧。”
  张煌的房子确实很大,复式二层,上下七室三厅将近六百平,他现在一个人住,晚上房子空荡荡的实在有些寂寞,不过这不是他忽然想要出租房子的原因,原因其实是……
  再次谢过黄大妈的热情,张煌提着那个超级重的游戏头盔,晃晃悠悠的向着b区七号走去,他的房子在十五楼,不过那不是“家”。
  ………………我…………是…………分…………割…………线………………
  晃晃悠悠的在自己的卧房中折腾了一下午,终于是腾出了一块足够大的地方,按照斑龙公司客服的说法,明天他订购的游戏仓就会送到――那个头盔只是赠品而已――满头大汗的活动一下胳膊,张煌看着乱七八糟的客厅有些发愣,大房子就是这点最不好,打扫起来绝对可以累死人。
  又埋头收拾了半天,正当张煌伸了一个懒腰,准备去厨房随便搞点东西填饱肚皮的时候,门铃忽然响起,张煌有些奇怪的走了过去拿起了通话器,疑惑的问道:“哪位?”
  通话器中响起了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或许是因为质量的问题,张煌一时间甚至有些无法分辨声音的男女,不过说话倒是很有礼貌的感觉:“你好,请问是张先生么?我是黄怡阿姨介绍来的,想和你谈一下租房子的事情。”
  黄怡?张煌想了一下,这才记起来,这好像是黄大妈的名字吧?居然这么快……
  有些意外的按下了开门键,张煌笑着说道:“好了?门开了吗……哦~~那就好,我在楼上等你们吧,1506号房间。”
  挂上通话器,顺手把房门打开,张煌快步回到客厅,三下两下收拾出一块空间,至少要让客人坐的下不是吗?
  刚刚把沙发摆弄好,门口就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响声,张煌站起身回头一看,却看到一高一矮两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嗯~~其实不该说俏丽,因为中间那个高个子是个留着短发男“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俏丽,或者是因为身材瘦削,所以显得有些单薄吧。
  转过身来,细细的观察了一下,男孩的长相只能说是眉清目秀,事实上作为一个男子来说,这样的长相在张煌看来稍微有些脂粉气了,不过那个女孩,却让曾经近距离见识过不少真正美女的张煌都泛起了一股惊艳的感觉!
  惊艳,没错……看着女孩静静的站在门口,身后恰好笼罩着西下的夕阳所泛出的残芒,形成了一种瑰丽的七彩光晕,张煌的感觉就好像是在欣赏一幅绝世名画,那是一种只存在于艺术上的颤动。
  ―――――――――――――――――――――――――――――――――――――
  这一刻,颜遥也感觉到了一种无声的悸动,眼前这个男子,虽然穿着一身休闲装,手里还拿着一堆杂物,但是却给人一种仿佛身着长衫,手握书卷,静立于满室墨香的书房中,轻吟着“逝者如斯夫”的洒然……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秒钟或者几分钟,一个声音忽然打破了张煌的惊艳感觉:“你好~~请问是张先生吗?”
  心神骤然一凝,张煌很奇怪自己怎么会这样一下子失神,甚至没注意到说话的到底是那个人,暗自疑惑之余,还是笑着说道:“没错,我是……你们两位就是黄姨介绍来租房子的吗?请进来坐吧。”
  门口的女孩嫣然一笑,顺手拉着男孩走了过来,看到这个细节张煌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等到两人在沙发上坐稳之后,才笑着说道:“既然你们两位是黄姨介绍来的,那当然什么都好说了,不过请原谅在此之前我要先问一个很私人的问题,请你们不要介意。”
  两人闻言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女孩非常淑女的微笑说道:“没问题,张先生你问吧。”
  女孩的声音和她长相一样好听,有一种非常婉约的感觉,张煌闻言微微一笑,然后平静的说道:“是这样的,我想知道你们两位是男女朋友吗?”
  听到张煌一开口的问题,那个男孩脸上顿时闪过怒容,冷声哼道:“你……!”,倒是女孩比较平静,一伸手就挡住了男孩继续说话。
  张煌见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请不要介意,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也无意冒犯两位,但是还请你们原谅……因为某些私人原因,我的房子不方便租借给情侣或者夫妻,我只想给一些单身的朋友租借……之前忘给黄姨说清楚,如果因为这个让你们白跑一趟,那真的很不好意思。”
  听到张煌这样说,男孩这才变得平静下来,但还是转过头去不愿意再看张煌,而女孩则温柔的笑着说道:“张先生,你不用担心,我们两人是好朋友而已,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这次也是打算各租一间房子,呵呵~~其实……”
  女孩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过还没说完就被张煌笑着打断道:“不是就没关系了,黄姨介绍的人我信得过……如果你们不介意合租的话,那么我这个房子是每间每个月五百块钱,只要不是故意浪费,水电暖等等费用一概不另行收取,唯一的要求是要保证自己房间的卫生并且最好不要带太多朋友回来,当然了必须要强调的一点就是不要留异性朋友在房间过夜!”
  似乎很看不惯张煌的样子,男孩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微带沙哑的说道:“你这个人真有意思,自己住在这里都是和人家异性合租了,却不准许别人带异性朋友回来。”
  对于这样的抱怨,张煌只是微笑着侧侧头:“首先,这是我自己的房子,不存在‘合租’的情况……另外真的是因为一些私人原因,我并没有勉强两位的意思……”
  男孩有些发愣,似乎没有想到张煌在看到自己同伴之后还能说这样带有原则的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呢,以往那些男人看到他同伴的美貌,总是马上表现出百分之一千的绅士风度,恨不得直接贴上来,什么样的要求都不会拒绝,可是这家伙……
  ――真是有意思啊……
  旁边的女孩温柔的笑了起来:“没问题的,张先生,你的条件非常优厚,在这附近的房子单间一般都要800块钱一个月,水电暖还是另算,那我们现在就签订合同吗?哦~~似乎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唐愫,这是我朋友颜遥,我们都是滨海大学的……新生,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合同吗?”
  新生?新生就敢跑出来租房子住?回想起自己当年“悲惨”的住校生活,张煌有点小纠结,orz……这到底是我out了,还是现在的年轻人太超前?
  ………………我…………是…………分…………割…………线………………
  在这个网络超级发达的时代,签订一份合同实在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不过张煌刚和自己的两位访客签好了协议,正要让他们去选择房间的时候,门口忽然又传来一阵喧哗声。
  “哦~~好漂亮的大房子啊,我很喜欢这里~~”生硬的声音传来,三人忍不住同时抬头向门口看去,却一眼看到了一个金发碧眼大胸脯,穿着相当性感的西方美女。
  “哦~~你们就是我的室友了吗?”同样注意到了三人,金发美女仿佛一阵风般的跑了进来,马上就给唐愫一个大大的拥抱:“哦~~好漂亮的gril~~我喜欢~~”然后紧跟着拉住了刘彦:“哦~~好清秀的boy,我喜欢~~”
  非常奔放的热情,纵然同是女性都把唐愫拥抱的满脸通红,更不要说boy颜遥了,一时间两人都是面红耳赤,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而这时候金发波斯猫已经凑到了张煌身边,伸手非常挑逗性的在他的胸口上划了一下,然后一把搂住了他,大声的笑道:“哦~~你的胸肌好发达啊,强壮的男人~~我喜欢~~”,一边说着,一边还故意磨蹭了两下。
  不得不承认,这个金发美女的“胸”器也很发达,被她一把抱住,感受着胸前传来的柔软,张煌差点流鼻血,还好他也算是久经考验,总算是勉强忍住了,没像前面两人那样失态。
  “那个,请问你是……”轻轻一退,看似好不容易的从金发美女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张煌满头雾水的问道,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眼前这个性感波斯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对面,金发美女奇怪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又奇怪看了张煌一眼,然后这才好像想起什么一样,轻跳一下大声说道:“哦~~我都忘记了,请问你们谁是房东啊?我是来这里租房子的……”
  租房子?!这美女也是来租房子的!?
  张煌有些诧异的眨眨眼,自己才给黄大妈说了不到五个小时,居然就冒出来了两拨租房子的人,其中居然还有一个外国人,这……这是什么人际关系网啊!!
  一脸大汗的擦擦额角,张煌下意识的说道:“哦~~不,我咋也哦上了?那个……我就是这里房东,请问你……”
  结果张煌还没说完,门口就传来一个充满了阴柔的声音:“艾琳~~人家不是叫你等等我吗?”
  三人又吓了一跳,齐齐抬头往门口看去,却看到一个感觉比颜遥还要奶油的boy,一脸大汗的站在门口――大热天的西装革履,这家伙也不怕中暑了――虽然是在貌似生气的大喊,可是他的动作还是给人一种有些女性化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对兰花指,这已经不是奶油,而是有些娘娘腔了
  “请问你是……”这已经是张煌今天第n次说出同样的这四个字,在他的记忆中他好像从来那一天会像今天一样这样频繁的说出这四个字。
  可惜了,门口的娘娘腔却直接无视了张煌的存在,径自走到金发美女面前:“艾琳~~人家已经在希尔顿酒店订好房间了,你那边去住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来这里租什么房子啊?”
  结果金发美女闻言,很是没别扭的一转头:“不要~~住酒店的话,没有生活的感觉,我不喜欢那样感觉,如果那样我这次出来就没有意义了!!”说着一转身就朝房间里面跑去:“呵呵~~出租的房间就在里面吗?我现在就去挑一间我喜欢的~~”
  见此情景,那个有些娘娘腔的男子一边大喊一声:“艾琳~~等等人家~~那人家也要住在这里”,一边马上就要起步追上去。
  这男子一口一个“人家”的,这边张煌顿时暴汗,见状连忙开口说道:“那个……先生……我的房子好像还没答应租给你们吗?”
  男子闻言脚步一停,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来:“什么?哦~~不就是房租吗?给……”说着从怀里摸出厚厚一叠纸币:“这是一万块,两间房子一个月各五千,这样的房租你同意了吧?”
  那个……这好像不是钱的问题吧……
  张煌被这话雷的不轻,不过很遗憾,人家帅“娘”根本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已经转身追着金发美女而去,只留下张煌三人傻傻的站在客厅里。
  “那个……你刚才不是说房子是不能租给情侣的吗?”良久之后,一个微带讽刺的沙哑声音忽然响起。
  张煌一听顿时毫无表情的转头看了他一眼:“他俩这情况……好像不算是情侣吧?”,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眉清目秀的家伙老是喜欢针对他,让张煌微微有些不太高兴。
  这时候,又是那个温柔女孩打岔:“呵呵~~看来他们好像已经选好房间了……颜遥,我喜欢一楼靠门的那一间,你让我住好不好?”
  张煌的这套房中,房间布局是上四下三,既然楼下的三间都被人选了,那么那个叫颜遥的家伙当然就只能住在楼上了,一想到自己居然要和这个家伙同时住在楼上,张煌不免微微撇了一下嘴,而这时候颜遥已经点点头向楼上走去。
  这时张煌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大声嘱咐道:“对了,楼上的左起第一间是我的房间,右手靠阳台的那间你也不要进去了,就在其他两间里面挑吧。”
  叫颜遥的男生闻言,顿是没好气的撇撇嘴:“知道了~~事情真多~~”
  对小男孩的吐槽张煌自然没感觉了,不过他忽然想起来――自己明明没有听到门铃响,也没有去开门,那么这个艾琳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也许是别的住户给他开的门吧?”很快整理出来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不过张煌并不知道……
  就在落日的余晖刚刚没入地平线的一刻,云翔小区b区七号楼的电梯忽然莫名的开合了一下,紧跟着电梯间的日光灯就一闪一灭,一闪一灭,诡异的闪动起来,过了好半晌才稳定下来,但这时灯管中射出的那种惨白的光芒,却给人一种阴寒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