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走马夺将(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坤为地,初六,履霜,坚冰至
  ―――――――――――――――――――――――――――――――――――――
  听到张煌同意进行“走马夺将”,顿时引起了禁军士兵们的一阵欢呼!臻国实行的是募兵制,但凡参军者,多是血气方刚之辈,这样赤裸裸强者为尊的挑战,才是他们最喜欢的事!
  站在高台上,看到下面的士兵在那里发出忘情的欢呼,完全没有了那种严谨的队形,张煌只是宽容的笑笑,不过这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其实带着一丝小小的因为意外而引起异样。
  就在刚才士兵们发出欢呼的同时,张煌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系统提示:
  “叮~~玩家所行引起了士兵们的好感,臻平公受到士兵拥戴,触发并完成300环隐藏任务链《天命》第二环,获得奖励――金钱80银,经验值150,武略属性+1,臻国声望提高1点,臻国禁卫军团士气提高1点,恭喜玩家~~”
  居然又莫名其妙的完成隐藏任务链的第二环,张煌顿时有些诧异的眨眨眼睛,同意“走马夺将”会让禁卫军团的士气提高,这个他倒是不感到意外,看看底下的情况就明白了,但是居然还会同时提高国家声望,这就是在有些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这到底是什么理论啊,难道说是因为“君主贤明”吗?
  不过这时候明显不是探究究竟的时候,在张煌同意了自己的请求之后,牛德宝已经晃着胳膊趾高气昂的从高台下走下去,一脸凶悍的站到了禁卫军阵前,而后粗声粗气的沉声喝道:“臻国都尉牛德宝在此,那个敢来挑战!!”
  一听这话,张煌很有一种以手覆额的冲动,这丫的真把这个当成了江湖上打擂台不成,还“那个敢来挑战”,实在是评书演义听多了啊。
  倒是禁卫军团的士兵们反而没有在意这种说法是不是匪气十足的问题,看起来当兵都吃这一套,闻言只是一阵短短的沉默,紧跟着就有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摇摇摆摆的走了出来。
  “呔~~那汉子……休得猖狂,且让老汉我来掂一掂你的份量!!”手中长刀虚空挥了一下,壮汉瞪着牛德宝厉声喝道,不过他说的这话倒是有意思,不但自称是“老汉”,还只是“掂一掂份量”?
  张煌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已经认出来这个自称“老汉”的家伙,正是之前第一个出头发牢骚的家伙,看看他粗壮的双臂,张煌不觉轻轻点下头,这家伙看起来倒也像是一块材料。
  见到有人出来迎战,牛德宝也不多加罗嗦,马上一声暴喝,就势扬起了手中的大关刀,劈头盖脸的就砍了过去。
  那壮汉见状不由的微微一愣,估计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家伙,居然什么规矩都不讲的抬手就打,不过他敢站出来倒也真的有几分本事,虽然被牛德宝打得有些措手不及,但却并没有显得慌乱,反而一脸沉着的抽身后退,同时手中长刀掠空而起,随着嘭嘭两声闷响,轻而易举的就击碎了牛德宝撒出的刀花。
  看到这壮汉举重若轻的一刀,牛德宝顿时双目一亮,马上双手一错,大关刀洒下一捧亮雨,就这样迎面罩向了壮汉,那壮汉却也不甘示弱,面对如花刀影,一声低吼手中长刀大开大合,就这样毫不迟疑的正面迎了上去,两人顿时杀做一团,你来我往的交手十数招不分胜负,却看的张煌有些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种局面和他想象中牛德宝轻松拿下的情况可是小有差别了。
  只是双方这样一个鏖战,牛德宝顿时有些吃亏了,人说长兵器是“一寸长一寸强”,可那说的一般是长枪长棍之类的“长武器”,而牛德宝这把大关刀长倒是够长了,但是那份量也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在短时间内拿不下对手,对自己的体力就会造成极大的负担了。
  牛德宝自己自然也很清楚这一点,于是又打了几招,他忽然猛攻数刀乘势跳出战局,然后大声说道:“你这汉子步战确是一把好手,但沙场斗将多考较的是马上功夫,你可敢跟我上马一决雌雄!”
  对面壮汉闻言不觉微微感到有些迟疑,他就是一大头兵出身的兵油子,身上一辈子都没有装过二两银子,哪懂得什么骑术马战?
  只是正想要开口拒绝的时候,壮汉却一眼看到对面牛德宝满脸鄙视的表情,不由得一时间热血沸腾,居然脱口而出:“有何不可!我们这就上马再来打过!!”
  有了这话两人自然暂时罢手,片刻之后在张煌的安排下两匹战马被带入场中,这倒不是臻平公帮着某人欺负人,只是他也想看看两人的骑战功夫,正像牛德宝所言,沙场斗将主要比较的毕竟还是马上功夫,步战再强也是小道,你看只要是两个牛人见面那肯定是纵马厮杀,总不可能抱一起满地打滚玩摔跤吧?再说了……万一需要百里奔袭的话,你难道还打算开着11路跑去?
  战马带到之后,牛德宝二话不说翻身上马,轻车熟路的动作非常自然的表现出他扎实的基本功,看的张煌心里不住点头,不愧是著名的抗元英雄之一,这一身马上功夫委实了得!
  相比之下那个壮汉就差远了,只看他上马时笨手笨脚的样子就知道他不熟马战,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通马术,让张煌不觉微微暗自摇头――身为禁卫军团一员,居然连基本的马术都为训练过,看来这臻国的禁卫军团真的是就算是精锐也有限啊,难怪只是一个低级兵团呢……
  驰马扬鞭,这时候牛德宝的大关刀终于不再是累赘,那种如山如涛的骇人再次浮现,一刀斩下犹如寒光破空,当年那啸傲樊城的忠贞猛士再现人间!
  另一边那壮汉此时却颓势尽显,他本身就不精于骑术,手中长刀也不适合在骑战中使用,这时候动作僵硬生疏,甚至给人一种手忙脚乱的感觉。
  蹄声,雷动;马过,人分……
  一招!仅仅就是一招!!
  牛德宝手中大关刀悍然横扫而出,带着锐利的呼啸向着对面壮汉斩去,却在临体的瞬间忽然一翻,用刀背重重的砸在了对方身上。
  只见寒光一闪,嘭的一声巨响,在战马冲击力的作用下,壮汉的防御就像是饼干一样的被粉碎,虽然因为牛德宝已经手下留情没有被当场斩为两段,但整个人都被这一刀直接“拍”到了半空中,噗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口吐鲜血的翻滚两下,就这样直接昏迷不醒。
  狂野的一击顿时好像鞭子一样重重的抽在了一众禁卫军团士兵的身上,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喝彩声霎时间消失,整个大校场上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好像傻了一样的看着犹自趴在校场中心昏迷不醒的壮汉。
  轻抖缰绳,在战马的长嘶中牛德宝悍然转身,就这样静立在千军之前,伟岸的身形长刀如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