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想娶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和夏景明完全不同。
  她眼里的夏景明,不说话的时候像个冰雕,说话的时候像冒冷气的冰雕。
  她眼里的白衣男子,不说话坐在那里,像轻风伴着春日融光。
  她继续看着白衣男子。
  脑子好像清楚了些。
  就像是在冰天雪地里,遇到了一个烤着火的石屋,被冻坏的脑子恢复了一点点。她后退一步,不再拦着夏景明和苏眠夫妻对拜,“往后我尽量不缠着你了。”
  她曾以为。
  她和他之间,若有一百步,他走五十步,她走五十步,欢欢喜喜的奔向彼此,便是圆满。
  他不那么喜欢她,只是凑合着走三五步,她也愿意走剩下的九十多步。
  他不愿意走,她可以一个人走完一百步。
  后来才知道。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一百步。
  当她步履艰难的走了一百步的时候,发现两个人中间还是隔了一百步。
  她又往前走了一百步,发现隔了两百步。
  越走越远。
  两人之间是无法触及的虚空。
  她能力有限,无法跨越。
  他是她的情深缘浅。
  她是他的轻于鸿毛。
  她是他的鸿毛,这件事情太让她难受了,所以她想逼着自己走出去。也许走着走着,就能遇见另外一个人,成为那个人的重于泰山。会有这么一天么,也许不会。
  但她要先出了这个困局。
  她武功不行,打不过夏景明。
  她不会法术,不能把苏眠变没了。
  她只能自己退。
  沉默许久的苏眠扯开了盖在头的东西,凑近夏景明。纤纤素手缠上他的脖子,牢牢勾住,踮起脚,递上一抹柔软。夏景明向来冷漠的眼如同冰山崩裂,笑意从眼底一点点的浮现,似冰柱上侵入了滚烫的热水。
  一向冰凉的他,瞬间有了凡人的温度。
  大掌落在苏眠的腰上。
  极其亲昵。
  苏眠的余光扫过金银花,带着不可一世的张扬,“离我男人远点。”
  她从不担心有人抢走夏景明。一个在夏景明眼里和苍蝇一样烦人的女人,根本不配当她的情敌。所以刚才一直没说话。
  可是,苍蝇总在眼皮子底下晃,真的很烦人,所以她要宣告主权。
  金银花哦了一声。
  然后退了一步。
  像被逼的节节败退的残将。
  在这种自取其辱的场合,她就算再怎么巧舌如簧,能言善辩,也是吵不赢的。
  突然。
  感觉有人在靠近。
  她回头。
  又见那身白衣。
  那人说话的声音和想象中一样温柔。
  他说。
  “我是白澈。陈国国师。”
  “我想娶你。”
  “可以么?”
  金银花觉得一片凌乱,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是不是中邪了,苏眠已经是他人妇了,你现在给她表白啥用也没,快赶紧坐回你的位子。免得跟我一样,被说的可难听了。”
  白衣男子目光一凝。
  眸光温和。
  他说:“我想娶你,金银花。”
  金银花比刚才还凌乱,“你一点都不了解我,求什么娶啊。”
  当然不同意。
  她想嫁给夏景明,夏景明不要她,那她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来个人就嫁。成婚可是大事儿,往后要荣辱与共,风雨同舟。喜怒哀乐系于一人身,生老病死不离不弃,马虎不得。
  相知才能相守。
  萍水相逢。
  娶个鬼啊。
  而且,为什么想娶啊。以前也有人,见第一面就说要娶她,那是图她好看。可是眼前这个人,白衣胜雪,玉树兰芝、风姿绝伦,怎么看都比她好一大截。
  难道是,可怜她?同情她?看着她眼巴巴的凑上去,被夏景明弃之如敝,心软了?
  可是同情一个人,就要娶她么?
  旁人都施舍钱财。
  他这是要施舍爱?
  搞不懂在干啥。
  白衣男子看她神情:“你不愿?”
  金银花:“嗯。”
  白衣男子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不恼不怒,也不失望,温柔的目光依旧落在她的娇颜上,声音如暮春的风,“那我再等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