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贪生怕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木屋外,在师傅的指点下,白枫开始修炼了起来。
  首先,盘坐静心让灵气从手中流入通过经脉流至丹田。
  这说起来很容易,但灵气一入体,白枫就感觉不对劲了,猛的睁开了双眼。
  二人不解的看着白枫,还是清婉凝道,“怎么了?徒儿。”
  皱眉,白枫解释道,“师傅,灵气刚进去就消失了。”
  放下小萝莉,清婉凝靠近了白枫,眉头微微皱起。
  如此进距离的靠近师傅,白枫春心有点荡漾,不是白枫好色,而是师傅真的是太漂亮了,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体香,闻一闻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脑子不由自主的还打算想下去,但理智的白枫直接插灭了这想法,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走了几圈,清婉凝最后盘腿坐在了白枫的对面。
  看着师傅坐在自己对面,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啊,用牙咬了咬舌头,白枫这才没让自己出糗。
  “双掌张开,掌心向我。”清婉凝吩咐道。
  白枫照做,然后,清婉凝对着白枫双手击了上去。
  顿时,白枫只感觉从双掌有着大量的灵气涌入。
  灵气一涌入便消失不见了,这让白枫眉头紧锁,自己这是不能修炼吗?
  正当白枫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经脉的变化,自己体内的经脉好像突然活过来了一般,没错,就是活过来了一般。
  在白枫的感受中,本来就经脉就如一块干枯的田,随着灵气的滋润,它开始长草了的感觉,很神奇。
  而清婉凝也感受到了这变化,灵气输送更快了。
  小萝莉在外边无聊的看着这一幕,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小萝莉索性自己也开始修炼了起来。
  当最后一条经脉似活过来一般,白枫高兴的睁开了双眼,顿时一惊,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临近入夜了,看着师傅脸色有点苍白,白枫连忙上前欲搀扶道,“师傅,您没事吧。”
  罢手,制止了要搀扶自己的徒弟,清婉凝道,“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随后目光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的小萝莉,清婉凝也是苦笑不得,捏了捏她的脸。
  这小萝莉真是太可爱了。
  紫竹涵顿时睁开了双眼,在师傅的胸部蹭了蹭,“师傅,好了吗?”
  白枫见状直接闭上了眼开始修炼,他怕他看下去,会忍不住流鼻血的,毕竟,这一幕,谁顶得住啊。
  “好了。”清婉凝回道,目光看向了白枫,只见他开始了修炼,然后问道,“灵气还消失吗?”
  “没有。”白枫答道。
  得到这回答,清婉凝笑了笑,总算没白费。
  接下来,吃饱喝足后,师傅便把自己交给了小师姐,让她带自己修炼,说实话,白枫很想拒绝,但无奈,在小师姐威胁的目光,白枫也不能说什么。
  “师姐,我接下来怎么做?”白枫坐好,拿出笔记询问道。
  “修炼要劳逸结合,天黑了,睡觉,如果睡不着,那就把气海填满。”说罢,白枫直接被她赶出了房间。
  白枫,,,,,,这小萝莉有毒的吧,看来还是自己摸索吧。
  想到这里,白枫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慢慢摸索了起来,至于睡觉,开玩笑,这么兴奋的事怎么可能睡得着。
  清晨。
  砰
  随着一脚踹门声,白枫高兴的从房间跑出,大喊道,“师姐,师姐,快来看,我填满气海了。”
  正在门前练刀的紫竹涵突然睁开了眼,瞪了一眼过去。
  这一眼,有杀气。
  正在跑的白枫突然止住了步,连话都噎住了。
  平常很可爱的小萝莉现在却有种可怕的个样子。
  “瞎嚷嚷什么,不就是填满了嘛,蠢。”眼中杀气收敛,紫竹涵摇了摇头一副你太蠢的样子。
  随着小师姐杀气收敛,白枫这才回过神来,楞楞的问到,“小师姐,你刚才练的是什么?”
  紫竹涵眉头一挑,“嗯,小师姐?”
  看着小师姐这似笑非笑的笑容,白枫立马改口道,“不对,不对,是师姐,师姐,师姐你刚才练的是什么?”
  改口后的白枫继续问道。
  “练刀呗,还能练什么。”紫竹涵摇了摇手上的刀。
  “太可怕了,小师姐,你练刀的样子也太可怕了吧。”看着小师姐手上的刀,白枫心有余悸的道。
  对着小师弟的屁股一脚踹过去,紫竹涵“和善”的说道,“小师弟,你说什么?”
  额,摔了一个狗吃屎,白枫浑然不顾现在的样子,立马改口道,“师姐,我说你太可爱了。”
  “哼。”对于这话,紫竹涵傲娇的哼了一声,算这小师弟识趣,不然,她一定要让他知道狗是怎么吃屎的。
  依旧没有受伤,白枫无所谓的站了起来,一脸好奇的盯着小师姐道,“师姐,你怎么会学刀呢?”
  对于这蠢问题,紫竹涵鄙视的看了小师弟一眼道,“当然是为了杀人啊。”
  当然是为了杀人啊,当然是为了杀人啊。
  如此血腥的话却被小师姐用轻松的语气说出,而且还理所当然的样子,这让白枫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了。
  看着傻呆呆的小师弟,紫竹涵吩咐道,“小师弟,别楞着了,给师姐我倒杯茶。”
  说着,紫竹涵惬意的躺在了一个竹椅上。
  白枫哦了一声,马上弄出了一壶茶来。
  看着有小师弟帮忙倒茶,紫竹涵感觉很惬意,这真是太舒服了。
  白枫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压压惊,然后才小心翼翼问道,“师姐,你练这个刀,杀,杀人,你不害怕吗?”
  瞄了小师弟一眼,紫竹涵不答反问道,“小师弟,你害怕吗?”
  想了想,白枫回道,“挺可怕的。”
  “啧啧,小师弟啊,你果然还是太嫩了。”抿了一口茶,紫竹涵慢悠悠的道。
  “嗯嗯。”白枫点点头表示自己的确太嫩了。
  “修仙一途,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说,杀人,你是必须要学会的,而且还必须适应,不然,最后死的会是你,反正你师姐我怕死得很,所以我不想自己死。”紫竹涵微微一笑道。
  怕死被说得这么的清新脱俗,白枫表示受教了,修仙想要活到最后一定要贪生怕死,而这种贪生怕死并不是那种贪生怕死,所以,这种贪生怕死未必是一件块事,所以,自己要做那个最贪生怕死的人,明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