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游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外港市。一个北方的港口城市,虽然说这里不像南方的大城市一样,但这里也有千姿百态的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到夜晚,万盏灯火大放光明,一幢幢高楼大厦顿时披上了宝石镶嵌的衣衫,一条条街道也都变成了皓光闪耀的银河。
  “踏~~踏~~”深夜的走廊里传来了走路的声音,似有似无。
  “嘘~~小点声”陈丽小心的冲着正抱着个圆形玻璃鱼缸走来的王敏说道,漂亮的手指抵在了泛着笑意的嘴上“别太大声,要是被宿管那个大暴龙听到明天又有的烦了”。
  被称为大暴龙的人是城南外港大学2号女生宿舍楼的宿管,肥硕的身材配合穿透力巨大的嗓门,几乎对宿舍里的所有女生都施展过武林绝学狮吼功。
  此时的2号宿舍楼里一片漆黑,唯有三楼的306寝室还微微泛着微弱的光芒,一群女孩儿坐在一起,中间摆放着六只白色的蜡烛。王敏吐了下舌头调皮的道“这也不能怪我啊,走廊里这么黑况且我还抱着个装着水的鱼缸,走路怎么可能没有声音。”
  “切~你怎么不说你力气小,这么小个鱼缸都拿不动。”说话的人叫杜婷婷,是这个宿舍的大姐大,平时总是装作一副很社会的样子,但为人豪爽总是替宿舍里的其他姐妹出头。
  “那人家是个女孩子嘛,肩不能提手不能挑你要行的话你怎么不去。”王敏撅着嘴把鱼缸放在六只蜡烛的中央。
  坐在蜡烛边上一个带着眼镜的女孩刘文这时也说话了“好了,不要闹了都快坐过来当心一会被大暴龙听见。”
  看着众人都坐在蜡烛周围刘文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小瓶子,里面装着红褐色的不知名液体。
  “这是什么?”王敏问道。
  “尸油”
  “呕~真恶心,你怎么会有这个。”
  “网上买的,现在网络这么发达除了人其他的都能在网上买到,买家说这是从泰国带回来的绝对是真货。”
  “尸油”一般出现在南亚大部分地区,是一些法师从死去的处-女或者孕妇的尸体上提炼出来的,用白蜡烛在尸体的下巴烧一段时间之后尸体会分泌-出油脂,收集起来放进瓶子里,据说有增运、辟邪、旺丁、旺财等等作用。其中最霸道的莫过于婴儿的尸油,如果婴儿在母亲体内夭折,或者一出生便死去的话,其遗体就特别有灵气,炼制出来的尸油功效最强,还有一些人可以用尸油做出香水,这种香水味道最是迷人让人欲罢不能。
  “你要用它干什么?”王敏看着刘文随手递过来的那瓶尸油往后靠了靠摆手让刘文不要拿过来。
  “我听说如果在午夜喝下尸油的话就可以实现愿望,所以今天准备试试看。”
  “呕~看着就恶心还要喝?开什么玩笑,在说你这么一小瓶我们四个人怎么用。”王敏干呕着看着刘文问道。
  陈丽也点头同意王敏的话“是啊是啊,光是看着就够了还要喝下去,万一中毒的话三更半夜的我们怎么办。”
  此时刘文也有些打退堂鼓了,虽说这个注意是她想出来的东西也是她买的,但是看着眼前的这个东西他也有些踌躇,也有些不相信这东西如网上说的那般神奇,如果真的有毒的话麻烦就大了。
  大姐头杜婷婷这时说道“你们这个表情干嘛,这不是有一缸水呢嘛,我们就把这小瓶尸油倒进水里稀释一下,然后我们每人喝一小口就可以了,就算有毒也没有多少作用了。”
  刘文眼睛一亮“对啊,还是大姐头聪明,我们就这么试试要是成功了呢?”
  王敏和陈丽也觉得这个注意还不错,虽然冒着风险但是谁又知道能不能真的实现愿望呢?他们可都是有着美好愿望的年纪。
  此时屋子里出奇的安静,每个人都想着一会要许什么愿望。
  “滴答~滴答~”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到了午夜,众人看向刘文,刘文的手颤抖着拔开了装着尸油的小瓶子的盖子,缓缓的倒进了之前放在蜡烛中间装着水的鱼缸里,顿时清水中有着滴滴油花翻腾雀跃。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肯第一个喝下去。
  “我来,真是的不就是喝一口吗至于这么害怕吗。”杜婷婷大声说道,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于是捧起鱼缸凑到脸前,看着因为密度不同而飘在上层的油脂一股令人作呕的感觉从心底诞生出来,她吞了吞口水,看着周围几人都在望着自己,狠下心来闭着眼睛把鱼缸放到嘴边仰头喝下一口然后艰难的咽下。
  “有什么感觉吗,想不想吐?”王敏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的问道。
  杜婷婷强忍着恶心努力平复着呕吐感说道“你试试就知道了。”说完便不在说话了。
  王敏小心翼翼的捧起鱼缸喝了一小口,顿时感觉有种说不清楚的味道,黏黏-腻腻的好像还有种淡淡的腥味。随即拿给右边的刘文,刘文也喝了一小口就马上给了陈丽。
  待到众人喝完,屋子里又陷入一阵寂静,杜婷婷这时开口问道“是不是都已经许完愿望了?你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表示自己除了恶心之外没什么感觉。王敏抱怨道“什么嘛,说什么能实现愿望,结果除了恶心之外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还骗人喝这么恶心的东西。”
  “可不是嘛,卖我尸油的人说的煞有其事好像自己经理过一样,结果被骗了真是气死人了,明天我一定要找那个人说理。”刘文一脸气愤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陈丽说道。
  “还能怎么办?睡觉!”杜婷婷一边狠狠的使劲喝水一边说道。
  于是众人也同杜婷婷一样喝了一肚子水,直到恶心感没那么强烈了才爬到床铺上各自睡去。
  深夜,苍白的月光照进房间,照在了杜婷婷的脸上,使她本来就白-皙的脸蛋更加白了几分。杜婷婷睁开双眼,也许是因为刚才水喝的太多了些现在有些尿急,便起身想出去上厕所,因为学校规定10点之后所有寝室必须熄灯断电所以打开寝室门之后,望着漆黑而深邃的走廊心里突然开始害怕起来,以往自己的胆子是很大的像这种半夜起夜的事情换做平时自己会好不犹豫的一个人去,但是今天不知为何心里那种害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平时一眼就能看见尽头的走廊但现在不之为何怎么也看不到尽头好像被迷雾遮挡一般,而那迷雾的尽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杜婷婷把门关上迅速的爬上床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奈何尿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无奈的她之能叫醒其他人陪她一起去躺厕所。
  “陈丽——陈丽,你睡着了吗?起来陪我去厕所好不好?”叫了好一会也没有将陈丽叫醒,于是她又去叫其他人。可是却怎么都喊不醒,不甘心的杜婷婷起身想要把其他人叫醒,但是怎么摇都不醒来,就像是喝下了安眠药一样,望着呼吸均匀的众人,杜婷婷狠狠的深呼吸了几次,鼓起勇气走到门边把门打开。
  “杜婷婷你一定行的不就是去躺厕所吗,你经常去啊,不用怕你可以的。”于是鼓起勇气走了出去慢慢往厕所走去。
  “呼——我就说嘛什么事情都没有。”杜婷婷吐了口气,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厕所发现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方便之后借着月光在水房洗手时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色异常的苍白毫无血色,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表情突然感到一阵心悸,自己的脸怎么突然之间变的这么陌生,镜子里的那个自己正似笑非笑的看着镜子外的自己,杜婷婷感觉自己的五官正在慢慢的变化,变成了一个自己从来都没见过的人,此时正凶恶的看着自己嘴角泛着冷笑。
  而此时的杜婷婷如果能看到自己的表情就会发现自己此刻也如镜子中的脸一样有着凶恶的眼神和嘴角的冷笑。杜婷婷此时恐惧极了很想马上回到寝室,但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如同被被定身咒死死的禁锢在镜子前甚至连眼睛都无法转动,她很想大叫但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仿佛有一只手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喉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看着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
  此时镜子里的那个人突然长大了嘴巴自己也不受控制的跟着张着嘴巴,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巴越长越大,大到一个恐怖的程度,杜婷婷感觉自己的嘴如同被一双手用力的扯着嘴巴而且越扯越大,她能清楚的听到下巴脱臼的声音以及嘴唇被活生生撕开的声音。
  剧痛充斥在杜婷婷的大脑和每一根神经里而她却无计可施,此时的她很想昏过去也许昏了就不会痛了,但是却不之为何越想昏倒反而越清醒。泪水如泉水般从眼底流淌出来,鲜血喷溅在镜子上如同一朵朵盛开的鲜花,而镜子里的人竟然把手伸进了嘴里一把拽出了自己的舌头,而杜婷婷此时也不受控制般机械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握住了舌头。
  “不要——不要啊!啊~~~”杜婷婷毫不犹豫的活生生的扯下了自己的舌头,可能自己已经对疼痛感到麻木了这次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看着镜子里那个已经裂到而后满嘴鲜血的嘴巴和此时还握在手里的那一截舌头,她的眼底终于不在流泪了,而是流淌出了鲜血。
  此刻的杜婷婷已经麻木了没有了任何感觉仿佛一句行尸走肉般机械的抬起手来又活生生的撤下了自己乌黑靓丽的头发甚至连头皮都一起扯了下来,之后慢慢的把头发连带头皮一下一下的塞进自己的嘴里,全然不顾自己还在流血嘴巴知道全部塞进喉咙里,然后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眼里流露出满意的神色,配合着满镜子如怒放鲜花般的鲜血慢慢的欣赏着仿佛面前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件做工十分精美的艺术品不停的抚摸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