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王长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长生跟族老学习修仙知识的时候,学过让灵兽认主的禁制。
  因为囊中羞涩,王长生没有驯养灵兽,这一直是他的遗憾,今日难得碰到这只妖鼠,王长生便想将其认主,给枯燥的生活增加一点乐趣。
  他手腕一抖,捆妖索便将黄色老鼠扯到半空中。
  黄色老鼠口中发出“叽叽”的叫声,四肢扭动不已。
  王长生蹲下身子,口中念念有词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的双手亮起一阵耀眼的黄光,双手按在地上,两道耀眼的黄光顺着双手,没入地底不见了。
  下一刻,地面飞快石化,原本松软的泥土变成了坚硬的灰色石头,一块丈许大小的石板骤然成型。
  王长生取出一个瓷碗,口中念念有词起来,大量的蓝光凭空浮现,在咒语声中化为清水。
  他用匕首割破手腕,让鲜血流入装着清水的瓷碗。
  王长生用手指沾着血水,在石板上画下了一个长宽两尺的玄奥图案,一道法诀打在玄奥图案上面。
  玄奥图案顿时大亮,滴溜溜一转后,从石板上面飞了出来,一闪即逝的没入了黄色老鼠的体内。
  王长生感觉自己跟黄色老鼠建立了某种特殊的联系,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的手脚一下。
  认主之后,王长生法诀一变,捆妖索松开了黄色老鼠,黄色老鼠立刻往水池里的窟窿冲去。
  王长生单手一掐诀,黄色老鼠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倒地不起。
  野生的妖兽认主之后,野性难改,要慢慢驯化。
  王长生略一犹豫,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木罐,打开一看,一股浓浓的米香随之飘出,木罐里是一些晶莹剔透的蓝色米粒,散发出一股奇特的气味。
  黄色老鼠的鼻子轻嗅了几下,转过身来,眯成缝的小眼睛望着王长生手上的木罐。
  王长生淡然一笑,把木罐里仅剩的一点蓝色米粒倒在石板上,略一犹豫,他又捡回二十粒,装回木罐,冲黄色老鼠说道:“老实听话,以后每个月,我都给你一点蓝月灵米吃。”
  黄色老鼠并没有听懂王长生的话,不过它无法抵挡蓝月灵米散发出的异香,犹豫片刻,它朝王长生跑了过来。
  蓝月灵米是一阶中品灵米,三年一熟,石板上一共有十二粒蓝月灵米,是的,十二粒。
  儿行千里母担忧,每过一段时间,母亲柳青儿就会用省吃俭用存下的灵石,购买一些蓝月灵米,托人给王长生送来。
  王长生隔十天半个月才会吃一小碗蓝月灵米饭,日子过得十分拮据,要不是为了驯化这只灵鼠,他还不舍得拿出十二粒蓝月灵米呢!
  黄色老鼠三下五除二,就把十二粒蓝月灵米吃光了。
  十二粒蓝月灵米并未能填饱它的肚子,它竟然像人一样,用后肢站了起来,口中发出“叽叽”的叫声,似乎在表达什么。
  通过神识的沟通,王长生清楚的感应到黄色老鼠传来的渴望情绪。
  “分你一小半还不满足,真是贪吃鬼!”
  王长生轻笑了一下,取出十粒蓝月蓝米,放在手心。
  黄色老鼠够不着,略一犹豫,顺着王长生的裤脚,爬到了王长生的身上,窜到了王长生的手心,吃掉了十粒蓝月灵米。
  “叽叽!”
  黄色老鼠老实趴在王长生的掌心,尾巴甩来甩去,王长生能感受到它十分的开心。
  “你这小家伙肯定吃了不少好东西,瞧你胖的。”王长生一把抓住身材臃肿的黄色老鼠,轻笑道。
  “叽叽!”
  黄色老鼠叫个不停,似乎在抗议王长生嘲笑它胖。
  “好了,天色不早了,先跟我回家。”王长生将黄色老鼠塞到怀里,转身往外面走去。
  再过一年,他就要离开这里了,用不上这截灵脉,不过他还是施展土墙术,将洞口堵住了。
  出了山洞,王长生嘴唇微动了几下,足下凭空出现一朵白色云团,托着他缓缓升空,朝着远处飞去。
  回到莲花岛后,王长生又回到了枯燥的苦修生活当中。
  早上修炼法术,下午和晚上打坐修炼,日子比较枯燥,不过有了灵鼠作伴,比以前好过了一些。
  修真百艺,其中就有御兽这门技艺,不过王长生提前两年出来做事,对御兽这门技艺了解不多。
  他不知道灵鼠的名字叫什么,只知道它很喜欢吃东西。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一日大清早,王长生正在用早饭,灵鼠趴在桌上,津津有味的吃着一条黄花鱼。
  每次吃饭,王长生都会拿一些食物喂养灵鼠,慢慢赢得了灵鼠的信任。
  现在就是王长生赶它,它都不愿意离开王长生了。
  就在这时,王秋生突然走了进来,还没开口,看到桌子上的灵鼠,脸色一变,急忙说道:“九叔公恕罪,孙儿懈怠了,竟然让老鼠跑进来了,孙儿这就把它抓走。”
  说罢,他快步朝着灵鼠走来。
  灵鼠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口中发出“叽叽”的叫声,三两下窜到王长生的肩膀上。
  这可把王秋生吓坏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请罪,王长生就开口了:“你不用大惊小怪,这是我驯养的灵鼠,最近我的饭量大了,食物多半被它吃了。”
  “灵鼠!原来如此。”王秋生轻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孙儿还以为是哪里跑来的老鼠呢!不过话说回来,九叔公这只灵鼠跟寻药鼠颇为相似。”
  “寻药鼠!给我说一说这个寻药鼠!”王长生顿时来了兴趣。
  “寻药鼠,又名金瞳鼠,是鼹鼠的变异品种,体态臃肿,嘴尖,善于挖洞,嗅觉灵敏,能够轻易找到一些珍稀药材,经验丰富的采药人会驯养寻药鼠,用来寻找一些药草,孙儿家里经营草药生意,驯养了几只寻药鼠,这只灵鼠的体型特征跟寻药鼠差不多,若不是九叔公提醒,孙儿看到此鼠,一定要把它抓回去不可,一只经验丰富的寻药鼠在市面上值几千两银子呢!”王秋生娓娓道来。
  王长生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只灵鼠的能挖穿水池,原来它天生就善于挖洞和寻找灵药。
  “对了,你火急火燎的,出什么事情了么?”
  “二姑婆来了,就在外面呢!”
  王长生眼眸一亮,迫不及待的问道:“二姐来了?她在哪里呢!快带我去见她。”
  “不用了,九弟,我自己进来就行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响起。
  话音刚落,一名身穿黄色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
  黄裙女子的年纪在二十岁左右,乌发高挽,五官清秀,眉宇间露出几分英气,两只眸子明亮如星。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王长生的堂姐王长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