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周怡拜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欧阳凯的实力明显高出两人不止一两个档次,在避过两人的一个合招之后,欧阳凯的拳头就砸在了两人的身上,两人瞬间就被打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的二人纷纷吐血。
  “欧阳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周毅在那边欢呼。
  而与周毅交手的几个人见这边与欧阳凯交手的两人被打飞吐血,也纷纷放弃周毅朝欧阳凯这边杀过来,这让周毅瞬间没了对手。
  一时间,欧阳凯身边便围上了五六人,但是他丝毫不怵,就是牛栏山的光头都能搞定眼前这群人。
  尽管对方人多,但是欧阳凯依旧应对自如,只用拳脚与他们纠缠便妥妥的占了上风,
  数个呼吸之后,就只有欧阳凯一个人还站着了,对手全都躺在地上哎哟了。
  周毅走到众人身前,得意地说,“早提醒你们了,欧阳兄打你们很轻松的,你们不听,现在知道他的厉害了吧,还不快走,还要等着挨打吗?”
  躺在地上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爬起来跑了,刚开始交手那两人看着欧阳凯,抱手道:“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欧阳凯看了看,众人离去的身影,又看了看周毅,没有言语,转身离去。
  周毅满脸兴奋,“嘻嘻,打架的样子好迷人……”
  说完向欧阳凯的方向跟了上去。
  走了一阵子,欧阳凯停了下来,“何必跟着我?”
  “啊,啊?!”周毅有些意外,尴尬的从后面的树木后走了出来。
  “我不瞎!”欧阳凯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那个,捉山贼的三百两赏金呢,你别想私吞,我也是出了力气的!”为了缓解尴尬,周毅找了个话题,其实也是她本来找欧阳凯的目的,看了欧阳凯刚刚与众人交手后,这就不是她的主要目的了。
  欧阳凯取出从董县令那里获得的银子,全部交给周毅,“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闯什么江湖,还是赶紧回家吧。”
  欧阳凯见到周毅的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周毅是女扮男装,还有后来过河那次就更明显了,有哪个行走江湖的男人会这么轻易就哭鼻子的?
  “你怎么知道……”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穿帮了,改口道,“不要看不起女子,你娘也是女子,要是没有你娘,哪来的你。”
  欧阳凯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娘,从小就跟师父在山上生活,只知道自己有个未曾谋面的师娘,
  偶尔下山也只是去拜访师父的老友,那些人的弟子貌似也是从小就跟他们师父师娘一起长大的,好像也是只有师娘。
  他没有纠结这个问题,有没有娘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反正这么多年他也都过来了。
  “你的名字也是假的吧,葛大小姐!”
  周毅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我不聋!”欧阳凯刚刚听到了周毅跟那群人的对话,猜的。
  “那个,重新介绍,我叫周怡,不姓葛,之前在县城不是有意要骗你的……”周怡支支吾吾,眼色有点闪躲。
  欧阳凯倒是不在意,“江湖险恶,凭你这三脚猫功夫是闯不了,你还是回去吧,不必跟着我。”
  “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欧阳凯走了快一天,天都快要黑了,周怡还偷偷摸摸地跟在他后面。
  “谁说我跟着你了,我回家就是走这条路。”周怡有些不服气,嘟着嘴狡辩道。
  你回家有必要像个跟屁虫跟在我身后,我停你就停,我走你就走?打死欧阳凯他也不信。
  欧阳凯看破不说破,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转身进了树林里,他听到不远处有水流的声音,他的肚子饿了,要去找一些食物,另外天色不早了,要找一个地方过夜。
  周怡看了看天,又前后看了看,也跟着欧阳凯进了树林。
  果然,欧阳凯走了不久就看到了一条小溪,溪水还是很清澈的。
  在小溪边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清理了地上的树叶,看见后面跟上来的周怡,想了想,对她说:“你去寻些干柴,就在这儿生火。”然后欧阳凯就去寻觅食物了。
  树林里可以吃的东西还是挺多的,刚走出去没多久,欧阳凯就遇到了一只野兔,
  悄悄拿起地上的枯树枝,朝野兔的位置扔过去,没有看到野兔的身影,应该是打中了,轻声走过去,果然看到一只野兔躺在地上,
  捡起来看了看,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提走收工。
  在回去的路上,欧阳凯又发现了一只野鸡,又是一截枯树枝,不过这次野鸡没那么好运,被爆了头。
  当欧阳凯提着两只猎物回到溪边,周怡正在生火,最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看她满头大汗的样子,欧阳凯递了一个火折子给她。
  看着欧阳凯手上的火折子,周怡的脸都被气红了,“有火折子干嘛不早给我!”
  “哦,忘了!”欧阳凯没有多说。
  周怡气结,都不解释一下的吗,我都准备好原谅你了。
  看到周怡顺利生气了火,提起野兔和野鸡往小溪边走,他要清理掉猎物毛皮和内脏。
  烧旺了火,周怡有些好奇欧阳凯是怎么杀鸡的,刚走到河边,就看到野兔的身子动了动,她走过去看了看,问正在给野鸡拔毛的欧阳凯:“这只兔子是不是还活着?”
  “死了!”欧阳凯头也没回。
  周怡不信欧阳凯的话,抱起兔子看了看,然后朝欧阳凯说:“你骗人,它分明还活着!”
  欧阳凯没有说话,继续处理野鸡。
  过了一会儿,野兔已经醒了,周怡就更确定欧阳凯刚刚是敷衍自己,看怀中的兔子,觉得它有点可怜。
  “能不能不要吃兔子,它好可怜。”周怡决定询问欧阳凯的意见。
  “心慈手软是闯不得江湖的。”欧阳凯没有直接给她答复,而是回了这么一句话。
  周怡心里自然清楚欧阳凯说的是对的,看着兔子,又开声道:“我知道自己不适合在江湖上混,
  我这性子,也就是遇上你,要是遇上别人,估计被卖了还要替别人数钱,但是别吃兔子好不好?”
  这会儿,欧阳凯已经弄好了野鸡,回头看到了一脸期待的周怡,
  “去把它放了吧,这只鸡应该够吃了。”
  周怡一听这话,一时间喜不自胜,“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然后就抱着兔子往旁边的树林里面走去,口中还念叨着“小兔子啊,以后出来要注意安全啊,不要被坏人看到了,今天要不是我,你就要被坏人吃掉了。”
  欧阳凯脸色一沉,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答应放掉兔子的。
  拿着鸡回到火堆旁,用树枝插在鸡身上,然后放在火上烤,
  周怡看着专心烤肉的欧阳凯,眼里全是星星,不知不觉便失了神。
  不一会儿,淡淡的肉香便弥漫开来,“咕噜噜”,一阵声响惊醒了周怡,发现是自己肚子在叫,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肚子,自己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本来周怡的计划是拿了银子就回八里县的,所以没带吃的,但是没想到却跟了欧阳凯一整天,
  中午时候欧阳凯吃东西时,她没好意思出来问吃的,所以就饿了一路,现在闻到烤鸡的味道,肚子哪里还不抗议。
  欧阳凯也想起了周怡一天没吃东西了,但是他没做声,继续烤自己的鸡。
  “咕噜咕噜~”,周怡的肚子又响了起来,低头骂了句不争气的肚子,
  “咕噜咕噜~”肚子又响了,周怡有些尴尬,低着头尴尬的对欧阳凯说,“不好意思啊,肚子它不听……”
  “呐,烤好了。”周怡还没说完,耳边就传来了欧阳凯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眼前欧阳凯递过来的烤鸡,周怡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谢,谢谢。”周怡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一口咬上烤鸡。
  酥脆,这是周怡上嘴咬了之后对这只烤鸡的第一印象,接着便是嫩,香,周怡感觉自己爱死这只鸡了,要在这只鸡身上沦陷了。
  “嗯,好吃。”周怡吃出了声音。
  看了看周怡那糟糕的吃相,欧阳凯弄了个火把,就往溪边走,不一会儿就在周怡诧异的眼光中弄回了一条鱼。
  周怡没有吃到这条鱼,欧阳凯独自吃完的,吃完鱼的欧阳凯把青虹剑拿出来擦拭。
  擦拭青虹剑是欧阳凯每天必做的事情,自己没见过师父用这把剑,师父平时就算出远门也不会带剑。
  临终前师父才把青虹剑交给他,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青虹剑,这是师父交给他的最后一样东西了,珍贵异常。
  擦着擦着,欧阳凯的心思就飞到了雷鸣山,那里有他全部的回忆,又想到后山上曾经被自己糟蹋的野兽,欧阳凯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吃完了鸡的周怡看着欧阳凯手上的剑,只感觉寒意十足,异常瘆人,心中嘟囔,“果然,冷冰冰的人用的剑都是冷冰冰的。”
  忽然察觉到欧阳凯的微笑,好帅!又帅又能打!周怡又一次在欧阳凯身上失了神,死死地盯住他的脸,只感觉自己的春天到了。
  “咳咳!”感受到周怡那赤果果的眼光,欧阳凯收起笑容,瞪了她一眼,然后又继续板着脸擦剑。
  突然与欧阳凯对视,像是被发现偷吃的猫,周怡的脸瞬间就红了,耳朵热的不行,好丢脸,好尴尬!
  擦完了剑,欧阳凯将其收回剑鞘,转过身,“噔噔噔”,便跳上一棵大树的树杈上,找个舒服的姿势,眯上了眼。
  周怡跑到树下,对着树上的欧阳凯说:“欧阳凯,我要拜你为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