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情况转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付恩浩差点就选择当场死亡了,自己这个时空的爹什么水平,那可是当代书圣般的存在啊!
  自己就算是练一辈子的字,估计都写不出那种水平的字,除非他真的疯了。
  这萧皇也太狠了点,自己跟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竟然用权力整蛊自己,关键自己还不能反抗,宝宝心里苦哇!
  “你好好练吧,陛下让你参加中秋诗会,说不定你作出什么惊世之作,就会放过你也说不定。”
  把手中的字卷放在桌案上,杨升又接着说道,
  “这十来日,你的字还是有很大进步的,接下来就开始写文吧,这是柳圣当年在国子监写的文章,你看一下,争取在五日内写出这样的字体来。”
  柳圣也被称为萧国书圣,在先皇时期担任建议大夫兼任翰林学士,负责撰写诏书,后来历任左散骑常侍、国子祭酒、工部尚书等职,过世后还获赠“太子太师”的称号。
  柳圣的书法取匀衡瘦硬,追魏碑斩钉截铁势,点画爽利挺秀,骨力遒劲,结体严紧,有“柳体”之称。
  作为萧国最有名的书法家,其在书法上的成就仅次于前朝的王书圣,杨升拿来的文章是柳圣早年到国子监时写下的。
  “老师,学生有一事不明,陛下是如何知道我写的字……”
  这件事情他一直想不懂,貌似他所有的手稿都给他的妹子粉丝拿去了吧,萧皇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个惊天秘密的?
  “陛下是一国之君,要知道你写的是什么惊天骇人的字还不简单?”
  “不会是老师你……”
  上次在文英阁,杨升跟自己说有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想要他的手稿,付恩浩一听是妹子,想都没想就给了杨升。
  现在想来,坑自己的就是自己的老师杨升无疑了。
  “当晚陛下就在文英阁,你觉得给不给陛下?况且老夫也没骗你,最后你的手稿确实是到了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手中,京城大户欣家的小千金。”
  那份手稿到了欣秀儿的手上,杨升也是知道的,欣秀儿是欣家的千金小姐,欣家是大户人家,所以他也没骗付恩浩。
  听到萧皇当晚在文英阁,付恩浩就不说话了,
  而且拿走自己手稿的是欣家的小千金,在文英阁见过,是个妙人儿,付恩浩更是无话可说。
  “老师,这要求也太高了吧!”
  拿起杨升放在桌上的字卷,摊开后发现里面的字体虽然没有柳圣流传在外的书法那般苍劲,却已经有了柳圣特有的风骨了。
  这般的字哪儿是自己能写出来的,付恩浩叫苦不迭。
  “不高,据说这是柳圣十三岁到国子监游览时候写下的,你都快加冠了,写不出这般水平的字体,难道不羞愧吗?”
  说实话,付恩浩真不觉得羞愧,每个人各有所长,若是换成硬笔,还练个锤子字!
  “话止于此,写不写,你看着办吧!”
  对下这一句话,杨升就离开了房间。
  “少爷……写吗?”
  杨升远去之后,付印看着发呆的付恩浩,试探着问道。
  “除了写,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给付印一个苦逼的眼神,付恩浩默默地站回桌案后面,
  “磨墨啊,愣着干什么!”
  付恩浩手上抓着毛笔在纸上缓缓地落笔,口中还不停地念叨,
  “最苦不过外面还有这么多妹子等着我去祸害,而我却被关在屋子里啊。”
  他发现过来的好处就是女粉丝特别多,还可以三妻四妾,可惜现在所有的女子都是可远观不可亵玩。
  “少爷,老爷已经求过圣上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少夫人了。”
  作为付恩浩的书童,付印自然听得懂他说的“妹子”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儿?”
  听到这个消息,付恩浩感觉遭到了当头棒喝,手上的动作一僵,毛笔掉在桌案上的白纸上面,
  虽然他很想和很多的妹子混在一起,但是并不代表就要成婚这么快啊,成了婚,还鬼混个屁啊。
  “老爷没跟少爷说吗?在圣上出京之前老爷就跟求过圣上了。”
  “容我想想……”
  付恩浩低头沉思,忽的大喊一声,“我知道了,就是那时候!”
  在付恩浩的印象中,只有那次让他觉得最可疑的。
  两个月前,吃晚饭的时候,付毫莫名其妙的对付恩浩说:
  浩儿啊,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成家了,有没有看上哪家的姑娘啊?
  那会儿付恩浩还被呛了一下,连忙拒绝说自己还小,要先立业再成家,不过那会儿付毫应该已经求过萧皇了。
  “付印,除了我的字还有婚事,我身上还有什么事情是陛下管的吗?”
  不让睡懒觉,早早就要来国子监练字,不让风流快活,要干预自己的婚事,这萧皇管的也太宽了吧。
  “少爷,你别说还真有,记得大夫人曾经提起过,少爷的名也是当今圣上取的,取皇恩浩荡之意,据说当时还是太子的圣上对少爷抱有很大的期望呢。”
  “呵……呵……”
  实在没想到,连自己的名都是当今萧皇给取的,付恩浩一时说不出话来。
  “还有吗?”
  ……
  “真是个傻丫头啊!”
  给周怡处理完手上的伤口之后,慕容钊感慨道。
  发现周怡的时候,她已经失血有点多了,估计已经割腕有一段时间了,好在没有危机她的生命,只是休克过去罢了。
  回头写出药方,慕容钊又去药房里抓药给周怡补血。
  “先生!”
  赵一一从背后叫住了慕容钊,她手上拿着一块布,正是慕容钊落在内室被周怡发现的那块,质问道,
  “这个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小凯已经没救了吗?”
  “抱歉,一一姑娘……”
  “爷爷!欧阳哥哥他情况好转了!”
  就在慕容钊要跟赵一一解释的时候,内室里传来慕容芊芊的声音,两人欣喜地跑向内室。
  “爷爷,你快看,欧阳哥哥他!”
  两人到了内室之后,慕容芊芊异常兴奋的对慕容钊喊道。
  一看病床上的欧阳凯,脸上的毒素已经完全消散了,从额头和身体的皮肤渗出一些黑色的黏糊糊的臭臭的东西,慕容钊能确定那就是欧阳凯体内的毒素。
  胸前有一块是慕容芊芊用手帕擦拭过的,皮肤的颜色已经慢慢地由黑色变浅了,看来欧阳凯的情况好像在变好。
  “我来看看!”
  慕容钊皱着眉头上前查看欧阳凯的情况。
  “欧阳怎么样了!”
  慕容钊给欧阳凯检查的时候,尹子云和百花谷的人都到了内室,连古祎和徐广良也来了。
  听到慕容芊芊的话,他们都非常激动,尤其是百花谷弟子和古祎,说欧阳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一点都不为过。
  听到欧阳凯情况转好,哪里还坐的住,都往内室赶了过来。
  由上而下认真地检查了一遍,又仔细的给欧阳凯把了脉,慕容钊脸上露出大喜的神色,
  “不是回光返照,毒素正在排出来,最晚两个小时就排完毒了,醒来的话得再等几个时辰,最晚明日就会醒来。”
  检查之后,确定欧阳凯不是他想的回光返照,而且他的情况远远好于自己的预想,慕容钊喜不自胜,十分肯定的说道。
  “太好了!”
  “我就知道欧阳公子会挺过来的!”
  “就是啊,好人怎么会没有好报呢。”
  “吉人自有天相,欧阳怎么会被这小小的毒给带走呢!”
  ……
  众人皆为欧阳凯的情况欢呼雀跃,许久不见笑容的古祎也露出了微笑。
  “一一姑娘,你随我来。”
  慕容钊决定向赵一一说清楚布块的事情,但是看着众人欢快的样子,他觉得其他人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
  “坐下说吧。”
  到了后院的亭子,慕容钊示意赵一一坐下。
  “芊芊也告诉你了,能救小凯的只有血精莲。”
  赵一一点点头,她还有过去找血精莲的想法。
  “血精莲越少人知道越好,它是一种祛毒圣药,对生长的环境要求极其苛刻,且三百年才一开花,
  小凯给百花谷的弟子服下的药水就是血精莲磨制成的药水,
  本来百生堂也没有的,上次怡儿中三日夔蛇之毒,小凯去京城交换回来一片花瓣,条件是杀死两个五毒兽,
  那一片血精莲,一半用给了怡儿解毒,另一半制成了药水,都用在了百花谷,这就是怡儿的血可以为小凯解毒的原因所在,
  我之所以没用这个方法,是因为我是一名医者,医者父母心,每个人的命在我眼里都是一样重要的,
  我不能用一个人的名换另一个人的命,即使怡儿是小凯的弟子,若是这么做了,我就不配当医者了。”
  “是我莽撞了,先生!”
  听完慕容钊的解释,赵一一站起身来给他鞠了一躬以示歉意。
  “无碍,血精莲和这件事情务必要保密,你身体未好,去歇着吧,我去把这块步给烧了,免得日后招来祸害。”
  这块布若是被有心之人看到,必定会给周怡带来不小的麻烦,要赶紧处理掉。
  至于被质疑的事情,慕容钊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欧阳凯和周怡这两个病号照顾好。
  ……
  当州城门外,一男子坐上马车的驾驶位,对里面的人说道,
  “他救回来了。”
  马车里面传出一夫人的声音,
  “嗯,我们走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