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药苦不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剑圣的夫人?当初云州城的赵家千金?”
  欧阳青出名之后,他的事迹就被挖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他和赵家千金私定终生的事情,那时还有不少人上门要求赵家让赵一一和欧阳青重聚的。
  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跟风的人,那会儿还掀起了一股年轻男女私定终生的热风,不过都没有什么好的结果就是了。
  “嗯,就是现在百花谷的掌门。”
  根本就不知道赵一一是什么时候进的百花谷,十多年前跟百花谷交锋的时候,还以为是跟赵家那位赵一一同名同姓不同人的存在。
  “那剑圣的弟子是怎么回事?”
  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青虹剑圣收徒的消息,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剑圣的弟子了?
  “百花谷的人说的,那家伙到了百花谷,还跟我交手了,他的身手太恐怖了,我连逃跑都没有机会,若不是你师父,我就交代在百花谷了。”
  段庭想起教授的场面都觉得后怕,那会儿都已经把最后一包毒药拿出来准备鱼死网破了,没想到却被葛广给救了下来。
  剑圣徒弟就是剑圣徒弟,段庭还没交手就肯定自己根本扛不住,但是没想到的是逃都逃不掉。
  这还是剑圣徒弟,若是落在剑圣手上,那估计就得提前买好棺材了。
  “你们怎么会惹上他们?”
  听到师父和段庭说的他们那么厉害,怎么又会惹到他们的。
  “一不小心把赵一一的修为给废了,剑圣弟子也中了毒就是。”
  到现在,整个江湖似乎还没有人知道一代剑圣欧阳青已经身亡的事情。
  而且段庭也还不知道自己那糟糕的武功手法,根本就没给赵一一的丹田造成实质性的损伤。
  一不小心?不小心让别人中毒就不说了,毕竟是会玩毒的,但是有多不小心才能废了别人的修为,凌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师父、师叔就在徒弟这里修养一段时间把,没人会找到这里。”
  凌焱所在的小院子虽是交州地界,但却地处交州、卢州、南州以及常州的交汇之地,属于四不管地带,平常并没有几个人会到这个地方来。
  ……
  “爷爷,我师父怎么样了?”
  到下午的时候,周怡也醒了,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慕容钊。
  “你师父醒了,在房间躺着呢。”
  正在给周怡把脉的慕容钊抬起头,一脸怜爱的看着周怡说道。
  “醒了?我能去看看他吗?”
  虽然自己也躺在病床上,但是只是有点虚,能感觉到并没有什么大碍。
  “等下先把药喝了再去。”
  周怡只是失血有点多,醒来补一补就行了,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慕容钊当然不会不满足她这种小要求。
  “好,谢谢爷爷。”
  “我谢谢你才对,好了,没有什么大问题,我先出去了,等下芊芊会拿药过来的。”
  如果不是周怡,慕容钊还真的没有办法将欧阳凯救回来的,所以他很真诚的向周怡表达谢意。
  果然不久,慕容芊芊和尹子云就带着药来了。
  “怡姐姐,来喝药吧。”
  周怡从尹子云手上将药取过来,准备给周怡喂药。
  “好!”
  不等慕容芊芊喂,周怡直接抢过慕容芊芊手上的药,咕噜咕噜几下就把药给喝完了。
  周怡的动作直接把慕容芊芊和尹子云给看蒙了,要不要这么猛!
  “好了,我喝完了!”
  周怡把碗交还给慕容芊芊,不过慕容芊芊依旧愣在原地,这药闻着就很苦啊,难道喝起来很甜吗?
  “哦,好,这药不苦吗?”
  机器般将药碗交给尹子云,慕容芊芊盯着周怡好奇的问道。
  “不苦啊!”
  周怡摇了摇头,脸上充满笑意,丝毫看不出刚刚喝过药的样子,又问道,
  “芊芊,我能去看我师父了吗?”
  “啊?可以,当然可以,你小心点,慢点走!”
  这下慕容芊芊算是知道了,不是这药不苦,而是周怡心里甜着呢,这么急着喝药就是为了去看她的师父。
  得到慕容芊芊的应允,周怡马上掀开被子,穿上鞋就往外跑。
  “怡姐姐,你慢点!”
  看着疯狂的周怡,慕容芊芊高声提醒道。
  但是显然,周怡并没有听她的话,没两下就不见了踪影。
  “要不要这么激动啊!”慕容芊芊吐槽。
  ……
  “师父!”
  嘭~
  周怡是把欧阳凯的房间门撞开之后再进来的。
  但是满怀兴奋的周怡进来之后,并没有得到欧阳凯的回复,因为这会儿欧阳凯正闭着眼在床上睡觉。
  发现自己似乎有点莽撞,周怡立马放轻手脚,缓步走到欧阳凯床前。
  看到欧阳凯那张熟悉的脸,周怡马上就哭了,泪水吧啦吧啦的掉在地上。
  鬼知道前两天她看到师父那张黑炭一样的脸时,是多么的难受,听到芊芊说师傅没救时又是多么的绝望,她忽然感觉天都要塌了,
  泪水模糊了双眼,周怡脑海中又浮现出欧阳凯快马加鞭昼夜不停的赶往京城取回血精莲的场景,这次终于是自己救了师父一次了。
  “不许哭!”
  忽的一只手爬上周怡的脸,擦掉周怡脸上的泪水,正是在床上躺着的欧阳凯伸出的手,在周怡进房间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
  “师父,我不哭!”
  周怡也伸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强忍着眼眶里面的泪水说道。
  看到周怡左手手腕的纱布,欧阳凯伸手抓住周怡的左手,
  “疼不疼?”
  醒来之后,慕容芊芊将他回到百生堂之后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包括慕容钊几次为他施针无果和周怡割腕救他的事情。
  “不疼!”
  周怡连忙摇摇头,能把自己师父救回来,这点疼痛算的了什么。
  “哪里会不疼,下次不许再这么做了,嗯?”
  割腕放血哪里会有不疼的,更何况周怡还是个女子。
  这次是自己大意了,一时被怒火蒙了心智,才中了葛广的毒,差点命丧黄泉。
  “嗯。”
  周怡点点头,眼中的泪水又开始往下掉。
  “见过你太师娘了吗?”
  伸手再次擦掉周怡脸上的泪水,欧阳凯问道。
  虽然师父已经不在了,但是还有师娘,必须得讲究师门传承。
  “见过了,师娘还给了我一把匕首。”
  周怡从小腿处拿出赵一一给她的那把匕首,放到欧阳凯的手上。
  这把匕首一接触到欧阳凯,欧阳凯就知道了跟师父给自己的那把匕首又是一对的,重量和样式都是一样的。
  “你收好,这是一把好匕首。”
  没有拉开匕首看它的刀刃,欧阳凯就把它交还给了周怡,这两把匕首还有两把剑是自己的师父当年在青州的时候,找铸剑大师东方弘用千年玄铁打造的。
  铸剑大师东方弘和自己师父是老朋友,这个是师傅生前就告诉过自己的。
  据师娘所说,当初东方弘打造青虹剑和白虹剑的时候,每一把剑都用了九九八十一天,千年玄铁经过数十万次的捶打,最终铸就两把绝世神剑。
  这两把匕首就是用剩下的玄铁打造的,又是每把匕首都花了七七四十九天,无数次击打千年玄铁,才铸就这两把不磨亦锋的兵器。
  “好,那师父你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收好匕首,周怡大着胆握住欧阳凯的手说道。
  “嗯。”
  闭上眼睛,欧阳凯渐渐睡去。
  他本来就是在休息的,周怡撞进房间的声响太大才把他吵醒,这会儿他身体还是不太得劲儿。
  见欧阳凯并没有拽开自己的手,周怡心中一喜,紧紧的看着自己师父,生怕自己一眨眼,欧阳凯就不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