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狂风骤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付恩浩可不是只有女粉丝,京城才子中也有不少仰慕他的才情的,比如那三个没有加入锦云诗社、又没有接受彩青诗社橄榄枝的才子。
  “混蛋!哪都有你的身影!”
  蔡道根本就不会想到,还有人为了追随付恩浩的步伐,选择不进入两大诗社的。
  从上元到现在,大半年的时间里,京城里最炙手可热的人肯定非付恩浩莫属,尤其是每个月的望日前后,总能在京城掀起一股付大才子的热潮。
  今日他去拜访往年负责挑选才子的官员的时候,在路上听到的全是付恩浩的消息,
  像什么“付秀才肯定又要拿第一”“付秀才不拿第一天理不容”“付秀才又要独领风骚了”之类的话,他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想到上次在群英会上,在众人面前丢脸的场景,蔡道对付恩浩就恨得直咬牙,要不是他在,自己哪里会选择出风头!
  但是如果付恩浩知道蔡道的想法的话,一定会大喊自己是“逗鹅冤”,
  上次群英会的请帖,只有锦云诗社和其他的小诗社以及一些没有加入任何诗社的才子的请帖是有名字的,
  他给了彩青诗社二十张请帖,全是没有写名字的,彩青诗社想让谁来就让谁来,
  但是任谁也不会想到蔡道会出现在文英阁,更不会想到蔡道竟然会想不开寻“短见”,这跟付某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找人了吗?”
  蔡道目光有点不善。
  “老大,自从上次南门兄弟被大理寺捕了之后,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敢做这种事情。”
  他也找了不少京城的混混,但是没人敢接这种任务,沈京兵抓了京城南门兄弟,对京城的混混来说,无疑是杀鸡儆猴之举,
  加上中秋诗会在即,谁都不敢在这个关头在生死线上疯狂试探,在外面逍遥它不香吗?
  进了八月之后,京城的治安明显比上月严了不少,街头经常可见巡逻的禁军,
  主要是因为中秋诗会,各地的才子陆续进京,可能会有外国的细作混入其中危害京城的安全,宫廷不得不防范。
  街头上的混混已经比往常少了不止一丁半点,能找到混混就不错了,还想他们冒风险去找别人的麻烦是不可能的。
  “老大,要不要把他们的名牌和参会贴给……”
  那人在蔡道面前做了个扒手的动作。
  “不急,明天我去会会他们,若是他们还是执迷不悟,那再做打算吧。”
  蔡道对着三个才子是志在必得了,他可不相信那几个人软硬不吃,跟着付恩浩有桃子。
  ……
  “老爷,夫人,少爷,门外司徒内侍郎和苏策公子求见!”
  付恩浩正在和爹娘谈论在国子监练字接近一个月的心得体会,门丁拿着两个拜帖进来。
  “带他们进来吧。”
  对于这两人的到来,付毫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不来才觉得意外呢。
  “拜见付学士、夫人!”
  司徒奕和苏策进来之后给付毫和付毫的夫人,也就是付恩浩的母亲行礼。
  “不用多礼,你们是来找恩浩的吧,我跟夫人就不打扰你们了!”
  不用猜都知道这俩小子是来干什么的了,付毫牵着夫人的手离开了前厅。
  “嘿嘿嘿,恩浩,知道我们是干什么来的吧!”
  付毫离开之后,孙策看着付恩浩,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还做出一副猛虎扑食的样子,让付恩浩一阵恶寒。
  “你别搞我!”
  受不了的付恩浩连忙警告苏策。
  “你说到底进不进来?”
  付恩浩的警告丝毫没有发挥作用,苏策离他越来越近。
  “不进可以吗?”
  对于加入诗社,他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为什么?能参加中秋诗会的人,哪个不进诗社?”
  司徒奕跟付恩浩讲事实,事实是以往中秋诗会名单公布后,没有进入诗社的人都会选择一个诗社加入。
  “我进去有什么用啊,我对诗词歌赋又不懂。”
  付恩浩的诗词都是脑海里面看过的古诗词,要是真的自己想,还真的想不出来。
  “你不懂诗词歌赋能写出水调歌头?能写出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能写出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苏策送我情?你觉得你这个借口我们能信?”
  在司徒奕的眼里,付恩浩的借口实在是太假了,谁会相信京城第一才子,御赐“京城秀才”的付恩浩不懂诗词歌赋,说出去怕不是会笑掉别人大牙。
  “恩浩,你好歹也找个好点的借口,有一说一,这个借口不咋地。”
  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苏策提醒付恩浩。
  “不是吗,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借口啊!”
  “呵呵……”
  付恩浩的话在司徒奕和苏策的眼中显得非常的苍白无力。
  “一定要进吗?”
  每次都拒绝苏策和司徒奕,付恩浩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他们两个可是他穿越后最好的两个朋友,但是他确实对加入锦云诗社没什么感觉,现在略显委屈。
  “你说呢?”
  “你不进也行!”
  苏策和司徒奕给出两个截然不同答案。
  “那我不进。”
  本来就不想进,现在司徒奕给了一个可以不进的选项,傻子才会进诗社。
  “嗯,不进的话,陛下说了,让我找个办法把你留在国子监再写一个月的字。”
  “什么!灏硕你可别诓我,我不会相信的。”
  听到司徒奕的话,付恩浩心神一紧,但是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我就跟陛下说你这个月在国子监偷懒,到时候你可莫要哭鼻子。”
  似乎早就知道付恩浩会不相信,司徒奕早就想好了对策。
  “算你狠,那我可说好了啊,加入诗社可以,但是我什么事情都不做,平常也不参加你们的什么诗词研讨。”
  由不得付恩浩不信,司徒奕可是整天跟在萧皇身边的,要打个小报告简直不要太简单,
  不过还有几天就可以解放了,付恩浩可不想又摊上什么诗社里面的诗词研讨活动,在他眼里,还不如在家睡懒觉来的舒服。
  “那就这么说定了,可不许反悔!”
  见付恩浩终于肯加入锦云诗社,苏策连忙把他的后路断了。
  “古有高祖皇帝三顾茅庐请司徒公出山,今有我们……”
  终于把付恩浩说服,苏策还想用三顾茅庐的故事调侃一下付恩浩,但是他也忘了这是第几次来请付恩浩了,略显尴尬,
  “灏硕,这是第几次来找恩浩来着?”
  “三顾付府请恩浩入社。”
  究竟第几次邀请付恩浩,司徒奕也不记得了,不过“三”是个好数字,可以使确数,也可以是约数。
  “对对对,三顾付府,哈哈哈,被恩浩给整懵了!”
  竟然忘了“三”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苏策尴尬的陪笑道。
  “灏硕,陛下真的让你想办法……”
  离开的时候,苏策问司徒奕。
  “这个啊,骗他的,陛下要留他在国子监,哪里需要我来想办法,随便找个理由就够恩浩受的了。”
  ……
  轰隆~
  轰隆~
  正如预想的那样,客栈里的人都躺下之后不久,就电闪雷鸣,顷刻间狂风大作,下起了瓢盆大雨。
  狂风卷着雨点打在树叶上,发出一阵又一阵“沙沙沙”的声音,打在客栈的屋顶上噼里啪啦作响。
  “芊芊,你睡着了吗?”
  房间里,周怡躺在床上,问旁边躺着的慕容芊芊。
  “怡姐姐,没呢,我有点害怕。”
  第一次住客栈,还是在半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再加上外面暴风雨的情况实在恐怖,慕容芊芊心中有点担忧。
  “说实话,我也有点怕。”
  出逃三年,周怡都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暴风雨,而且闪电就没停过,她紧紧地抱着慕容芊芊。
  “不会有事儿的,欧阳哥哥和一一前辈就在楼上,怡姐姐别担心。”
  感觉到从周怡身上发出的颤抖,慕容芊芊壮着胆子安慰她道,所有人的房间她都看过了,她们房间正上方就是欧阳凯和赵一一的房间。
  轰隆~
  轰隆~
  外面的暴风一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狂风骤雨依旧不断地往客栈招呼着。
  “芊芊,要不我们去找我太师娘?”
  片刻之后,周怡又出声道,滚滚的雷声让周怡越来越不安。
  虽然身边有慕容芊芊,楼上就是师父和太师娘,旁边也有百花谷的各位姐姐,
  但是周怡还是觉得不太靠谱,这万一有什么歹徒用了什么了不得的药,她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机会。
  “怡姐姐,这样可以吗?”
  虽然刚刚慕容芊芊也在安慰周怡,但是她自己本来就害怕,去找赵一一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她怕打扰赵一一休息。
  “没事的,太师娘对我们这么好,我们去找她吧。”
  在赵一一对自己好这件事情上,周怡可是非常肯定的。
  “那……我们走吧。”
  慕容芊芊拉了拉周怡,能找赵一一可不比自己两个人报团取暖强?
  “好,我们走。”
  起身穿好衣服,悄悄的上了楼。
  咚咚咚~
  “太师娘,您睡着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