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六章 斗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天缺脸色阴晴不定,黑衣老者却塔拉着步子慢慢悠悠在庙宇的正中转了一圈,那神情仿佛在自家后花园散步。
  嘴巴里不停地嘟囔:“世间大多五行阵万变不离其宗,终归是五行相生相克的路子。这白衣小子阵道太一般,奈何心性歹毒呀,与我们闲聊的时候就把杀字阵眼布在了自家心口的位置,保险固然是保险,可一旦被对方找到,那可就连翻本的机会都没有喽。”
  白天缺面现紧张之色,站立原地不动,折扇顺势点指老者,口中喝到:“前辈小心!”
  老者略一迟愣,却未见有什么危险之处。
  老者身形晃动,几下来在白天缺面前三丈之处,白天缺手指结阵,半空中划了个金甲天神的形状,口中大喝:“火神降世!”
  老者冷哼一声:“赤发灵官?无聊,无聊!”,依旧无任何变化响动。
  黑衣身影又是几下闪动,已经来着白天缺眼前,那白天缺面目狰狞,心下暗自欣喜:“这下你还不着道。”
  只见他双手外翻,十字交叉忽的变化了手型,乃是一个大鹏展翅的手法,空中的赤发灵官忽然精光大盛,由红色转变为青色。
  只是阵法还未发动,白天缺猛然觉得左脚面上剧痛无比,“嘎吱”一声,左脚迎面骨让老者踩得粉碎,深深陷入地下。
  “啊”一声惨叫,他也顾不得稳定阵势,脸上冷汗连连。
  黑衣老者嘿嘿怪笑:“整日里算计他人,这下自食其果了吧,阵眼就在你左脚之下,你欲罢不能了吧。”
  白天缺疯了一般想移动左脚,奈何左脚就像被钉子铆进了木板一般,却是难动分毫,除非将腿锯断。
  为时已晚,半空中那青色天神骤然落下,大地为之震动,但见漫天雷电仿佛腾蛇夭矫,到处乱窜,白天缺所站立之地瞬间变得满目疮痍,以他为圆心,周边十米之处一片焦土。
  他自己更是满脸黑灰,不时间散发出阵阵烤肉的味道,潇洒的长发被轰成了炸窝鸡,身上的一袭白衣也被炸的四分五裂,只留半截漆黑的布片挂在身上,脖项之中一枚拇指盖大小的紫色钻石挂件倒是闪闪发光。
  黑衣老者此时像猿猴一般,蹲坐在十米开外一颗大桃树上,嘴里咬着野桃,对薛太岁一笑:“这白衣小子好生奸诈,假意以五行阵诱我等入局,暗中却做了手脚,突变密宗雷行阵,要不是老夫早一步找到他的阵眼,这会早和阎王爷喝茶去了。奸诈呀,奸诈。”
  薛太岁此时蹑手蹑脚走向大坑,跳将下去用手摸了摸昏死过去的白天缺的脉搏:“前辈,这小子昏过去了,呼吸尚有一丝,还未身亡。”
  “切,那是他脖子里的紫琉璃救了他,也不知这小子什么来路,竟然有天门神将罩着他,嗯,这个祸害留不得,却也不能杀,这,这如何是好?”老者一脸愁闷,顺势啃了一口野桃。
  薛太岁嘿嘿一笑:“那就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啊?”老者差异地望了薛太岁一眼,实在想不出这等冰冷的语言如何能出自这个外表憨厚的大汉口中。
  薛太岁垂首上前,耳语了几句。
  黑衣老者转了转眼珠儿:“好确实是好,只是太过阴毒了一些,老夫平日里光明磊落,不曾做过如此下作之事。”
  薛太岁咳嗽了一声:“前辈,量小非君子,蜀山剑派魏凌风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况且背后还有个神秘莫测的天门撑腰,万一这小子回去养好伤势,卷土重来,岂不闻打虎不死必要伤人的道理?”
  此言确实打动了黑衣老者,只是他乃是武学开天的大宗师,如何肯违背自己的做人准则,饶是他一生风浪见过多少,碰见如此难缠之事,也不由得左顾右盼。
  薛太岁见老者还自游疑不定,直接走上前去,照定白天缺后背的大椎穴猛的下了一下重手。原本对方乃是神云阵道的法修修为,薛太岁一个区区开脉三段是伤不到他的,只是此刻虎落平阳,白天缺周身已被雷电打的半死,奄奄一息,如何还能反抗?
  “呕”的一声,白天缺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眼见是要醒了。
  黑衣老者见事已至此,口中叹息道:“罢罢罢,无毒不丈夫,待老夫施为。”
  老者几下猿纵,瞬时来在白天缺身后,口中大呼:“贤侄,你这是何苦,弄得什么法术这样厉害,淤血不出,你就废了,老夫就是拼尽功力,也要护你周全。”
  说罢,“啪啪”几下重手,连点白天缺的风门、肾俞、七尾骨几处大穴,随后板正周身,双手四指连发,快如奔雷闪电,灵台、至阳、中枢几大要穴纷纷中招,最后一计三成功力的枪指戳进大椎穴。
  “哇”的一声,白天缺口吐黑紫色的血块,体内淤血算是尽数清除。
  虽然悠悠转醒,却是气若游丝,脸色白的吓人。
  一旁的赵挺,此刻却早就吓傻了,一瘸一拐走了近前,抱拳施礼:“老前辈,都是我等糊涂,不自量力,前辈见谅。”
  白天缺颤颤巍巍站起身形,也是抱拳:“感谢老前辈救治之恩,可否留下尊姓大名,我蜀山剑派定当回报!”
  最后四个字,明显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薛太岁早已打好了腹稿,开口言道:“此位老人家乃是一位隐世不出的高人,他的名号......”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夫候万京是也,告诉你家魏大真人,蜀中的事情归他管,北边的事情归老夫管。”黑衣老者候万京此时器宇轩嗷,直挺挺站立在寺庙院落当中。
  白天缺一脸惨淡,急忙跪倒行礼:“不知北地枪王在此,恕我等冒犯之罪。”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