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十七章 可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次日早上,只见薛太岁抱过一个橙黄色的大瓷坛子,坛子口用荷叶包裹,神神秘秘。
  草头翁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见他来了,顺势用事前做好的蜡丸将书写的纸张包裹起来,再用烛火密封。
  “这是何物?”草头翁用手指着薛太岁怀抱的瓷坛。
  薛太岁以手掩唇:“嘘,这可是我在军中火头军的有一道密菜,连李大都督吃了都说好呢。”
  草头翁笑骂一声:“吹吧你,认识李大都督,还能跑这里来当个采石劳工?”
  薛太岁也不多加解释,看着草头翁手里的蜡丸问道:“你这是何物?”
  草头翁一脸凝重说道:“这也是一道秘密,与你那密菜可谓相得益彰,还能起到护身符的作用呢。”
  说罢,掰开荷叶,“嗖”的一声,将蜡丸扔进了坛子当中。
  “哎,三十四年了,每年斋月我都要送一个采石场兄弟这样的蜡丸,但愿这次能够护你成功出塔。”草头翁一面叹气,一面说道。
  薛太岁呵呵笑道:“那看来你这秘宝不太管用呀,前三十四个兄弟都没出来。”
  “也不尽然,这道秘宝只有你进到了塔顶方才奏效,如果你走不到塔顶,那确实没啥作用。”
  薛太岁浑然不在意,根本不信草老儿这蜡丸能有什么鸟用,反而是看了一旁小怜一眼:“小怜妹子,等哥出来,我们好好把酒言欢。”
  小怜瞪了他一眼,随即眼圈儿一红:“你赶紧好端端出来吧,不然我可瞧不起你这被打断骨头三十次的大英雄。”说完,一道倩影跑出了茅草屋。
  薛太岁心里一甜,看着远去的倩影盯了好一会儿,随后一咬牙,抱着大坛子出去了。
  封玉书早等候多时,看了薛太岁一眼:“你可都准备好了?”
  薛太岁大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没问题了。”总觉得封玉书看他的眼神偷着一股子冰冷,却不知为何。
  封玉书不再搭话,袖袍一起,连同薛太岁不见踪迹。
  蜀山大殿,魏凌峰闭目养神,一席乌黑色的道袍,背后一株枯死的柳树正在“吱呀吱呀”缓缓发芽。
  封玉书立在下垂手,静静地看着。
  眼见那嫩芽逐步长成,瞬时间一颗枯死的柳树换上了翠绿翠绿的春装。
  封玉书眼角含笑,刚要贺喜,忽的柳树翠绿不见,“啪”的一声,树身粉碎,一团黑气凝照其上。
  魏凌峰叹息一声:“哎,看来在七痨七伤终归是难医,即便有长春功在身,依旧是杯水车薪呀。”
  封玉书急忙抱拳:“掌门不可自坠志气,来日方长嘛。”
  魏凌峰苦笑摇头问道:“可去?”
  “可去。”
  “理由?”
  封玉书正色道:“理由有三,其一此子乃李崇信义子,如果久久关押在采石场,我们不好向黄土坡的李家军交代;其二,此人又是白、赵二人被杀一案的嫌疑犯,尽管现在查无实据,但总要给朝廷一个交代;其三嘛,这小子既然是朝堂两边敌对势力都关切之人,不如让他在锁妖塔历练一番,活了可说是天意,死了,我蜀山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如此一个机会,还是赶紧把烫手的山芋送出去为妙。”
  魏凌峰微微点头:“果然是可去。”
  锁妖塔,南朝皇帝梁武帝信奉佛教,诉蜀山为邪魔歪道,召集无数高僧,法师上蜀山修建了锁妖塔。遍及天下金刚白玉石,花费了二十余年完成,并由高僧,法师对锁妖塔下了一道符咒。当时山中诸多修仙之辈奋力抗争,梁武帝人马惨败,其修建的佛塔被蜀山仙剑派接管,改为赫赫有名的“锁妖塔”,作为囚禁妖类之用。
  锁妖塔门口道童看了薛太岁一眼:“贼囚,扒光身上衣物,拿好你这破坛子,在这里侯着。”
  薛太岁眼睛一瞪:“怎地?进塔还要宽衣?又不是洗澡堂子。”
  小道童大骂一声:“你晓得什么,穿衣服进塔是对神灵不敬,也是对妖灵不敬,更是对我蜀山历代先贤不敬,你穿衣而入,惹恼了众灵,只怕一层未过,就被吞吃了。”
  薛太岁没奈何,脱掉衣物,高大的身躯托着坛子,甚是滑稽。
  封玉书从袖袍中取出一物:“此乃蜀山七星彩莲,上面烛火不灭,可驱除妖物,每到一处入口楼梯,自会唤醒蜀山历代封塔真人的魂魄,有这魂魄为助,你自可节节登高。此行任务只有一个,到了七层塔顶,见了里面被关押的重犯,请他给你题写几个字。”
  “哪几个字?”薛太岁听得一头雾水。
  “随便哪几个字,只要是那人写的就行。”封玉书飞身御剑直插云海,将薛太岁傻愣愣的丢在原地。
  锁妖塔一层,漆黑一片,唯有一盏七色的莲灯,烁烁放光。
  薛太岁咽了一口吐沫,初时仗着酒劲,一路歪歪斜斜向前疾冲,后面塔内清冷之气环绕四周,四梁八柱上挂满了各种钢铁宝剑,冷气森森,他不由得酒也醒了。
  塔内的空间甚是宽大,七星彩莲照耀之处能见度不足一米,偶尔间铁链声声作响,不时碰撞着,偶尔打出几道火星。
  “喂,白衣文士,又来新人了,你猜他能上几层?”一个沙哑的声音,阴测测说道。
  “恩,看样子是个壮实的,阳气很足,一头红发倒也罕见。”
  “切,狗屁文士,一窍不通,这里比的是运气,绿头发还是红头发有什么相干。”
  “唉,老戚婆,你懂得什么,所谓望闻问切,人要看气象嘛。”
  一个粗暴的声音突然喝了出来:“你俩嫌命长了?吵什么吵,一会大驴爷溜达过来,把你两个统统吞吃,我看你们还有劲没劲的在这里说废话。”
  “龅牙君,我们都饿了几百年了,好久没正经吃喝了,这个红头发的大个子身上不知道有多少肉,但愿他能活着回到我们一层,我们也好分些骨头汤喝喝,嘿嘿嘿。”
  薛太岁侧着耳朵,照定这个声音走了过去,七星彩莲光芒照耀之处,却是一个黑衣的老妪,相貌十分丑恶,身上一件灰衣棉袄,腰上被一条银晃晃的锁链捆在一根龙头大柱之上。
  薛太岁突然发问:“你要吃我的肉?”
  老妪嘿嘿怪笑,露出一嘴的尖厉牙齿:“是呀,是呀,大个子,你血气旺盛,就便宜我老太婆吧,哈哈哈,我地哑婆婆好久没吃肉了。”最后几个字,竟然流出了口水。说着,趁着薛太岁不防备,一个猛子窜了出来,奈何“嘎巴”一声,腰间的锁链发出阵阵雷光,地哑婆婆一声惨叫“啊”,身后的龙头柱子上顿时放出五道剑气,直直将地哑婆婆穿了个稀烂。
  地哑婆婆气若游丝:“每次都这样,可恶的蜀山派。”
  薛太岁看清形势,冷笑一声:“你还想吃我的肉吗?”
  地哑婆婆嘿嘿笑道:“大个子,良心发现了吧,给婆婆吃一口肉吧,就一口。”
  说吧,疯了一样咬向薛太岁的右臂。
  薛太岁眼疾手快,右手握拳,照定地哑婆婆脸庞子上就是一个冲天炮。
  “啪”的一声,只打的地哑婆婆眼前锦灯乱晃,几颗黄板牙硬生生给揍了出来。
  “你,你小小开脉修士,居然敢打我?你不要命了不成?”
  “老子揍得就是你,这么丑陋,还敢吃我的肉,找死!”
  噼里啪啦连打带踢,不一时把地哑婆婆揍得奄奄一息。
  龅牙君蹲坐在屋梁上,不住地叫好:“好,打得好,揍这个老戚婆,自己被捆着,也不想想自己什么处境,活该。”
  白衣文士在一旁冷声道:“老戚婆可是青阳教黄凤使者的双护法之一,就这么让这小子打死了,韩老五还不得把这小子九族都诛灭了。”
  薛太岁闻听此言,突的一下停了手:“什么?青阳教的人?你们都是人?”
  龅牙君哈哈大笑:“废话,我们胳膊腿齐全,不是人是什么?”
  薛太岁此时脑袋都大了,蜀山锁妖塔里面,关着的居然是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