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二十三章 传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想好了吗?你只有一次机会,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落子无悔。”五煞帝君仰在供桌之上,依旧灌着黄泉珍酿。
  薛太岁坐在地上,五幅画卷摆在面前,分别幻化出了一杆拂尘、一支毛笔、一柄大刀、一柄飞剑、一朵莲花。周围七彩光环围绕,所谓言出法随,出口成念。
  薛太岁犹豫良久,突然仰头大喊:“咱要那滔天的洪水,黑色的海洋!”
  这一喊,却不在五件物品之内,瞬时间一股黑色的火焰腾腾升空,将五件物品一一焚烧殆尽,五幅画卷皆成飞灰,随风而逝。随后汇成一粒黑色的光芒介子,腾的一下,钻进了薛太岁的眉心。五煞帝君嘿嘿笑道:“万恶道,万恶道,配上咱的涅槃经,不知道这天下会成什么样子。”五煞帝君沉吟良久,幽幽开口:“你既然选了万恶道,可知万恶唯念,久久为功,这可是一条上刀山,下油锅的路子。只盼你脑海中的一部佛经可以及时拉你回头,不然纵使你成功了,这世上也没几个人了。你不后悔吗?”
  薛太岁听得似懂非懂,好像自己选了个万劫不复的法门,但想想自己原本一无所有,又有什么好怕的。故而一咬牙:“小人不后悔,但求早蹬大道!”锁妖塔顿时平地生雷,一个脆响,一语成谶。
  五煞帝君点点头:“好吧,既然无悔,速速进入悬棺之内,咱教你如何修行。”
  那黑油木的大黑棺材,此刻仿佛听懂了人言,“咯吱”一声,自行打开了棺材盖子。
  薛太岁此刻毫无顾忌,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个飞身,“哧溜”一声钻进悬棺之内。
  五煞帝君将棺材盖子合上,顿时日月无光,双目不能见寸物。
  薛太岁感觉棺材中仿佛时空都静止了,自己则陷入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
  五煞帝君声音幽幽响起:“先适应,以后以心眼观照,以皮肤感受周围气流运动,将五感开发至极致,就能感受周边事物。”
  薛太岁问道:“那要多久?”
  五煞帝君一笑:“多久都没关系,咱这悬棺静止时空,你出来时还是进去时。”
  薛太岁愈发感觉有趣,于是开始感受知觉。
  五煞帝君这训练方法着实巧妙,既有妖修的敏锐感应,又强调佛家顿悟,实是初学者训练感官的一剂良方。
  也不知薛太岁在棺木中躺了多久,忽的心中感应有亮光,自身的脉络就像天空中的星星。他急忙搜索脑海中的大藏般若文经,知道这是天人感应的征兆,循着自身星光支点逐一望去,自身的五脏六腑看到清晰无比,所谓佛家内省,正符合莫向外求之意。
  五煞帝君的声音突然响起:“怎么样?可看清楚了?”
  薛太岁在棺木之中无需睁眼,他的汗毛、皮肤,清清楚楚感觉到周围气息流动,以气化型,外在物体的轮廓清清楚楚,甚至连陪葬品周边雕刻的花纹都感觉的一清二楚。
  薛太岁一声长啸,免不得心中欢愉,原来修行还可以这样。
  “小人连周围器物的花纹都看的一清二楚了。”
  “呵呵,你虽然进悬棺定住了时空,但咱依然可以告诉你,你血脉太差,人类的血脉只能感应如此,已经实属不易了。”五煞帝君的话颇有揶揄之意。
  薛太岁一愣:“血脉?”
  “对呀,咱妖修拼血脉,如同道家讲机缘、佛家说慧根、剑修称剑心、魔修叫根骨、儒门所谓浩然气都是此理。总之各自法门不同,说的却是修行的关键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纵使修行,也成就有限。咱妖修血脉越强大,修行程度就越深,拿感官而言,若是千年蚊妖的血脉,千丈之外风吹草动尽可掌握。”五煞帝君乃是妖修大能之辈,对于修行轻车熟路,一一道来,如数家珍。
  薛太岁沉默了,不知为何,他现在不想说话。
  五煞帝君一笑:“以你的智慧应该是想到了,你自身根基太差,本就无法修行,若不借助咱妖修血脉,你终归是一事无成的。”
  薛太岁黑暗中瞪着布满血丝的大眼睛:“咱想当个人,这么难吗?”
  五煞帝君微叹一口气:“这个问题好难回答。何人想背叛自己的种修,但是道家也有句话,大舍大得,不舍无得。你自己想清楚,唯有自己一关难过,总要面对本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薛太岁沉声问道:“你还在吗?”
  五煞帝君声音又起:“在,一直都在,咱在等你答复。”
  薛太岁问道:“敢问帝君是什么血脉?”
  五煞帝君一笑:“怎么?想要咱的血脉?咱为上古应龙血脉,妖界称皇,俯瞰大地。”薛太岁也笑了,笑的如此凄惨:“咱要个能吃龙的妖修血脉,你有吗?”
  五煞帝君一愣,随即笑道:“有是有,不过你小子当心,福报越大,付出的代价越高,弄不好你直接挂了,也就没有将来了。”
  看见薛太岁不说话,五煞帝君微笑道:“饭要一口一口吃,步子趟的太大,就把蛋扯了。咱先给你说几个血脉,你看是否合适。烈焰狮血脉,勇猛异常,尤擅火焰属性,可谓攻法双全;上古腾蛇血脉,对毒性了如指掌,命属长生,生存力极强;黑沼猫血脉,身形似电,利爪无双,关键能神魂攻击;黄河象血脉,力大无穷,皮肤坚刚似铁,拔山倒海无所不能。怎么样,考虑考虑,咱纵横妖界,就是自己的亲子侄,咱也未必如此慷慨,还要去蛮荒之地,问过几个老祖宗才能给你找来。”
  薛太岁摇了摇头:“咱要一个能吃龙的妖修血脉,你有吗?”
  五煞帝君腾的站起身形,满脸怒气:“有,但你得答应咱一个条件,他年你若得逞大志,不可对咱妖修下手,因为你也是妖修的一份子。”
  薛太岁躺在棺材中哈哈惨笑:“你改造了咱的种修,刚才不就是憋着这个主意吗?现下终于肯说了吧。”
  五煞帝君怒喝了一声:“等着!”
  气呼呼大踏步迈向塔外,镇狱明王莫名其妙:“帝君,里面的斋祭人冲撞你了?”
  五煞帝君恢复了冷静:“你小点声吧,此子心思狡诈,睚眦必报,一旦得势,必是桀纣一样的暴君,绝非苍生之福,小心你的脑袋吧。”
  镇狱明王丈二和尚摸了摸脑袋:“那您还帮他?”
  五煞帝君回头瞪了他一眼:“天意不可违,你懂个脑袋!”
  镇狱明王愣在当场,五煞帝君在此悟道百年,头一次骂人。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