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二十四章 鲲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黑暗中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薛太岁已经非常熟悉周边的状况。
  各种陪葬的物品,宝刀、宝弓、盔甲、秘籍,还有妖修进贡的各式瓷器、陶器。
  他并非通过眼睛,而是将五感屏蔽后一种可怕的直觉,甚至他有时候觉得就是棺木中一只小小的蚊子,距离他多远,什么时候发动攻击,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终于一天,棺木的盖子再次打开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让薛太岁贪婪地大口呼吸。
  薛太岁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五煞帝君就在身旁,他不敢突然睁眼,害怕灯火把他的眼睛晃瞎。
  “你受伤了?”
  五煞帝君惨白的脸庞下嘴角一挑:“咱已经极力掩饰,看来你的感官练习的不错。”
  薛太岁面无表情,摇了摇头:“努力掩饰无用,你的气息不稳,波动很厉害。”
  五煞帝君依旧站的笔直,从手里取出一个银制的鹤嘴壶,用力晃了晃:“里面三滴妖修精血,足够你用了。”
  薛太岁隔着壶壁,闭着眼睛,依然能感受到里面剧烈的能量波动。
  “这是什么血脉?”
  五煞帝君举着鹤嘴壶向西方拜了三拜,然后才开口道:“迦楼罗!你们中州人修叫做鲲鹏。”
  薛太岁猛地睁开了眼睛:“能食龙否?”
  五煞帝君微笑点头:“何止呀,在水为鲲,在天为鹏,专以龙蛇为食,百年来鲲鹏的血脉已经绝迹了,蛮荒祖妖之地只存有两滴精血,最后一滴咱去了趟布达拉宫,还跟老秃子打了一架,娘的,都五百岁的人了,力道还这么猛。”
  薛太岁却大感好奇,真不知何人还能伤他,于是问道:“布达拉宫也有猛人?”
  “独占九州笑鳌头赛南极昆仑子,你说猛不猛?”五煞帝君拿起酒杯饮了一小口。
  薛太岁一笑:“大喇嘛宫首座昆仑上人?你也够猛的。”
  五煞帝君苦笑一声:“没办法,拿了人家的性命之重,不拼一下总是不行,老秃子说好一对三掌,娘的打起来没完没了。”
  薛太岁见他面如金纸,受伤着实不清,看似说的轻巧,真不知这一仗如何凶险万分,不由得也有些动情。
  五煞帝君从棺木中取出一枚红丸,吞在腹中,调息了一会儿,果然脸色转好。
  随即对薛太岁说道:“小子,这迦楼罗血脉霸道无比,乃是万妖法祖和西方佛护法真神两教之精华,说实话,成功几率不足一成。你可真想好了?若是肯回头,咱还可以弄其他血脉。”
  薛太岁嘻嘻一笑:“怎么?咱个开脉三段尚且不惧,你个妖修大帝反而怕了?”
  五煞帝君叹了一声:“也罢,你且不可贪多,现下用一滴,筑基用一滴,金丹再用一滴,但还不完整,完整的血脉还差一颗七彩琉璃心,只是此物连咱也不知道哪里去寻了。”
  薛太岁在棺木之中一抱拳:“帝君客气了,已是足够承情。”
  五煞帝君从怀中取出一本白色的册子,扔进棺木,“给你一段时间,把这本册子背到脑海里,然后,哎,然后就可以推功过血,换咱妖修血脉了。”
  “轰隆”一声,棺材盖子又重重合上,薛太岁拿起白色册子细看,但见一笔钟王小楷上书“如佛所说,二施果报无差别者,是义不然。何以故?先受施者,烦恼未尽,未得成就一切种智,亦未能令众生具足檀波罗蜜;后受施者,烦恼已尽,已得成就一切种智,能令众生普得具足檀波罗蜜。”
  “这,这是五煞帝君自创的涅槃经。”薛太岁心下震撼,不由得细细品读。他脑中本有大藏般若文经,任何文字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不过片刻,就将涅槃经牢牢记在脑海之中。
  五煞帝君打开棺材盖子:“记得如何了?”
  薛太岁回复:“倒背如流!”
  五煞帝君冷哼:“吹牛!涅槃经教义为何?”
  “涅槃往复,往复重生,一世命乃万世命!”
  五煞帝君捻髯微笑:“脑子倒是够用。”
  还未等薛太岁得意完,五煞帝君突然伸出两指,“啪啪”两下重手点了天柱、哑门两处大穴,薛太岁顿时感觉头脑憋涨,血脉不通。
  五煞帝君拿出一只小盒子言道:“里面是三千只嗜血蚜虫,足够吃干你的周身血脉,咱用护穴神照的方法护住你的大脑,你脑中默念涅槃经,片刻不可停,否则这虫子就要把你整个人吃干了。”
  薛太岁口不能言,心中大骂:“姥姥的,你倒是提前打个招呼呀。”
  打开小盒子,三千只蚯蚓一般的嗜血蚜虫瞬间钻进了薛太岁体内。
  薛太岁周身酸痛难当,想两侧打滚,奈何周身穴道被制,动弹不得,不一时,大把的汗水将棺木都浸湿了。
  酸痛还在继续,并非疼痛那么简单,而是时而剧痛无比,像挖心掏肝,时而酸楚难当,如同鼻梁骨折。薛太岁涕泪横流,嘴里的钢牙不知咬碎了多少颗,实在是难忍。
  突然,薛太岁感觉到心脏之处仿佛被钻了个口子,一阵阵心悸传来,他想要大叫,却喊不出声音。知道那是嗜血蚜虫在吃他的心脏血脉。
  一旁五煞帝君大喝:“脑中默念涅槃经,片刻不得停,否则你神魂失守,命归阴曹。”
  奈何这涅槃经并非减痛经文,而是保持头脑清醒之用,头脑越清醒,疼痛感越强。好几次薛太岁简直要疼昏死过去,奈何涅槃经字字句句留在脑间,清醒异常、昏睡不得。
  薛太岁瞪着大眼睛早已成了充满血红的颜色,口中想大喊:“你杀了咱吧!”奈何喊叫不出。
  五煞帝君双手不停打出红光照定薛太岁头颅之处,一会打出橙光,五颜六色护住头颅,薛太岁头顶冒出氤氲紫气,再看自己周身,已经干瘪如同僵尸,连心跳也竟然消失,除了大脑之外,活脱脱的活死人。
  五煞帝君此刻也额头见汗,豆大的汗滴滴滴哒哒不停下落,紫色的龙袍被汗水浸透,仿佛水中捞起的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五煞帝君大喝了一声:“九幽烈火!”
  双手打出两道火气,从薛太岁脚底板直直钻入,那脚底神经最是敏感,猛地一阵绞痛,薛太岁一口咬掉了自己的舌尖,顺着嘴角滴滴哒哒淌血。
  “继续念涅槃经,别停下!否则功亏一篑!”五煞帝君狂喊不已。
  薛太岁忍痛背诵涅槃经,心中暗想咱现在杀了你的心思都有。
  两股烈火过后,薛太岁体内的嗜血蚜虫被焚烧殆尽,薛太岁靠着护法与脑中的涅槃经维护神魂不灭。
  五煞帝君隔空取过鹤嘴壶,滴出一滴金黄色的血液,那血液如琥珀般透明,却像太阳一般光亮,晃得薛太岁眼睛也睁不开了。
  五煞帝君向他鼻子空灌了一滴,手上连连打出十八道禁制,一股金色的光华瞬间游走薛太岁周身一百零八道大穴。每到一处,就是一股钻心的疼痛,薛太岁暗暗观察,体内那些星点被一一点亮,一百零八个星点被点亮之后,突然一股无形的大力直直冲击心房位置,薛太岁居然冲破被阻的阳关,大喊一声:“痛煞咱也!”随后死了过去。
  五煞帝君急忙碾碎一粒红丸,就着酒浆灌送至薛太岁嘴里,在一旁默念:“一、二、三...”
  待数到三十六下,薛太岁依旧如死尸般未醒,五煞帝君也急了,双手连连打出五彩神光,刺激薛太岁头顶百会穴。
  “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
  数数过半,薛太岁还没有清醒的征兆,五煞帝君一颗心也悬在了嗓子眼,按照妖修秘法,如果数三十六为一阶,是为天罡之数,换血之人享天罡命数;七十二为一阶,是为地煞之数,换血之人享地煞命数,一百零八为一阶,是为相会数,即风云际会,天罡地煞来相会,乃是传说中的九死一生未卜之数。如果三阶之数数到,换血之人还未醒来,那便是再也没机会醒来,换血失败,血脉未融,真真变成了死人。
  “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