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二十五章 还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百零六、一百零七,你特么倒是醒过来呀,啪啪”五煞帝君居然抽起了薛太岁的嘴巴子。
  “一百...零八,完了!”
  五煞帝君颓然倒地,仿佛一个风中的残烛,佝偻着腰,再也站的不直溜了。
  供桌两边的气死风灯和一米高的素白大蜡烛也燃烧到了尽头。
  他遥遥望向西方,苦笑一声:“唉,万妖法祖终归是黄粱美梦一场,也罢了,如果迦楼罗的血脉这么好换血,那么也不会百年之内都没有传人了。”
  他踉踉跄跄蹲坐在地上,灌了一大口酒,自言自语道:“朕跟你说过了,不要选择这么霸道的太古血脉,你为何不听?未料想朕这待死之棺木,到成全了你这黑发人。有多大福报,就有多大代价,你为何不听!”
  突然,他发疯一般,用力捶打着黑木悬棺,若是普通棺椁如何能抵挡他的一击,怎奈这黑木悬棺乃是太古秘宝,故而即便是飞升大能也难以动其分毫,只是锁妖塔七层晃动不已,一声悲愤的吼叫直冲天际。
  这吼叫震天动地,将整个蜀山山脉震荡的地动山摇。
  蜀山铁索桥上比剑的魏凌风和李崇信一个趔趄,脚下的铁锁链骤然崩塌。
  两人身子一沉,忽的各自御风,站立在半空之中。
  手中的气剑不退反进,依旧紧紧咬合,不肯分开半步。
  除此二人之外,其余蜀山弟子包括白圭太监都震荡的七荤八素,一些修为较弱的弟子竟然晕了过去。
  滴滴哒哒,驴蹄子轻响,六耳大脑袋晃了两下之后,一股脑钻进锁妖塔七层,转转滴溜溜的大眼睛,左看右看,冲着五煞帝君呲牙一笑,露出大长舌头:“嘿嘿,拜见五叔,五叔吉祥。”
  五煞帝君面部无半点精气神,颓然倒地,口中犹自喃喃:“万妖法祖,终是水中月、镜中花,万妖法祖,终是水中月......”
  六耳嬉皮笑脸:“五叔,百年刚醒,抽的什么疯,什么万妖法祖,这是咋的了?”
  五煞帝君抬起无力的手指,指向黑木悬棺。
  六耳抬着大脑袋钻进黑木悬棺,用鼻子使劲嗅了嗅:“噌噌,恩,这人没死!”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五煞帝君一把耗过六耳的尾巴,向拎小鸡一样拎在近前,顺势卡住它的脖子:“你待怎讲?”
  六耳直翻白眼:“五叔,轻点,咳咳咳,喘不上气了。”
  五煞帝君稍微放松了力道,手却不轻易撒开:“快快奏来,这小子如何没死?”
  六耳咳嗽两声:“咳咳,五叔,这大个子周身没有死气,如何是个死人?”
  “对呀,你是麒麟后裔,嗅觉异常灵敏,朕怎么没想到。”
  五煞帝君像是沙漠中人寻到了水源,急速冲到棺木之前,左手一划左眼,金色眼珠儿立现,一道金光照射其上,大喜道:“确是没有死气,那如何才能让他转醒?”
  六耳贼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俺有办法,五叔,只要这小子饮上一杯升龙水,定然让他死中得活。”
  所谓升龙水就是龙尿,有医死人,生白骨之效。
  五煞帝君腾地站起身形,就欲向北方飞去。
  六耳驴蹄子挡在面前:“五叔,你去哪里?”
  五煞帝君没好气:“北海之滨,寻那龙族索要升龙水。”
  六耳嘿嘿笑道:“哪里还用那么麻烦,俺麒麟族就是龙族近亲,咱一泡尿便宜这小子了。”
  说罢,也不等五煞帝君同意,径直走向棺木,大次咧咧排开后踢,硕大的驴鞭往薛太岁嘴边一放,“哗啦”一阵冲刷。
  尿完还抖了抖,“恩,舒坦呀,舒坦,不让俺吃你,驴爷让你喝尿,哈哈哈。”
  五煞帝君刚欲阻止,“轰隆”一声,薛太岁脚下升起一朵榕树大小的青云,直冲头顶。
  五煞帝君大惊:“气冲华盖!此乃涅槃经第一层境界。”
  话音未落,一声巨大的鲸吼之声,一只蓝色巨鲸虚影腾腾上空,六只庞大的鲸鱼鳍张开,巨口之中獠牙如同钢枪,朝天怒吼。飞升半空之后,一声嘹亮的鹰鸣之声,响彻寰宇,那蓝色巨鲸忽的化为金色,变为一只金光灿灿的大鹏鸟,张开双翼,遮天蔽日。一双鹰眼,死死盯住六耳。
  六耳吓得“咕咚”一声,四体酸软无力,竟然又尿了。口里大呼:“乖乖,这是什么怪物。”
  锁妖塔八角銮铃乱响,七层入口之处,一个金甲天神的虚影现身,眼睛与头部方向相反,右臂握拳下垂,左肩头扛着一丈长的金刚降魔杵。口中大喝:“何方妖孽,竟敢在人间现世,还不速速受绑伏诛。”
  五煞帝君冷笑一声:“韦陀护法一道分神也敢如此威风。”
  那锁妖塔镇妖铃越响越急,戒律堂首座晨中子、中阳首座天信子、电剑西门无极、黄巾力士欧阳泰、九江叟姜波涛、八卦修士张宏君,蜀山锁妖塔一致六层的历代蜀山亡魂全都凝聚成型,各持兵刃封住七层入口。
  韦陀护法一声喝令:“摆北斗七杀阵!”
  众亡魂大喝了一声:“尊法旨!”以韦陀护法为首,降魔宝杵放出杀气金光,其余六人纷纷祭出飞剑,金光飞剑汇集成七道剑气,汇聚成网,直直锁定金翅大鹏雕。
  六耳吓得耷拉脑袋,急忙躲在五煞帝君身后:“五叔,本来就是救个大个子,怎的惹出了这般麻烦?五叔快快出手。”
  五煞帝君气定神闲,站的如同苍松一样笔直,冷声道:“鲲鹏飞天九万里,岂是区区亡魂残剑所能封锁。这是他自己的业障,朕若插手,那血脉效果就不值钱了,慢慢看着吧。”
  半空中的金翅大鹏雕一脸倨傲之色,“刷拉”一声展开双翅,一片金光照下,那七道剑光仿佛被阳光照耀的冰雪,瞬时瓦解冰消。
  韦陀护法大怒,右脚“啪”的一声,踢在自己顶梁门,脑门之上平白长出一道竖眼,口中大喝:“妖魔哪里走!”竖眼目射金光,直奔大鹏鸟而去。
  那大鹏鸟一声鸣叫,忽的幻化成蓝鲸,大口一张,将金光吞噬。
  蓝鲸随后一个疾冲,冲入残魂阵中,残魂到底是残魂,失了思考,少了灵动。蓝鲸左冲右撞,如入无人之境,瞬间将几个残魂撞得七零八落。
  韦陀护法一看不好,右掌单立,双指掐法诀,大叫一声:“聚!”
  眼见被撞碎的残魂一个个又自凝聚起来。
  蓝鲸“嗷”的一声,冲天怒吼,大嘴一张,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六个残魂吸入口中大嚼。
  韦陀护法大怒,手中金刚降魔杵向前一探,射出一道斗大金光将蓝鲸周身罩住,随后手掐法诀,念动真言:“一极二化三真火,火力朱此物多生,火德神君朱夏普,此普邪魔不正神,乾元亨利贞,太极顺旨行,吾奉菩萨亲勒令,神兵火急如律令!”那道金光顿时转为赤红之色,将蓝鲸罩定焚烧。蓝鲸吃痛,在红色火网之中左突右撞,随着火力逐渐加深,显是有些渐渐不支。
  五煞帝君在一旁紧缩双眉,手掐一道雷霆,正自犹豫要不要出手帮忙。一旁六耳摇晃着大脑袋:“不行了,不行了,大个子不行了。”
  忽的天地之中一声嘹亮的鹰鸣,蓝鲸化成金色大鹏形态,肋生双翼,两个远古凶兽合二为一,金翅大鹏的翅膀仿佛锋利的刀割,瞬间将火网撕裂出了一道口子,蓝鲸借势一头冲了出去,一张大口,一股东海碧蓝的海水如同激射一般喷向韦陀护法,仿佛天降暴雨,瞬间将韦陀淋了个劈头盖脸。
  六耳在一旁摇着驴头大为得意:“好呀,三眼怪有三昧真火,大个子有东海之水,浇他个落汤鸡,让他知道妖修的厉害之处,哈哈哈,痛快,痛快!”
  也亏得韦陀护法乃是大修行真神,否则这一下子定然被东海水浇灭了元神。那韦陀护法此刻面无表情,面色铁青,继而黑灰,缓缓闭上了第三只眼。“咣、咣、咣”三声钟响,时限已到,韦陀护法身影慢慢变淡,最终法力耗尽,消失于太虚之中。
  蜀山锁妖塔一至七层的所有镇妖铃“砰”的一声,齐齐崩塌。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