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三十六章 图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十万两白银的银票就放在薛太岁手里,薛太岁一阵狂笑,暗想这小胖子真是生财有道,再看看他身后的娇小姑娘,眼神局促,躲闪地盯着薛太岁。
  王保保此刻脸红脖子粗:“这,俺媳妇儿,大哥多担待些。”
  说罢,一手拉出了红衣龙女敖吉公主。
  敖吉公主死活不喜欢眼前所谓的大哥,但见那脸凶相,就跟要吃人一般。只得怯生生硬着头皮走了出来,向薛太岁一个万福,眼睛却是看都不敢看,“滋溜”一声又躲回王保保的身后。
  王保保把眼睛一瞪:“怕什么?大哥又不会吃了你。”
  薛太岁对于敖吉公主却也不太感冒,只觉此女面貌虽然清丽,配自家兄弟绰绰有余,但是看见她头顶的两个龙角,就说不出的厌恶,非咱族类其心必异,但眼下又是用人之际,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想到此处,咳嗽两声:“弟妹,不要拘谨,但出嫁从夫,这礼仪还是要遵守的。”
  半空之中一声鹤鸣,薛太岁知道邱八到了,随即转身:“你夫妇二人自便,咱出去看看。”
  邱八跳下仙鹤,拿起一葫芦清水猛灌。薛太岁则拿他画的山河地理图仔细和王千斤给的地形图观看起来。
  “点子扎手,那马边城的守将唤作碧眼横江尚狮驼,据说有万夫不当之勇,本是九阎山的三当家,不知怎的跟寨子里的兄弟闹翻了,出来自立门户。杀了马边太守,夺了城池大权。好像跟西域密宗还有来往,有什么四个大喇嘛,号称四绝僧的帮着他到处作恶。”邱八一口气,把这几天打听的情报都说了。
  薛太岁仔细看了看地图,一指马边和渝州府之间的一个小镇子,地图上标注齐麦县的地方问道:“这里现在还归咱大禹掌控吗?”
  邱八喘了口气道:“这齐麦县令呀,是个两面三刀,谁也不得罪的主儿,每月照样给大禹天朝缴纳赋税,但是西域番僧前来借粮,他也周济。马边城一靠北蛮子的供给,二靠在齐麦县打秋风,这县令倒也是个圆滑之辈,谁来都是天王老子,通通答应。”
  薛太岁嘴一歪:“那倒是奇怪了,方圆百里一个小县城,这么多家爷爷找他要钱粮,他居然供应的起?百姓过得什么日子,怎么没有逃荒?”
  邱八继续回道:“那齐麦县主要靠着地下有一条资源,据说是个晶石矿,这玩意儿如今在市面上是大价钱,贩运到关中、渝州、青海等地,随便一斤晶石就能换二十斗陈粮,外加十桶上好豆油,价高的地方还能多换一匹马。故而虽然是小县城,却是富得流油。”
  薛太岁久在行伍,知道晶石这个东西乃是能源之根,什么偃甲、机关、阵法、攻城冲车都靠此物发动,甚至让修士们闻风丧胆的神武大炮也是以此物作为填充,当真是精贵无比。
  薛太岁继续沉思,悠悠道:“既然是这么个富贵的地方,马边的尚狮驼就没想法子夺了此地据为己有?这可不像他山贼的作风。”
  他比较两幅地图,左看右看,终于看出了端倪。这齐麦县四下里地势平坦,没有高峰大河险阻,极其利于骑兵突破,是个易攻难守的地方。想来纵然是尚狮驼率领兵将夺城,也是守不住的,极容易陷入三方人马的包围之中,万一再给他人以起兵的借口,那的确得不偿失。还不如就像现在这样,借机敲诈,多弄些粮台补给是正经。
  想到此处,薛太岁嘿嘿一笑:“邱八兄弟,你休辞劳苦,吃罢午饭,再去打探各方军事部署,距离齐麦县最近的兵峰在何处,探得清楚速速来报。”
  邱八一抱拳:“好嘞,谨遵千夫长号令!”
  “滚你的吧,麻利办差!”薛太岁罩他后腰就是一脚。
  薛太岁匆匆将十万两的银票交予王千斤:“老将军,这是十万两的银票,除了上次所需之物,老将军即可招募青壮乡勇,每日里三餐管饱,一个月一吊老钱,但是要力大能杀敌者。”
  王千斤碍于手头资金有限,原打算招一批乡里老弱,凑够一千二百的数字算了,此刻见有了这许多银钱,笑的乐开了花,愈发觉得眼前年轻人前途广大。
  原来大禹朝贪污成风,当将领没有不喝兵血的,什么克扣粮饷,谎报人头,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此刻见薛太岁分文不要,都拿出来募兵,足见一颗赤城之心。
  王千斤一抱拳:“贤侄放心,既然兵饷充足,老夫就去募兵所,将秋后聘选府兵的报名者一一通知,凡是愿意当兵吃粮的,先紧着贤侄这里的乡勇供给。”
  渝州太守张瑾善正在公堂后面的小院与人对弈。
  对弈之人白面长睛,八字黑胡下有燕尾须,一袭青衫,头顶却是儒家的一顶黑白相间的忠靖冠,两绺白色飘带伏在肩头,手中摇晃一把小巧的麈尾扇,远远望去,足见白帽风流之姿。
  此人名叫李十朋,字友之,雅号十郎,乃是当朝李氏宗族中的翘楚人物。禹僖十年,以二十二岁高中榜眼之姿,可谓少年得意。早已备选翰林院学士,因胸中军伍大才难以施展,故而请放外官,先是在辅国大将军屠彬帐下担任军师祭酒中郎将,因口无遮拦,言语尖刻,被御史揍了个擅自言论,扰乱圣听的罪过,贬到左武卫大将军魏文通帐下做行军司马,又因出言得罪同僚,下调到张瑾善处任州郡丞之职。其实,若不是大禹朝重文轻武,禹僖帝还幻想着三鼎甲理应辅佐朝纲的道理,他就被言官的吐沫淹死了。
  此刻,棋至中盘,张瑾善犹自左右观望,举棋不定。
  李十朋捻着燕尾须笑道:“东翁,前二十步已是死局,你斩大龙缺魄力,做眼活棋又过于着了痕迹,这棋早就不用下了。”
  张瑾善一甩手,扔了满棋盘的黑子,赌气道:“不下了,不下了,让了九子都赢不了你,还下个什么劲呀。”
  两人正对弈间,小斯来报:“守备王千斤请增补乡勇函。”
  张瑾善看都没看,一摆手:“去去去,这个王老头,武备上的事情自己做主就行了,大事小事都来烦我,不看,没空。”
  李十朋却瞄了一眼小斯:“拿来我看。”
  张瑾善一挥手:“给他,给他,看完了快些跟我去西花苑把酒吟诗。”
  李十朋扫了一眼信函,转向张瑾善问道:“往年乡勇一次增补多少?”
  张瑾善嘴里咬着个橘子,嘟囔道:“谁知道多少,大概一次增补五百吧,好几年没增了。”
  李十朋转了转眼珠儿,又问道:“以往乡勇可是征召乡里的青壮为兵?”
  张瑾善喝了一口茶:“那可不,自己招乡勇,自己开兵饷,文武分家,大禹天朝自来如此,招的多了他哪里去弄银子。”
  李十朋转身看了看墙上挂的地理舆情图,一笑道:“不对,这里有文章,敢问王守备为何此时要补充乡勇?”
  小斯还未回答,张瑾善一把拉住李十朋的手:“友之,你这人才情没的说,就是这个疑心病可不好,他王千斤为渝州守备,军事上的事自是能做主,就算他招了一万乡勇,又能如何?咱们府兵都有五万呢,他愿意招多少招多少,自己招自己得养着,走走,喝酒去。”
  小斯这时却小声嘀咕:“听说朝廷发了旨意,派李家军一个千总前来募兵,具体小的也不知道,大人问问王守备自然知晓。”
  李十朋赶紧甩开了张瑾善的袖子:“朝廷发旨,那千总为何不来太守府报备?”
  张瑾善嘿嘿一笑:“十郎,若是来个千总都要我这个太守接待,我哪里还有时间跟你下棋,也许人家奉了密旨、口谕,咱们问得着吗?再说,五品以下官员只归部署衙门,人家不来有什么错?我还没说什么,你倒挑理了。”说完一脸不屑看着李十朋。
  李十朋点点头:“东翁,我这理挑了,日后你还不定怎么感谢我呢,来烛火,我要好好看看地理舆情图。”
  小斯不敢怠慢,急忙送来烛火,张瑾善却是一脸懊恼,打着呵欠自己找乐子去了。
  时过三更,李十朋将方圆百里的地理图看了个真真,反复算计过后冷笑一声:“假道伐虢再来个李代桃僵,当个千总真是亏煞了此人,小斯,备马。”
  小斯换了值守,却是比刚才那个更加年轻些,急忙取了票号,去马棚牵马,一匹大宛立青,甚是神俊。
  李十朋翻身上马,对小斯言道:“告诉张太守,我去齐麦县替他守护百万银两,我若十日不归,赶紧发兵齐麦县,别管里面有谁,先围困起来再说。”
  一阵快马加鞭去了。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