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三十七章 军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西校场上新招募来的乡勇,都是下届府兵的备选一千二百人,个个英勇彪悍。薛太岁将他们分成两股,手拿梭镖,正自练习李家军中的四方阵。
  “西北方位,十七出,四十三出,五十六退!”薛太岁站在高台,手捧令旗令箭,不住地发号施令。四方阵练习过后,随手将令旗令箭交给王保保:“你按照刚才的阵法来指挥,咱率领亲兵闯阵。”
  王保保对这四方阵早就看了好几天,又有图纸在手,已经了然于胸,因此并不胆怯。
  薛太岁回身上了六耳的驴背,身边十八死士身着明光铠,只露着眼睛,手里拿的却是木刀。一千二百青壮乡勇,手挺梭镖,日光照耀下一阵亮光刺眼。
  十八死士亲兵护驾,十八匹北蛮王朝的雪蹄乌嘶嘶怒吼,稳稳守住中军主帅。薛太岁一头红色的怒发,随风激荡,驾驴直冲乡勇北翼,周围十八骑闻风而动,好像一股黑色的洪流,瞬时间将左翼冲垮。
  王保保急忙在高台上挥摆令旗令箭,中军出击救援,薛太岁正是为此而来,留下十骑死战,自己率领八骑突入中军,瞬时间人仰马翻,被薛太岁夺了大旗。王保保看一千二百人却拦不住十九骑,心中不服,大声呼和:“不算,不算,我指挥的太死板了,再来一回!”
  薛太岁哈哈大笑:“好,再来!”
  两军摆开阵势,瞬时间冲锋又起,这次依然是左翼溃退,中军不救,薛太岁率领十八骑又冲击到右翼,中军不忍坐视不管,来救援后却发现上当,薛太岁冒死直插中军后路,截断阵型,乡勇指挥不灵,各自打乱编制,被薛太岁夺了帅旗。
  第三回合更惨,薛太岁竟然率领十八骑直接冲击中军,还未等王保保缓过神来,已经冲散中军,将帅旗夺了。
  高台之上,薛太岁一脸得意,王保保气的把令旗令箭扔在地上:“不服,不服,你的护卫亲兵都有重甲,梭镖根本扎不上去,你这是借了盔甲之力。”
  但转念想想,这话也站不住脚,对方再怎么说也只有十八人,自己这里却有一千二百人,就是用人堆也把敌人挡在帅旗之外了。
  于是丧气蹲在地上,嘴里呜咽:“我就不是领兵的材料。”说完一撇嘴,竟是要哭了出来。
  一旁的红衣龙女敖吉公主公主早早小跑过来,手里拿捏着丝巾,不停给王保保擦抹泪水,嘴里小声嘟囔着:“还大哥呢,让士兵练习这花架子阵法,如何能赢你?”她平日里见了薛太岁就往王保保身后躲,此刻居然敢出言相讥,着实出乎薛太岁意料之外。
  王保保急忙将她护在身后:“我们兄弟俩说兵家大事,你娘们家家的,一边子去。”敖吉公主似有委屈,一抽身就要出去。
  “且慢!”薛太岁大手一挥:“弟妹这是话里有话呀,咱李家军四方阵向来困住敌人百试不爽,敢问何处不完整?”
  敖吉公主今天也是上了拧劲儿:“大哥明鉴,这左翼四十八列和五十六列遇到攻击只会原地不动,中军护旗一百人足矣,其他人都傻看着,右翼只会自保,不会包抄,这如何是完整的阵法?”
  薛太岁一愣,这几句话句句说到点子上,李家军的四方阵多是用来仪仗之用,临阵杀敌也只是围剿草寇,效果确是不怎么明显。他思前想后,将令旗令箭交于敖吉公主:“弟妹,这次你来指挥,若是再让哥哥斩将夺旗,咱就罚王保保一个女人专权,夫纲不振之罪。”
  言罢,飞身跳上驴背,十八死士生死相随。
  敖吉公主代替了王保保,虽然阵法临时拼凑,但是指挥号令确是严明,一千二百青壮此刻怀了复仇的心思,无不用命当先。
  薛太岁率领十八骑每到一处,立刻陷入众人包围之中,敖吉公主娇声传令:“十五列出,四十列围,二十八列递补,十三列迂回。”此刻传令声声,却有巾帼英雄之威。
  一千二百人也不死战,只是将十九骑围住,不断蚕食,打下去一队,自有另外一队补上,从中午斗到了黄昏,十八骑体渐渐力不支,木刀尽皆折断。最后,薛太岁发了狠,双腿一压铁关梁,六耳哧溜溜爆叫如雷,竟然飞身三丈多高,越过众人把守中军的头顶,径自冲向中军大旗。四踢刚刚落地,又被一百守护乡勇围了上来。六耳大展神威,四踢飞开,一阵驴蹄猛踹,一百人纷纷倒地,奈何薛太岁刚刚手抓帅旗杆,右翼三百人又组了个小包围圈,将薛太岁团团围住。薛太岁知道,自己已然输了,这时纵使强行夺下帅旗,也必定被梭镖插成了筛子。
  敖吉公主却将令旗令箭“咣当”一声扔在地上,娇声道:“不是弟妹的阵法不好,是哥哥的坐骑太过勇猛,都超过龙宫的十匹龙驹了,常人哪有如此神俊可以骑乘。”
  六耳正自埋怨浑身有力使不出,听了奉承心下大悦,暗想:“废话,除非这世间再来一头真麒麟,否则什么坐骑能是驴爷的对手。”一时间摇着小尾巴,欢快异常。
  薛太岁哈哈大笑,飞身跳上高台,一抱拳:“弟妹有此阵法造诣,为何不早说?”他此刻看敖吉公主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也不觉得她头顶双角有何不妥。
  敖吉公主正色道:“这只是我龙宫鱼鳞阵小小的变数,哥哥若要想学,这几本阵法拿去便是,我可不敢违了你们兄弟情谊。”从怀中掏出三本阵法书籍,分别是鱼鳞阵、鸳鸯阵和困龙阵。
  敖吉公主随后又道:“若说天下排兵布阵,自是天门神将第一,我龙宫可也不差,名将辈出,当年上古时期轩辕黄帝逐鹿之战,阪泉之战,定鼎中州,都有我龙族前辈指挥千军万马呢。”
  王保保一咕噜身子站了起来,骂道:“妇道人家,知道些什么?那是大哥让着你的,还不快快回去烹茶,有的没的胡说八道,没日子抛头露面。”
  敖吉公主俏皮地一吐小舌头,小碎步颠颠地跑了。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