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四十二章 夺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宴席散罢,薛太岁和天绝僧都有各自安歇的房屋,前前后后却有无数兵丁把守,分明是钱县令安插的眼线,名为护卫,实则监视。
  薛太岁撇了一眼旁边的上官小扇:“如何,还疼痛吗?”
  上官小扇一脸倔强:“哪就如此脆弱了,不过折纸刀所伤,我没那么娇气。”
  薛太岁见她逞强,随即开口:“小心些,今晚就有大战,你自己护好自己,任务已经完成,咱有六耳护驾,料也无妨。”
  上官小扇也非不知好歹之人,此刻又吞服了蜀山的止血丹,外敷了金疮药,盘膝打坐,一口金丹真气慢慢冲向脚腕之处,誓要把体内的刀气排出体外。
  薛太岁嘴里呼哨一声,六耳滴滴哒哒来在跟前:“老大,有何吩咐?”
  薛太岁言道:“你去北门,告诉兄弟们,该动手了。”
  六耳一愣:“弟兄们都在西门。”
  薛太岁微微一笑:“对呀,所以要声东击西呀。”
  六耳欢叫一声,四蹄奔开,往北门传令去了。
  十八猛士打扮成叫花子,早就在城内游走,四门均有眼线。此刻北门方面正是桑小牛和钱驼子,六耳上前招呼:“老大有令,北门放火!”说罢头也不回,径自又跑了回去。
  桑小牛吹响号角,“嘟嘟嘟”的声音把左邻右舍都惊醒了,十八猛士听得召唤,纷纷齐聚北门。桑小牛道:“初一十五都是做,一不做二不休,把赃官的粮仓一并炸开,开仓放粮,人越多对咱们越有利。”众人纷纷点头。
  北门把守的兵丁早就白天折腾够了,此刻都在打鼾,钱驼子上去一记弯刀,削去了他的脑袋,十八人纷纷准备柴草,顿时火光冲天,离着三、四里地都能看的分明。
  钱县令正自吃着葡萄,怀里搂着美人,为自己白天的壮举感到自豪。料想那李十朋也没安好心,让自己除去这些强敌,他却坐收渔翁之利,到时候把杀人的罪名扣在自己头上,呸,钱某虽然不如你聪明,却也不是傻瓜。越想越是得意,径自哼起了小曲。
  “报,报县太爷,北门失火!”小厮连滚带爬进来禀报。
  钱县令一挣扎,从椅子上坐起,冲着北方一看,火光冲天,大惊失色:“混蛋,什么人玩忽职守?”
  “县太爷,好像有人纵火,一群叫花子还把粮仓大门给烧了,抢出来的粮食正在四下分发,老百姓都去抢粮食了。”
  “胡闹,这群混蛋如何敢这样?嗯,不对,北门失火,定然是马边城的土匪来打县城了,他们就在北方。”钱县令此刻连官衣也顾不得穿,大声传令:“叫四门守卫都去救火,有胆敢叛乱者杀无赦!哦,对了,别让那个天绝僧跑了,定然是马边城的内应,刀斧手,进去把他给我剁了。”
  忽然闻听墙头上有人冷笑:“狗官,还想杀本佛爷,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哈哈,我家尚三当家定然前来打城,你洗净脖子等着掉脑袋吧。”正是那天绝僧的声音。
  钱县令大惊,急忙喊:“有刺客,抓刺客呀!”
  门外“哎呦”两声闷哼,显然有人被放倒了,这时一声力喝:“薛太岁在此,谁人敢伤县令大人?”却是薛太岁,左手提着铁胎弓,右手推开了大门。
  钱县令好似见到了救星:“薛千总,麻烦你将这凶僧缉拿归案,本官定然在王守备处好好表揍你的功劳。”
  薛太岁大喝一声:“得令呀!”领着上官小扇追了出去。
  钱县令心下稍定,忽的想起李十朋,急忙唤家人:“速去东院,把李郡丞找来,说我有要事相商。”家人答应一声,片刻便回,手里只拿着一纸书信:“李大人早就不见踪影了。”
  钱县令急忙打开书信,上面只有四个大字“引颈就戮”。
  钱县令一下子慌了神,竟不知道下一步如何办理,他毕竟文官出身,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只是一味往北门增兵。
  天绝僧原本打算往北门而去,一来接应自家人马,二来趁乱可以脱身。奈何身后薛太岁紧追不舍,他只要一回头,就是一支狼牙箭,对方好似并不想真的射死他,只是封住他逃走的去向。他本想回身拼命,看着上官小扇手里冷气森森的秋水剑,又改变了主意,以一敌二绝非上策。走投无路,急冲冲向西门而去,一路上但凡碰见拦路的兵丁或前来抢粮的百姓,一概被他“咯吱”一声拧断了脖子。
  西门外,王保保和敖吉公主领着一千二百乡勇正在急行军赶路。王保保身材肥胖,此刻只穿着掩心甲,骑乘在一匹西北青骓高头大马之上,嘴里不停催促:“快些,再快些。”一千二百人乡勇,三百骑兵,八百步兵,紧紧跟随。忽的闻听敖吉公主叫到:“那是什么?”但见一个黑影从西门夺路而出,正是天绝僧。
  王保保大声喝令:“拿下!”三百乡勇催马上前。
  那天绝僧一个半空飞翔,临近打头的骑兵,被“咯吱”一声拧断了脖子,后面的骑兵举朔疾刺,天绝僧空中变换了姿势,后脚正中其头,顿时“啪嚓”一声踢得粉碎。
  敖吉公主挥动手中令旗:“结鱼鳞阵,三十七列、四十八列上前,十五列迂回,二十列递补。”乡勇们闻声而动,迅速把天绝僧围困在正中,刀枪并举,进行围杀。
  这时阵法的威力显现了出来,天绝僧刚躲过枪刺,又迎来刀砍,层层配合,细密无间。乡勇们却不贪功,一击不成,立马由第二人递补而上,刀山抢林,密密麻麻。任你个人武功高绝,如何跟千军万马的军阵相抗衡。天绝僧左突右入,一时间无法脱身。若逞强杀几个兵丁似乎可以,奈何阵法配合紧密,杀人同时必定身中数刀,得不偿失。
  王保保来在近前,双眼紧紧盯着天绝僧,忽然胸口之处传来阵阵晃动,那枚落宝铜钱此时发出微微的亮光,似是兴奋无比。王保保暗道:“难道这个大喇嘛身上有什么怪异不成?”还在思索,忽听一阵驴鸣,迎面薛太岁到了,旁边的上官小扇御剑飞仙,紧紧跟随。
  王保保大喜:“大哥,快快打发了番僧,他身上有异宝。”
  薛太岁闻听大喜,抽出铁胎弓,右手狼牙箭上弦,一箭疾似流星,直奔天绝僧而去。
  天绝僧忽觉背后恶风不善,急忙回双掌抵挡,奈何那支狼牙箭仿佛长了眼睛,空中打了个回旋,绕过一对肉掌,直挺挺奔向左眼。
  “啊!”一声惨叫,狼牙箭贯穿天绝僧左眼,钉进去足足八寸,透过后脑。天绝僧倒地绝气身亡。王保保犹自不死心,上前抽出斩骑刀,“噗”的一声,将天绝僧秃头砍下。
  薛太岁驾驴来在近前,哈哈大笑:“王兄弟真是副将,一遇敌人就建立大功。”王保保下马,在天绝僧身上左右搜索,随着手掌探入,那落宝金钱震动越发明显。“咦”王保保摸到一个黄陵绸子,打开来,里面包裹一本黄皮书卷,上写四个大字“百错拳谱”。王保保掏了出来,顺势扔给薛太岁:“大哥,送你当个见面礼,别给我哦,我一看什么拳经剑谱,脑袋都大了。”当时正值战乱,薛太岁也没推辞,将拳谱塞进怀里,对王保保言道:“你和弟妹汇合后面的步兵,占了西城门,这三百马队交给咱。”说罢,领着三百骑兵疾驰进城而去。
  他分出一百兵丁占领齐麦县的武器库,自己率领二百马队直扑北门。
  北城门正打的热闹,守城军兵此刻不是杀贼,因为不知道谁是贼,干脆见人就杀,也不管是百姓还是敌人。薛太岁这二百生力军一来,顿时冲的对方乱了阵脚。这些守城军丁平日里搜刮百姓是正经,真打起来没有指挥官,早已乱了阵脚。薛太岁大喝一声:“渝州守备军接管齐麦县,投降不杀!”
  一声号令被多人四下传播而去,“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齐麦县四城虽有五千兵丁,但是此刻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钱县令又是个文官,根本不懂打仗,于是乎投降一多半,剩下的劫掠财物,出城投奔他处去了。
  钱县令早已吓得体如筛糠,躲在自家的后堂,忽觉胯下一湿,竟然是尿了裤子。
  黎明时分,战斗结束,薛太岁率领一千二百乡勇攻占齐麦县,当下发放安民告示,喝令百姓继续劳作生息,昨夜占领县城的本是渝州守备军夺城,不是贼匪。城中守军愿意收编者继续留在乡勇营吃粮吃饷,不愿当兵者,领十两银子自行离去,晚间还有不从者,当即格杀,以贼匪论处。
  钱县令被王保保发现,捆绑缠身,羁押在了大牢之中,一旁众囚犯看见平日里压迫自己的青天大老爷也下了牢房,如何肯放过他,众人恨不得生生吃了他的肉。于是,一人一嘴,将钱县令活活咬死,临死前,钱县令手里还紧紧握着一张白纸,上面四个大字“引颈就戮”。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