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五十章 难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薛神医走进杏林观,这是一座普通道观,供桌上面牌位上供着三清祖师。
  薛神医拿起元始天尊牌位前的一根银针,在突突的蜡烛火苗上燎了四下,回身一抖手,直接刺进薛太岁的天门穴。针尖扎入,却没有半滴血迹。薛神医一皱眉,回身又拿起灵宝天尊和太上老君牌位前的银针,插入薛太岁的上星、元白两处大穴,薛太岁脸上顿时闪过一道金光,薛神医死死盯着薛太岁脸庞,过了半柱香的光景,也无甚动弹的变化。
  薛神医叹了口气:“哎,连祖师爷的金针渡穴之法也无效,丝毫无反应,这并非刀石汤药可医治了的了。”
  王保保的心沉到了水底,想要说些什么,薛神医却犹自苦思冥想,王保保便不敢打扰他推断病情。
  到了掌灯时分,小道童取来了《骨血脉典》,轻轻放在薛神医身旁,却也不敢打扰,缩手缩脚地去了。薛神医揉了揉眼睛,翻动脉典,时而扼腕嗟叹,时而手掌拍脸,如痴如醉。王保保在一旁直直以为对方是被吓傻了。
  忽然,薛神医猛然起身:“我懂了,我懂了,此人真是捅破天的胆量,兵行险着。”
  王保保听得雨里雾里:“感情我大哥有救了?”
  “有救个屁,这是找死都嫌慢了。”薛神医嘴笑骂一声。
  随即赞道:“亏他怎么想的,竟然以一身血脉之力吊气,拼劲保护神魂不灭,舍弃身躯五脏,心既不存,当然没有脉搏。大手笔,大手笔。若非此人心下坚定,敢走这一条鬼门关似的路子,现下早就魂飞魄散了。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处之绝地而后存。”
  王保保急的抓耳挠腮:“我的神医大爷,你别跟咱讨论脉案,我不懂呀,你只说能救不能救吧。”
  薛神医却所答非所问:“敢问你这大哥可是个带兵打仗的将军?”
  王保保懵懂点头:“也算是吧。”
  薛神医大赞:“兵法韬略果然如同医理,此人不懂医术,却将兵法运用于自身,也算了得。童儿,把白玉匣拿来。”
  薛神医此刻面目冷峻:“敢问这位小将军可是这病人的至亲?”
  王保保摇摇脑袋:“我与他是结拜的异姓兄弟。”
  薛神医手捧白玉匣:“这便难了,若要此人转醒,非用我这白玉匣中的宝贝不可,但是却有后遗症,不知道小将军能否替病人做主?”
  王保保一愣,结结巴巴道:“敢问神医是什么后遗症?”
  薛神医将白玉匣弹了三弹,“咚咚咚”,那白玉匣中却发出“吱吱吱”三声作为回应。薛神医开口道:“咱这白玉匣中乃是我当年舍生忘死,三入苗疆抓的一只知意蝉,又唤作烦恼虫。此虫以脑髓为食,能给病人带来劈头钻脑之痛,就是天生痴呆的麻木之人,被这蝉一咬,也立时清醒了。”
  王保保听得险峻,不由得问道:“那我大哥被这蝉咬了,是否就算是痊愈了?”
  薛神医苦笑摇头:“哪有这般容易,我只能将他唤醒,至于说到痊愈,那可不是我能医治的了,毕竟你让我医治的是死人。”
  王保保大吃一惊,握紧拳头道:“那我救大哥有何用?就算他转醒,却变成个废人,生不如死,还要被你那蝉吃脑髓为食,岂不是大大的不划算。”
  薛神医捻髯悠悠道:“虽然我不能令他痊愈,但是未必他人不能。”
  王保保就像沙漠里的骆驼看见了绿洲,急忙抓着薛神医的袖子:“神医快说,还有何方高人能救我大哥?”
  薛神医淡淡道:“除非人间仙人,你运气真是出奇的好,我那号称人间滴仙人的师叔昨晚正在大通山顶的坐忘峰上闭关,现下刚刚出关。”
  王保保大喜:“那何必用你这只蝉,我即刻去拜会仙人,大哥不是一下子就好了吗?”
  薛神医苦笑摇头:“神仙亦有不能为之事,否则天下早就该太平安宁,还会整天这样打来打去吗?你这大哥神魂闭塞已过七日,今夜子时再不转醒,那就是神魂俱灭,再也醒不来了。此地距离坐忘峰足有百里之遥,就算你连夜爬山,恐怕也得明日才可到达。即便明日我师叔答应救他,也只能治好他身躯,神魂寂灭,你得到的将是一具活死人的尸体,你愿意吗?”
  王保保彻底呆住了,他仿佛面临今生最艰难的选择,救抑或不救。
  薛神医将白玉匣留下,独自一人起身关门:“我等你到子时,子时之前我会再来。”
  “吱呀”一声,杏林观的大堂正门关闭,只留下王保保和一只能叫唤的知意蝉。
  “吱吱吱”的声音仿佛催命的丧钟,回响在大堂之内。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