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五十九章 虎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报捷,报捷,李家军攻占马边城,报捷,李大都督占领雁门关,报捷!”
  一道道边关报捷文书,雪片一样飞进了兵部,飞进了枢密院,也像雪片一样纷纷落落飘进了尚书台。这是久违了的大胜,好像自大禹中州和北蛮交战以来,少有的大胜。
  胜利的消息一样传进了大将军府,镇国大将军,一品平南郡公,漠北平章政事,屠彬,一样接到了捷报。
  他也接到了这个消息,其实他是昨天晚上就接到了,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踏实。明日就是上元节,这个消息总算给他在武备一事上有个交待,不用事事都被赵丞相打压了。
  “来呀,管家,传公子来,我要问话。”管家屠平,一溜烟小跑的去了。
  屠元让是名副其实的公子,他爹屠彬是一品平南郡公,他就是公之子,同时也是大将军屠彬唯一的儿子。屠彬对自己这个儿子十分欣赏,不过二十八岁,竟然是魔、武双修,魔道修炼至霸体境界,相当于道家的元婴境;武道修炼到倒海境界,也相当于道家的元婴境。
  “一身双元婴,试问天下谁敌手?戬,刑,生子当如屠鉴鎏。”(鎏字发音:liu)这是当朝皇帝禹僖的游戏填词之作,“戬”指的是周武朝封神大将杨戬,“刑”指的是上古时代战神刑天,而“鉴鎏”则是指屠彬的职位,他当年正是担当鉴鎏军主将,乃皇家护卫军第一统领。意思是屠元让如同杨戬和刑天一样勇猛好战,生儿子要像屠彬一样,则做父亲的心里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尽管当时屠彬连连谦让,跪倒说禹僖皇帝夸奖太甚,要求其收回成命,其实自己睡觉的时候都能笑出声来。
  天机门的道士说他的儿子是白虎星转世,武学大宗师灵鹫上人说他儿子是天生的疯魔武体。魔修擅兵器,武修擅拳脚,屠彬这个儿子,十八般兵器,各种拳脚,一看就会。没看见的自己琢磨两天,也就会了。
  自小打架从来没输过,私塾教学之时,稍有摩擦,就把对方孩子打得骨断筋折,平南郡公夫人没少去别人家赔礼道歉。七岁之时,上山打猎,因镐京总兵不允许孩童出南关,他顺手就把镐京总兵的胳膊给卸了。明年还要去争十强武者,所谓将门虎子,屠彬想起这孩子的早年壮举,当然是非常满意。
  窗户被北风吹开,外面的风雪一下子涌了进来。屠彬眼前一花,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早有一个身材高大,面目毫无表情的青年站在眼前。大雪的天,上身竟然赤膊,一身雄壮的肌肉,下身是月白缎灯笼裤子,光着双脚。
  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了足足一头的青年,屠彬佯怒:“畜生,见了老子,也不知道行礼下拜吗?”屠元让微微一点头,算是行过了礼,口中问道:“老爷子叫我来何事?早晨锐气正盛,我的杀戮道还没大成。”言外之意,他爹的事没有自己练功重要。
  屠彬口打“哎”声,这便是他唯一不满意的地方,自己的儿子自从五年前跟了灵鹫上人,去了西域飞来峰,大圆觉寺,学习武艺。一入深山音空信渺,练了什么杀戮道,变得冰冷异常,无情至极。屠彬知道,杀戮道乃是魔修无上的法门,据说以杀止杀,所向披靡,先杀己,再杀人,无人不可杀,无物不可杀。
  这么高深的法门,到底如何修炼,屠彬这个元婴境界的修士真的不想再去琢磨了,但儿子总是自己的。
  此刻温言道:“桌子上三封邸报,自己看看,谈谈想法,我儿不可只做一勇之夫,将来行军打仗,只靠匹夫之勇,那是要万劫不复的。”
  屠元让面目冷如冰霜,拿起桌子上的三份抄送来的邸报,第一份是渝州太守上表奇袭齐麦县,智夺马边城的保境安民折子;第二份是李家军领袖镇北都督李崇信上奏,攻占马边城,李家军抢夺雁门关,出兵上党郡的行军请示;第三份是马边城那边发来的,尚狮驼归顺大禹天朝奏请。
  三份抄送无非说了一件事,就是马边城让大禹天朝的李家军攻占下来了,但是每份邸报讲的意思却不一样。屠元让看罢多时,将三份邸报放在桌子上,沉思起来。屠彬也不打扰他,让管家屠平端来热茶,又把送邸报的报事官喊了进来。
  屠彬这才开口道:“朝堂运筹,保境安民就先不问你这白丁了,你只看你李叔的用兵之道,可有什么想法?”
  屠元让只吐露了两个字“婆妈!”屠彬脸色一沉:“大胆,逆子竟敢教训老父了。”
  屠元让一摇头:“我说李崇信用兵婆妈。”
  屠彬把手中的茶碗一放:“你这又是胡噙,李家军大小三百战,未尝一败,你李叔号称常胜将军,何来婆妈之说?”
  屠元让回头看了看墙上的地图,一指雁门关方向:“区区雁门关,弹丸之地,竟然用了三天才打下来,不是婆妈是什么?”
  屠彬气的笑了:“竖子,你可知道,雁门关自我朝上代禹检皇帝起,就一直在北蛮手中,二十年来首次易主,你李叔这是立了擎天大功,没准明天早朝,圣上就要给他封侯了。”
  封侯拜将对于屠元让来说没有丝毫的吸引力。修真讲究大道无情,你牵挂的越多,外界的心思越多,这修真就不纯粹了。
  屠元让一双灰色的眼眸望着窗外的冷风,口里小声嘀咕了一句:“让我带三千兵马,一日之内,管教雁门口鸡犬不留!”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