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六十三章 要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踌躇之间,一身绿衣的上官小扇俏生生进了书房:“李郡丞,我最近找到了一本古书,期间几字不解,麻烦你给点评点评。”
  上官小扇在此期间养病,本就是蜀山剑修,功底极为扎实,所以好的极快。她本是蜀中大门户出身,颇通文墨之事,一来二去竟然成为李十朋的文友,期间诗文唱和居然也活泼起来,不似以往冷冰冰的。
  李十朋一见是她,暗想真是想睡觉有人送枕头,这不就是当日大战尚狮驼的女剑客嘛,一问便知。
  说文解字,那是李十朋的拿手好戏,随意点拨几下,上官小扇便茅塞顿开。此刻真心拜服:“世人都说李大人才气惊人,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小可。仅就嗟字在《玉台新咏》中的注解竟有五种之多,小女子真是孤弱寡闻。”
  李十朋一阵苦笑:“说文解字,小道尔。治国戍边,才是眼下要务。上官姑娘那日与尚狮驼一战,才真真让李某汗颜,以前在书上得知,巾帼不让须眉,若不是亲眼所见,焉能相信姑娘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竟可与成名的山贼斗的旗鼓相当。”
  上官小扇俏脸一红:“大人真是抬举了,哪里是旗鼓相当,那尚狮驼临阵冲杀经验丰富,远胜于我。我这些本事,不过是门派教出来的,适合江湖斗狠,双方没有什么兵马的情况下最能施为。那尚狮驼却是马上大将,能借助士卒之力,判断战争局势,或战或走,进退自如。莫说我当日功力不及他,便是功力相当,在两军疆场亦会是尚狮驼取得最终胜利。”
  这一番话着实是临敌之人方能说出的言语,李十朋又紧紧皱起眉头。
  上官小扇见他愁眉不展,急忙说道:“我小女子见识浅薄,没由来胡说几句,大人不必当真。”
  李十朋刚要再问,忽听门外有人高声叫喝:“圣旨下,李十朋接旨!”李十朋和上官小扇慌忙跪倒,口称:“万岁,万万岁!”
  太监高声朗读:“李十朋少有才名,素为朝廷侧重,放任戍边已有经年。朕不忍明珠遗于田野,衮衮诸公亦不忍贤良困于稻谋。近日闻听李十朋固守齐麦县,令敌寇闻风丧胆,巩固边疆,功不可没。特擢升丞相府东曹掾之职,辅助丞相,参赞国家军政民务。爱卿久离朝野,朕亦颇思念之,愿卿早归,以慰朕心。钦此!”
  太监宣读完圣旨,见李十朋犹自跪地不起,急忙用手相搀:“李大人,奴才恭喜李大人高升了。”
  这句话却是暗语,要赏赐的。李十朋急忙从桌子上的抽屉里拿出一百两保定号的官票,递给太监:“劳烦公公了,本来打算留公公吃饭,奈何前线之地,刀兵混杂,待李某剿了尚狮驼,自会回京师赴命。”
  那太监一脸堆笑,收下了银钱:“李大人这是为国事操劳,过于急切了。现在没什么刀兵了,那尚狮驼已经降了我大禹,圣上加封他马边城守备大将,遥领兵部侍郎职衔呢,都是一家人了,不用打杖了。”
  “什么!”太监的话好像晴天霹雳,李十朋顿时愣在了当场。太监也不好过于催促,只是临行之时叮嘱:“李大人最好三日内起身返京,不然奴才可不好交差。”言罢,缓缓而退。
  太监走后,上官小扇倒是有些高兴,兵凶战危,毕竟生灵涂炭,也是她女儿家不喜,见李十朋还愣在当场,开口问道:“李大人,高升是好事呀,边境安宁,为何闷闷不乐?”
  李十朋苦笑摇头:“哎,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呀。这哪里是什么边境安宁,这是养虎为患!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上官小扇不知道他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作为女人,在优秀的男人面前安静,有时候也是一种吸引力。
  李十朋果然忍耐不住心中的激愤,嚯得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墙上的地图,给上官小扇演示:“你来看,马边城地处渝州北侧,蜀州边陲,上控长江,北邻高原,此兵家必争之地。若是北朝突发奇兵,自马边城攻击渝州,控制住长江上游,沿江而下,势如破竹,不出三个月,就能尽皆攻占江南六省十八州,封锁长江,江南六省一空,我大禹税赋从何而来?到时候树大中空,大禹中州还能残喘几日?中原之地还复归我有耶?”
  上官小扇见他语速奇快,知道必然是气的紧了,出言安慰道:“李大人先不要着急,那公公不是说了嘛,尚狮驼已然归顺我大禹朝,哪里还会帮着北蛮出兵。”
  李十朋瞪着眼睛问道:“尚狮驼是什么人?马匪出身,杀伐念重。先叛九阎山,后又勾结漕帮,与北蛮眉来眼去,与我朝虚与委蛇。如此首鼠两端,两面三刀之人,有何信义可言?当下趁他虚弱,朝廷不取他的命,这不是放虎归山嘛。他厉兵秣马,聚草屯粮,三年生具,三年教训,进可以控长江,威胁东南;退可以收拢士卒,养寇自重,久必为我朝心腹大患。”
  上官小扇见他说的严重,犹豫片刻道:“大人不必太过忧心,马边城至少,至少还有我那师侄薛太岁,他虽然平日里粗粗剌剌,但是好像总有些小机灵,关键时候说不定能抵上大用。”
  李十朋闻听此言,颓然无力倒在塌上。碍于眼前之人与薛太岁的关系,他不好明言,但心下却是雪亮。
  薛太岁,起于李家军行伍的一个小小千总。外表看上去无非一个粗坯,行事有些混不吝,甚至可以说是二百五。可是细细想来,却总能出人意表。鸿门宴上谈笑风生,齐麦县中以身为饵,偷袭县城胆大心细,战敌酋以少胜多。眼下这尚狮驼突然叛而复降,未必没有此人的身影。
  他此刻想起那一头红发和光秃的脑壳,想着那紧握的长弓,仿佛可以射杀眼前任何阻挠之人。不由得一阵寒颤,是呀,薛太岁确实是一枚好用的棋子,但这颗棋子身上仿佛藏有无限的秘密,尽管他李十朋号称算无遗策,目余十子,但仍然看不透这个小小的棋子到底出于何种目的做这些事情。
  一个永远看不透的棋子或许是操盘者手中的利器,但是多年对弈的经验告诉李十朋,看不透的棋子说不清哪天就会变成执棋人,那时候暴起伤人,翻云覆雨,说不定连这棋盘都给搅翻了。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