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六十四章 军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薛太岁此刻却是有些得意了。张瑾善和李十朋不能抗旨,尽管有着万分不愿,也只好收拾行那去了京城。渝州守备又换成了自己的结拜兄弟王保保。马边城尚狮驼和哥舒文绣又与自己达成协议,短期内可谓无忧。
  薛太岁骑跨着六耳,与尚狮驼和哥舒文绣一行考察齐麦县县情。哥舒文绣骑乘一匹逍遥马,尚狮驼仍旧是奔雷豹,唯独中间的薛太岁,大个子骑驴,看起来不伦不类。
  哥舒文绣查看多时:“未料想小小齐麦人口不过区区万人,却富庶如此,难怪薛校尉钟意此地。”此时薛太岁已经接到朝廷颁发的恩旨,擢升六品典农校尉了。
  薛太岁一晒:“富庶有何用,人丁稀薄才是最麻烦的事情,人少而富贵,如同锦衣夜行,那可是容易招来尚三当家这号的窥探。”
  尚狮驼笑骂:“你们两个花花肠子整事儿,可别拉上我老尚,竟给你们拔橛子了。”
  薛太岁嘴一瘪:“病秧子,你看这碧眼贼是不是欠揍呀,上次攻打渝州城,他可是足足劫掠了几十箱子珍宝,还有三门神武大炮,粮草辎重更是无数,还埋怨我们让他拔橛子,拔橛子的人都像你这般富裕,天下的驴早特么被偷光了。”
  哥舒文绣在逍遥马上咳嗽两声,抿嘴而笑。尚狮驼知道薛太岁嘴巴刁毒,但是这比喻听起来确实好笑,不由得也哈哈大笑。
  笑罢多时,薛太岁脸色一正:“我叫你俩来,可不是游山玩水,私带敌国人士观摩本朝领土,那叫皇帝老儿知道了,可是腰斩的大罪。”
  哥舒文绣开言道:“咳咳,薛校尉乃是豪杰,素来喜欢结交八方朋友,我与三当家不过是应朋友之邀约,顺便拜访校尉大人,何来窥伺大禹朝军机一说。”
  尚狮驼也赶忙出腔:“就是,就是,薛兄弟大义好客,咱们都是来访友的,什么地理,什么军机,俺老尚是粗人,可记不得这些,前面有酒馆,走走,喝两盅痛快。”
  三人打马而行,不一刻来在酒肆。那尚狮驼大次咧咧往正中居坐,口里大声喊喝:“店家,来一桌上等酒席,好酒好肉尽管上来,这个红头发的大个子结账。”
  店家急忙擦磨桌案,高叫一声:“好嘞,二号桌台,上等酒席一桌,慢回身。”
  薛太岁笑骂:“你这山贼,改不了贼性,就知道蹭吃蹭喝,这是拔橛子拔上瘾了吧。”心里恨不得把尚狮驼那张大笑的脸揍个稀烂。
  哥舒文绣在一旁轻轻咳嗽两声:“尚三当家这话也对,毕竟齐麦县现下是你的地盘,进些地主之谊也是应该。”
  尚狮驼急忙附和:“就是,就是,你一个小小千总如今做了校尉,难道不应该请客,店家,快点上菜。”薛太岁无法,只得腰中解下银两,提前付了账。
  酒过三巡,薛太岁开口道:“如今兵荒马乱,仅仅依靠我三人手中兵马还是不济事,万一有大股势力要来吞并渝州或者马边城,你我皆危如累卵。”
  哥舒文绣听他仿佛话中有话,饮了一杯佳酿,问道:“校尉大人有何计较,不妨说出来听听,事关你我三人,总是要同心同德才好。”
  尚狮驼嘴里叼着肘子,一旁嘟嘟囔囔:“你们两个花花肠子商议即可,有了驴偷,告诉俺老尚一声。”
  薛太岁也不理他,径自开言道:“齐麦县还是太小,人丁稀薄,空有晶石矿和大把银钱。但是北边的定远,南边的馆陶,均是大县城,人口不下数十万,奈何地广人贫,每年都有流民涌向渝州和齐麦县逃荒。我意开垦良田,吸引流民,这样人也有了,粮食也丰产了。”
  哥舒文绣心思细腻,一听便知原委,开言道:“你是想效仿汉代屯田制,此法好确实好,但此乃民政,并非军务。你一介行伍,如何能说服朝廷行此政令?”
  薛太岁一笑:“你说的那是民屯,咱的法子却叫做军屯。凡是十五岁以上男丁都可参加乡勇,如乡勇者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战时训练,太平时屯田,凡入伍者皆发放粮种和农具,半年免赋税,田地十年不易主,哥舒兄看是否可行?”
  他此刻已然不称呼对方病秧子,可见并非玩笑之语。哥舒文绣一阵思索,片刻后不断击掌,白皙的脸庞也兴奋的红润:“军屯制,秒呀,秒呀,难得薛兄如此高才,竟然想出了这个法子。出时为兵,入则为民,兵民一体,既解决了当兵吃饷的问题,又解决了征召入伍的兵源问题,可谓一举多得,此举当浮一大白。”
  尚狮驼嘴里酒肉已满,大声嚷嚷:“俺不懂什么军屯、民屯的,只是问你,对于我俩又有什么好处?”
  薛太岁呵呵笑道:“若是今年定边和馆陶两县并入我齐麦一同屯田,年底我就给马边城送去两千新兵和五万石粮草如何?”
  尚狮驼一听有人马和兵粮,大喜过望:“俺就知道,你们这些花花肠子定然有鬼主意。好,俺老尚先谢过薛兄弟了。”
  薛太岁一笑:“你先别忙着谢我,到了年底,你得了士兵和粮草,别忘了把那三门神武大炮借我观摩观摩。”
  尚狮驼一听顿时傻眼,神武大炮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这给了薛太岁,万一哪天两人翻脸,哪可是大大不妙。但问题是,此神物在自己手中等同废铁,整个马边城包括玄绝僧在内,竟无一人知晓这神武大炮如何使用。
  见他犹豫,薛太岁伏在耳边悄声道:“除了今年年底,每年我都给马边城送去两千新兵和五万石粮草,碧眼贼意下如何?”
  尚狮驼一拍大腿,“妥了,反正三门大炮而已,你薛兄弟是个人物,断不能用大炮打自家人。”
  薛太岁回身对哥舒文绣一抱拳:“还有劳病秧子你给碧眼贼写一封奏疏,送给大禹朝廷,就说渝州守备王保保擅自屯田养兵,欲对马边城不利,让朝廷抵制此做法,方可保国泰民安。”
  尚狮驼把眼睛一瞪:“薛太岁,你可把俺老尚看扁了,这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俺老尚干不来。”
  哥舒文绣一笑:“咳咳,三当家稍安勿躁,此正是欲擒故纵之计,我来写,以你的名号奏报大禹朝廷,保管让这渝州军屯一事顺理成章。”尚
  狮驼犹自生气,大口咬着肘子:“直娘贼,没一个好鸟,驴偷了也就算了,还把主人的衣服也扒了,呸、呸。”薛与哥舒二人看他愚直,纷纷大笑不已。
  王保保在守备府不住地埋怨薛太岁:“大哥,随便军屯虽有别于民政,到底要谷物和农具,渝州府每年下拨数量有限,你如此大张旗鼓,谷物农具凑不齐,那是要激起民变的。”
  薛太岁翘着二郎腿,喝了口茶:“不急,我齐麦县上好的晶石矿,烂在矿坑里算什么,早点拿出去到各州郡换取粮种和农具,只要年底一丰收,我这个典农校尉就奏请朝廷,下拨充足的物资,王兄弟无忧。”
  王保保把眼睛瞪得溜圆:“无忧?随意贩卖晶石,那是违反朝廷法度的,要是抓个人赃俱获,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薛太岁神色一凛:“往年既然能贩卖,现下也能贩卖,不过走些掩人耳目的路子。顾不得万事周全了,方今天下大乱,未雨绸缪总比雨后送伞强得多,我不能等有军马来袭,方才知道我渝州地界兵少粮稀,你尽力而为吧,记住,这是李家军的军令。”王保保看着远去的大哥身影,仿佛愈发看不透了。
  二月初二,渝州守备王保保颁布敕令:“本官闻之定远、馆陶二县城百姓疾苦,常年流亡逃荒,不忍生民涂炭。故而颁布军屯之令,家中但凡十五岁以上男丁,皆可加入乡勇。入伍者由渝州守备府发放粮种及农具,凡定远、齐麦、馆陶地域范围之内,皆可开荒种田。半年免其赋税,十年不易地主。半年过后,耕种田地者以官斗交粮,官六民四;以自制民斗交粮,官民对半。即日起,凡从军者皆去齐麦县,典农校尉所报名,民众悉知。”
  此敕令仿佛燎原烈火,告示贴满大街小巷。一夜之间,渝州周边尽皆知晓,应者万户之多。
  乱世之中,百姓谁不愿意有块自家的良田,安身立命。奈何战火纷飞,地主盘剥过度,不得已当了佃农、雇农。如今可以翻身做主人,一时间齐麦县典农校尉所人满为患,尽皆是领取谷物和农具的青年男子。
  典农校尉所还指定了示范田,那是齐麦县东郊二里地的一块荒山。
  传闻之中,一个红发大汉,日夜开山种田。不足一月,已然将荒山铲平。此人身高力大,赤膊上身,耕地无需牛马,架着两驾曲辕犁,耕地破土仿佛天神下凡。
  三月之后,这齐麦县东郊的八百亩示范田已经长出了绿油油的麦苗。红发大汉还鼓动渝州守备府置办耧车、水排,忙活的不亦乐乎。
  老百姓们有了样板儿,干得更加起劲。已到年关,渝州收粮竟然较去年多收了三百五十万石,乡勇也增加至五万八千人,数量上已超过当地府兵。
  渝州新上任的太守杜施传来渝州丰收的喜报折子,里面还夹了一株穗长两米的金黄稻谷,号称祥瑞。另外一份新降的马边守备将军的控告信,三件物件一同送进了丞相府。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