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六十六章 贵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赵金英这两年好像还未从上次白犀关兵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精神还是健旺,只是脸上的一层宝气却消失殆尽。
  从大禹英雄一直跌落到杀良冒功的奸贼,自己心里经过了无数煎熬。尽管禹僖皇帝还是信任有加,但是他从皇帝闪烁其词的话语中,仿佛隐隐感觉,当今皇帝也并非是那么好骗的无能之辈。
  皇帝长大了,抑或是皇帝原本就很精明,只是让人看上去那么不济事,那么不着调。赵金英仿佛以前听人说过,有一些帝王故意装作无能之状,好让下面的大臣蹦出来,只要你蹦出来,那就被皇帝抓住了小辫子,从此再也不能翻身。
  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对不对,他也不想管到底对不对,这些朝堂争斗他已经厌倦了,他甚至觉得有时候当了老百姓也挺好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年到头只需要关心自家田地里的收成,不需要管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自己想想也是,奔三十的年纪了,到现在骑虎难下,看似是风光无限的天下兵马大元帅,可是这几个字的背后有多少辛酸是别人不能体会的,每当看见父亲丞相赵无咎那一双期盼的双眼,所有的委屈和苦水,他只能默默咽了下去。
  年底就要再次攻打白犀关,此刻他对镇守白犀关的北蛮行军司马萧统,着实是有些害怕了。再加上那个神鬼莫测的刘武忠,他不知道有没有胜算。
  其实,联合李家军是上策,更为甚者,要是屠彬大将军能把他的宝贝儿子屠元让给自己当先锋,心里就更为稳妥一些。但是他知道那都是幻想,自己的丞相老爹此一回能不能扳回一局,就看这次白犀关的表现了。
  赵金英几乎是腿脚酸软地退出了宣政殿,禹僖皇帝已经二十一岁,再怎么吊儿郎当,也不会把傻子当将军。
  他接过禹僖皇帝的委任金牌,上面篆刻着“天下都招讨”的字眼儿,他摸着这块金牌,仿佛这是最后一次。
  曾几何时,他这个意气风发的大禹英雄,就是拿着这块牌子,平南陈,灭北齐,给大禹天朝立下了赫赫战功。
  还记得自己十八岁首次从军,那时候还是禹检皇帝当朝,也就是现在这个装傻充楞皇帝的老子。那时候禹检皇帝有多高兴,《大禹天朝起居注》这样记载:“禹高宗遣使赐以金瓶,劳之曰:“卿不顾个人安危,弃笔从戎,又立硕大战功。朕之肉可为卿用者,当割以赐卿,况子女玉帛乎?卿当勉之。”
  随后美良川大战,赵金英击败乃儿不花,禹检皇帝派使者赏赐赵金英,并且说,爱卿之勇武胜过古之名将多矣!就算你想吃我禹检皇帝的肉,我都舍得切下来给你!哪有君王这样说话的。
  尽管赵金英知道那是帝王之术,是作为最高君主的奖赏话语,但在当时他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耳中,就是最大的褒奖。看着老父赵无咎那一脸自豪的表情,他弱不得,也退宿不得。
  赵金英很是勇猛,是大禹天朝征战四方过程中最大的依仗。赵金英每从禹太宗征伐,敌中有骁将锐卒,炫耀人马,出入来去者,太宗颇怒之,辄命赵金英往取。赵金英应命,跃马负枪而进,必刺之万众之中,人马辟易。
  赵金英跟禹检皇帝一起出征,对方将领只要敢在阵前耀武扬威,禹检皇帝就一句话:爱卿,敌人多骄横,看我大禹天朝如无物矣。每当这句话说出来,那必是敌将的死期。
  只是时到今日,时过境迁了,赵金英突然发觉自己真的英勇不起来了,更确切的说是好像光凭英勇并无任何意义。
  贺斌不英勇吗?身为先锋第一个杀上白犀关的内城,但是敌人跟你斗的是英勇吗?
  自己二十二岁的元婴,想起整个大禹天朝这样的异数也是乏善可陈。除了屠元让那个怪胎,哪个人干小觑他这天下都招讨。
  只是敌暗我明,或者说他赵金英只是个一勇之夫。想到此处,他不停地用拳头打击自己的脑海,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答案。
  当兵败白犀关的时候,身为丞相的老父亲没有给他一点安慰,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这个败军之将,那是一种怜悯丧家之犬的眼神,令他的感受又明显了一分,最是无情公侯家,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反倒是自己的相好,天下第一美人,不断给自己安慰。
  他知道,这个相好的地位和名分都太重要了,重要到他无法拒绝,但是随时可能因为偷晴的愉快而葬身刀下。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躲不了,自从自己成为所谓的天下都招讨以来,那就已经是躲不开的命运纠葛,他累了,他怕了,但是他是赵金英,大禹天朝的第一英雄,只有战死的统帅,没有怯阵的大将,这是大禹天朝军规的第一条,他自己参与草拟,也是践行者。
  他此刻带着十二名亲兵,懵懂走出大殿,忽然后面有太监尖声尖气叫道:“大元帅留步,圣上有诏。”
  赵金英急忙回身,跪倒磕头:“臣赵金英接旨。”
  那小太监嘿嘿奸笑:“赵元帅,起来吧。是口谕,闲杂人等回避。”
  赵金英起身,一挥手,众位亲兵随即退下。小太监靠近赵金英,从怀中取出一个兰花荷包,交给了他。随即开口:“贵人说了,今晚三更,老地方见。”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金英实在不愿意去,但是他也知道,得罪了这个荷包的主人,那明天也不用出征了,立即就会被圣上拿下处死。
  夜晚三更,赵金英卖力打扮了一番,一身暖绿色春衫,左肩头绣了几朵梅花,身上的香粉喷了又喷,拿着一把白纸折扇,匆匆忙忙去凤阳阁赴约。
  守门的老太监赵金英根本没见过,递上荷包,老太监随即让开一条路。这里的太监大都又聋又哑,这是为了保密而启用的太极殿的太监。
  赵金英跨过二道门,宫女雨荷却是老相识了,此刻抿嘴一笑:“赵公子多等等,贵人正在沐浴。”说完,拎着箩筐款款退出。
  凤阳阁内烛火摇曳,仿佛映衬着主人那颗不安分的心。赵金英度日如年,在屏风外来回踱步。
  忽然,屏风从中分开,一阵娇声:“赵郎来了,有什么烦心事,五天都没见本宫了。”
  那声音仿佛天空中的百灵鸟,又似妩媚的杜鹃,让人听了血脉喷张。
  眼前佳人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刚刚沐浴完毕,娇花待羞,竟是一丝不挂来在赵金英面前。赵金英目不斜视,慌忙下拜:“罪臣赵金英叩见贵妃娘娘。”
  此女正是天下第一美人,禹僖皇帝的贵妃娘娘陈媛媛。陈媛媛此刻面目略施粉黛,自有一股朦胧之美。
  他见赵金英跪在地上,居然上前,一下子骑在赵金英的头上。玉腿横陈,丰翘的臀部热乎乎压在赵金英脖颈之上,口里还发出猫叫般的呻吟:“哦,啊,好人,在本宫面前还装什么,还不赶紧过来伺候。”
  赵金英此刻脖子里的血管都涨得粗大起来,依然跪地不起:“娘娘请自重。”
  陈媛媛却不管不顾,骑着赵金英,一双玉手迅速朝着赵金英健壮的腹肌滑落而下,口里“噗嗤”笑道:“已经这般硬了,还装模作样。”
  赵金英再也忍耐不住,一翻身将陈媛媛压在胯下,迅速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口里喊道:“贱女人,浪蹄子,让你勾引我,今儿弄死你,反正皇帝老儿的女人我也睡过了,明天就是死了也值了。”
  凤阳阁内春风一片,不过十五息的时间,赵金英就大口喘着粗气,一泄如注。那种舒爽的感觉,绝不是普通女人能带给他的震撼。他仿佛一下子从天堂跌入了地域,品尝着无限快感的大起大落。
  但是他自己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一身元婴修为渐渐向金丹滑落,腿脚酸软无力,站都站不稳了。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