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六十七章 督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初春的黎阳一片春雨弥蒙,坑坑洼洼都是水路。黎阳仓的一干兵丁正在春雨中奋力推着麻包,一辆辆独轮小车,吱吱扭扭把地上压出几十道壕沟。
  都说春雨贵如油,那是指种庄稼,此刻兵丁们赤膊着上身,不断用力拉着陷在泥坑里的马车,心里巴不得老天爷赶紧让这春雨停下来。可惜天不遂人愿,“轰隆”一个雷声,天空仿佛被捅了一个大窟窿,雨水更狂,更急了。
  破屋偏逢连夜雨,一辆两马拉动的粮车陷在一个一米深的坑洼之中,任主人如何挥鞭,那两马马蹄打滑,就是无法将粮车拖出。眼见就要脱困,终于功亏一篑,连车带马都陷了下去。
  赵家军押粮千总曹彬着急了,手里挥舞着马鞭,指挥其他兵丁急急推车上路。奈何那条沟渠却依山而立,最多下去五名兵丁,满地泥滑,任兵丁们如何使力,终归是难以将马车拉出沟渠。
  曹彬气地直抽鞭子,一道道血痕在士兵们背脊之上闪现,“一群腌臜泼才,平日里就知道在娘儿们身上使力气,关键时刻都特么软了。再拉不上来,老子抽死你们。”
  曹彬还待再打,忽然胳膊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
  曹彬一愣,回头就骂:“哪个不怕死的!”只见一个满头红发的恶汉,小山一般站在自己身后,无声无息,曹彬从来就没注意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的,但看见红发大汉一脸凶相,迫于压力也不敢出声了。
  红发大汉说道:“山地沟壑崎岖,多人难以统一用力,你且留下车夫,我一人帮你推车上路。”
  曹彬闻听有理,撤了军兵。那大汉飞身跳入沟壑之中,也没看见如何运气,只是右手单臂一抬车的后尾之处,口里喝了一声:“给我起!”
  千斤的麻包连同运粮车硬生生给抬到了当胸的位置。车夫急忙挥鞭抽打马背,两马顿时感觉身后一轻,哧溜溜爆叫,顺势将车子拉出沟壑。
  曹彬惊得目瞪口呆,他久在行伍,力举千斤的大力士倒是也见过,但这样任由马车扭动,还如此轻松抓举的人却是没见过。
  此刻大声喝彩了一声:“好神力!”急忙过来一抱拳:“壮士可愿从军,每个月十二吊钱,入我赵家军押粮队,每日三餐管够。”
  红发大汉大声说道:“正要去押粮队总长,劳烦将军带路。”曹彬大喜,如此猛士加入赵家军,日后运粮总是不发愁了。喜不自胜地头前带路。
  赵家军的押粮大队驻扎在黎阳东北的戊台坡,大帐之中一个红脸军门正自饮酒,桌子上一只烧鸡,一只熏鹅,一盘子果蔬,还有一碗鲜鱼汤。
  帐门一开,曹彬领着薛太岁走了进来:“副使大人,此位壮士前来投军。”红脸军门正是赵家军运粮指挥副使米进忠,此刻已然喝的闭眼歪斜,嘴里酒气喷人:“一个鸟大汉从军有什么稀奇,下去带他到赵笔帖那里登记便是。”
  还未等曹彬说话,红发大汉却一把夺过米进忠手里的酒杯,“啪嚓”一声摔在地上:“军中禁止饮酒,你身为军粮指挥副使难道不知道吗?”
  曹彬在一旁吓了一跳,米进忠却歪歪斜斜站了起来,用手一指:“你这个鸟大汉,竟然敢管起军爷的事情了,来呀,左右与我推出,杖打二十军棍。”
  左右军兵纷纷入账,要拿红发大汉。那大汉却一个箭步,飞身上了帅案,左右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卡在了米进忠的脖子,拎小鸡一般提将起来,悬在半空。
  米进忠呼吸难受,在半空中手刨脚蹬仿佛一只待宰的鸭子。那大汉顺手闭了米进忠的后背大椎穴,“噗通”一声将他扔在地上。完后端端正正坐在帅位之上,怀里拿出一面铁牌,扔给曹彬。
  曹彬刚刚吓得魂不附体,接过铁牌上面篆着当朝四品同知,宣武卫司粮指挥使,御敕典农都尉,薛。
  曹彬脑袋“嗡”的一声大了两圈,慌忙跪倒:“标下拜见典农都尉。”
  两边兵丁见千总下跪,也慌忙跪地参见。薛太岁看了看地上犹自挣扎的米进忠,吩咐一声:“军中饮酒,违反四十五军令,拉下去军棍二十,给他醒醒酒。”
  两旁军兵害怕米进忠再冒犯这位新来的运粮官,急忙拉下去执行军法。
  薛太岁一扶曹彬:“曹千总起来,坐下说话。”曹彬刚站起,还未坐下,帐外米进忠犹自大叫:“贼汉子,竟敢打老子,等一会老子下来,定然将你挫骨扬灰。”
  两旁棍打之声不绝于耳。薛太岁知道,这是军营里的假打,往往把棍子轮的漫天响,其实落在身上轻如鹅毛。
  回头看向曹彬:“曹千总,营中公开诋毁主将,该当何罪?”曹彬咧着嘴苦笑:“薛都尉,念在米指挥使酒醉无知,且多年累有军功的份上,您看这回是不是就权且记下,日后酒醒再罚。”
  薛太岁冷哼一声:“累有军功?上次赵金英元帅的粮草都让刘武忠抢的一干二净,这样的粮官也敢说累有军功?饮酒本就违反军规,还要无知,这样的人留着还有什么用。依照军法,藐视主将再打二十军棍,曹千总亲自去打,要棍棍见血。”
  曹彬知道这是新来的主将要杀人立威了,自己若不执行,下一个就轮到自己头上,没奈何只得出去行刑。
  他一把推开左右兵丁,抢了一个兵卒手里的大棍,口里喝了声:“米兄,怨就怨你碰上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吧。”
  米进忠口中犹自不服:“赃官,爷爷打仗的时候,你还撒尿和泥呢。曹兄弟不要手下留情,打吧。”
  棍子噼里啪啦打了下去,当真是棍棍见血。初时,米进忠还一声声高叫:“打得好!痛快!”十棍过去,已经喊不出声音了,十五棍之后,浑身血肉淋漓,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曹彬丢了大棍,慌忙跑进大帐:“都尉大人,米进忠已经挺刑不过,昏厥过去了,末将请求这五棍暂且记下,不然真真把他打死了。”
  一旁小校也纷纷跪地求情。薛太岁冷声道:“罢了,若不是众将求情,定然将这厮打死在院落之外。来呀,既然留下了五棍,我也不要他还,绑在旗杆上,警示三军。”
  曹彬还要再次求情,薛太岁一摆手:“曹千总若再求情就不用绑旗杆了,直接杀!”
  曹彬没奈何,只得将一身血污米进忠绑在旗杆之上,看着米进忠亲兵一双双仇恨的眼睛盯着自己,曹彬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已经绑在了薛太岁的战车之上。
  回到大帐之内,薛太岁已经摆上了热茶,笑着问道:“曹千总,为何我军粮草依然没有运出?”
  曹彬一愣:“回都尉,大军不是还有一个半月才进兵吗?现在只是准备阶段,没有接到运粮的调令呀。”
  薛太岁一指地图:“千总有所不知,此去白犀关需从左良卫和燕山两处出兵,地势平坦,有利于骑兵突袭。北蛮骑兵精良,若是等进兵之时我军再行运粮,半路之上定然有北蛮骑兵截粮,到时再派遣护卫军队,耗费过大,被动非常。”
  曹彬疑惑道:“每次对北用兵,皆是两队随大军徐徐前进,方便护卫,那都尉大人的意思是......”
  薛太岁继续指着白犀关沿路的四处高坡,开言道:“此四处为进兵白犀关必走之要道,地势突高,易守难攻,我已经派渝州乡勇把守此地。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即日起立刻运粮至四高坡之处,退可守卫粮草,保大军给养不失;进可为据点,攻城拔寨。”
  曹彬出言道:“这倒是新奇之法,只是若北蛮出兵攻打四处高坡,我大军又未开拔,那时如何是好?”
  薛太岁一笑:“诱敌出关,难道不比攻城拔寨容易的多?速速依计而行。”
  曹彬听了个似懂非懂,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也只好依言行事,临走才小声道:“米进忠绑在旗杆之上只怕有些不好,棒伤太重,还望都尉大人把米指挥使解放下来。”
  薛太岁一呲牙:“没什么米指挥使了,我提升千总曹彬为赵家军运粮指挥副使,接替米进忠职位。”
  曹彬此刻骤然提升,足足提升了二级官职,一褒一贬弄得他不知所谓,思索片刻后,躬身跪倒:“末将今后唯薛都尉马首是瞻。”
  第二日,薛太岁的运粮告示已经贴在黎阳仓的各个角落,立时运粮开拔,但是只能进长江,沿河北河道而行,然后入滹沱河水路,运往四平、任丘、沧县、鹿泉四地屯粮。
  兵丁们苦不堪言,大都北方兵士,不喜坐船,呕吐晕船之事时有发生。好在,薛太岁临行之际,有神医薛十昆跟随,配好各种晕船丹药,分发给众兵丁。但仍然是杯水车薪,半月过后,仅有两万石粮草运往四地。
  薛太岁又发敕令,即日起至月底,四平、任丘、沧县、鹿泉四地必须各自再收获五万石屯粮,运粮兵丁但有不力者,立斩;运粮船只月底未达标者,十长立斩;船队月底未达标者,百夫长立斩;大规模船队月底未达标者,千总立斩。如若月底,四地各自未收满五万石粮草,本都尉自斩头颅,面北向镐京谢罪。
  此令一下,各个士卒提心吊胆,军营之中每日都在砍头,硬生生将赵家军三千运粮部队,砍得只剩下一千人。
  劫后余生的士兵和各级军官纷纷使尽浑身解数,要么苦练水性,日夜加紧运送;要么私人花重金,租赁沿江货船,由商队的船夫老手托运粮草。
  那收粮四地仿佛得了启示,将往来运送粮船的酬金翻了三倍,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长江之中行船的船家顿时闻风而来,一时间将滹沱河的水路拥挤的满满当当。
  到了月底,四地屯粮已经超过三十万石,足够十万大军交战一月的口粮。
  也有军营参谋看不惯薛太岁冷酷杀戮士兵,纷纷写行军折子送往中军大帅赵金英之处。哪料想这些折子仿佛泥牛入海,竟然一去不回。
  朝中御史言官气愤不过,随即给尚书台上了密折,说薛太岁任意屠戮官兵,凶残异常,非仁义大国风范,建议裁撤薛太岁典农都尉之职。
  没想到丞相赵无咎接到密折反而哈哈大笑,说什么时逢乱世,当用重典。以往赵家军奢靡日重,不堪大用,正需要薛都尉这样的雷霆手段,政治军容军纪。随即请旨,赏赐赵家军运粮部队肥羊千只,犒劳运粮之功,赐薛太岁御酒一壶,白壁两双,勉励他为国家再立新功。
  众言官见上奏无效,纷纷气愤不已,但也没了招数。
  众人只是听说只有运粮指挥使曹彬夜晚之时来见薛太岁,询问道:“都尉大人,欠下长江运粮船队三倍的重利,不知都尉大人哪里来的如此多的钱财。如果下个月到了日期,还不上债务,岂不是长江船队要纷纷造反?”
  未料想那薛太岁却明言:“此一战事关大禹天朝兴衰荣辱,如果赵家军十万大军势如破竹,攻取白犀关,那朝廷定然赏赐千金,区区三倍运粮费用算的了什么;如果赵家军兵败受阻,那就是丧师辱国,一干军营众将都将面临牢狱之灾,赵家军可能从此万劫不复。命都保不住了,谁还在乎欠了多少债务。”
  曹彬听得一身冷汗,方才知道这位典粮都尉是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浑然没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