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六十八章 艳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犀关,议事大厅。
  气氛死一般沉寂,幽州太守刘武忠左肋悬刀,右腰挎剑,在大厅长廊里来回踱步。刀剑双绝是他的成名绝技,也正因为此位列北原七将星之一。对面在绣墩上坐着的萧统,手捻黑羽扇正自苦苦思索。
  “怎样副军师?可有退敌良策?”刘武忠已经不是第一遍询问了。
  萧统睁开幽兰的眼珠子,用黑羽扇尖点指这二人面前的地图:“不妙了,赵金英前锋部队已经越过了抱犊寨,兵峰直指白皙关,先锋将领白苻坚勇猛异常,势如破竹。已经斩杀我北朝三员大将,这次赵家军是来拼命的。”
  刘武忠摇了摇头:“不止如此,四座屯粮高坡才是厉害的手笔,仿佛四个钉子,死死卡在白犀关出关的要道之上,地势突高,我军佯攻占不到半分便宜。这几日死伤了近四千骑兵马队了。你的毒尸大军就不能派上点用场?”
  萧统苦笑:“谈何容易,一到高坡,寒风凛冽,毒气大多发挥不出威力,况且对方有神武大炮,一炮下来,什么大军也给轰平了。此乃司马穰直步步为营之法,赵金英中军攻过来,四处高坡尽可提供粮草给养,就算赵金英初时战况不利,亦可凭险而守,反正南朝有的是粮草运输。布置筑粮高坡之人,实在是厉害的行家里手。”
  刘武忠将右手边宝剑抽出匣来,又按了回去,如此反复。“难道困守孤城?”这是一句他最不愿意出口的话。
  萧统略一沉吟:“不妨还是按照哥舒军师的策略,放弃白犀关,暂撤三牧原,与铁骑汇合。作壁上观,静待蚌鹤相争。”
  刘武忠一摔荷叶盔:“撤?你说的简单,当年我可是率幽州三郡之地投诚的,你们撤了,我的地盘不是拱手交给大禹天朝了吗?”身在北朝,刘武忠已然可以领幽州牧,坐收每年的人丁和钱粮,此一撤涉及个人利益,刘武忠当然不愿意让步。
  萧统也有些烦躁,想要说些劝说的话,似乎又说不出口。
  “南蛮军队未退,自家人倒先争执起来了。”一阵“嘎嘎嘎”的高跟皮靴脆响,一个艳赛玫瑰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眼前。
  此女子身量俊秀挺拔,头上十字镂空的金色王冠,勒着一头怒张的金黄卷发,长可及腰。一脸的风流妩媚之相,却不失冷艳,好像骄傲的女王。
  颀长的脖颈之下是一对巨大夸张的双峰,八块腹肌结实,再下面则是一个翻翘着向上的大屁股,健美结实。一双健美的长腿,蹬着过膝盖的红色鹿皮高跟战靴。
  北朝女子向来奔放,没有中原女子笑不露齿的说法,战甲极其夸张,三点式的黄金战甲只遮蔽紧要部位,尤其是大屁股上的金色钉子甲链,细细勒成一条,紧紧卡在胯下。若是中原夫子看到,定要咒骂恬不知耻,伤风败俗。
  刘武忠和萧统两人急忙跪了,眼皮都不敢抬,口中同时出声:“卑职等叩见南院王后,千岁,千千岁。”
  萧统日夜修行毒功,尚且能控制血脉,刘武忠却早就连连吞这吐沫,衣甲之下,双腿之间已然顶起了帐篷。
  此女正是北朝南院大王后韩金娜,她一向对于自己的魅力颇为自负,此刻看到刘武忠的丑态,不禁莞尔。
  鹿皮战靴的鞋尖点了点刘武忠的胯下,咯咯笑道:“起来吧,一个个跪着怪累的。”
  萧统道谢而起,刘武忠却还跪着,此刻若是起身,定然露了下半身的丑态。
  韩金娜一裹猩红的披风,坐在绣墩之上:“不就一个区区的赵金英嘛,看把你们吓得。听说赵家军先锋大将叫做白苻坚的,竟然连斩我北朝三员大将,却也是个猛将无疑。本后今晚就将这白苻坚的人头给你二人送来如何?”
  萧统深知此女一贯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生怕她一人前去出了危险,急忙道:“王后千岁说的哪里话来,我不过和刘将军做最坏打算,就算王后今夜斩杀敌酋,于大局仍是无碍,还需从长计议。”
  本是两句好话,未料想韩金娜凤眉一挑:“哦?副军师是说我有勇无谋了?”
  萧统不便接话,只是尬笑。刘武忠此刻却一个挺身站起:“王后休要小瞧我等,都是北国将士,刘武忠愿意打头阵,不灭白苻坚,誓不回还。”
  韩金娜咯咯娇笑:“对了,这才是我北朝勇将的样子。行了,你俩且歇歇,姑奶奶我去去就回。”
  萧统猛然站起,竟然忘了君臣礼节,一把拉住韩金娜:“王后不可,还是等大汗和哥舒军师来了再计较。”
  韩金娜杏眼一瞪:“怎么萧统?身为七将星的副魁,我管不了你吗?”这句话却是厉害,北原七将星魁首自是南院大王耶律先轸,副魁就是他这王后韩金娜,北朝尊卑有别,长幼有序,副魁等于七将星的二把手,一般情况之下,属下必须服从。
  但萧统深知责任重大,依然不敢放手,口中道:“今日就是王后要处死微臣,微臣也不敢放手。”
  哪料想韩金娜却是一笑:“行了,知道你是忠心护主,想要牵手还不容易,等姑奶奶回来让你牵个够。”说着,竟然献上香吻,在萧统脸上印了个大红的红嘴唇。
  萧统吓得急忙撒手,去擦抹脸上的红唇,这电光石火之间,伴随着咯咯娇笑,一阵香风飘忽不见,只剩下漫天的风雪。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