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七十章 双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见双方就要火拼,突然天空降下朵朵莲花花瓣,一时间被流风吹得飘得四处都是。
  十二名莲花侍女抬着一架硕大的青色莲座,口中高诵歌诀:“法在仁天中华母,九莲圣教归上乘;青阳天尊来救世;赦罪三曹救众生。”
  十二人飘飘落下,莲座之上端坐一个莲花锦袍的中年男子,脸上有个刺配黥面,焦黄的皮肤,一头白色短发,看上去颇有几分威势。
  此刻见耶律先轸正要攻击,眼见此人飞身飘落在刺猬阵当前,一股无形真气护住身后刺猬大阵,口中哈哈大笑:“耶律老儿,何必对年轻人动手,我俩可有好些年没战了,不如韩某奉陪可好?”
  言罢,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真如同地动山摇。
  薛太岁明显感觉与刚才耶律先轸的气场相仿,竟然也是个无限逼近飞升境的存在。
  耶律先轸见了来人,不由得眉头一皱,身上肌肉都暴涨了几分,口中喝到:“韩五庚,你找死!”
  来人正是青阳教主韩五庚,又称九天九莲圣教主。
  青阳教声势浩大,已经席卷了八州,除了西域密宗没有渗透,其余诸州皆有青阳教众。
  此教信奉清晨向太阳虔心礼拜,求免今生灾祸,免受轮回之苦,而青阳教主自称莲花少阳神转世,善能医治百姓杂症,且不收分文,故而教徒越聚越多,号召教众火中取栗,各地朝廷的粮仓亦被侵占不少。
  耶律先轸显然和韩五庚之前认识,此刻出言:“韩五庚,你青阳教号称反贼,不是反大禹中州的朝廷吗?为何又援助朝廷?出尔反尔,焉能成其大事。”
  韩五庚面目冷淡:“韩某却是看不惯当今朝廷,但亦是南朝之人,何谓主次,何谓先后,韩某还是分得清的。在大义面前,自然先公而后私。量尔等小小蛮夷,虽然大汗你本人神功盖世,不过萤火之光,如何能抵挡千万南朝子民?韩某奉劝大汗化金戈为玉帛,罢了刀兵,也好保个太平晚年。”
  耶律先轸嘴角含着冷笑:“猫哭耗子假慈悲,难道你韩大教主竟然是吃斋念佛的慈悲和尚不成。”
  韩五庚此时背对薛太岁,却没有理会对方的问话,反而对薛太岁突然问道:“这位军门,如此招摇过市,可是为了诱敌?”
  薛太岁在驴背之上,右手不停地抚摸着韩金娜的硕大酥胸,伸着舌头占足了便宜,嘴里却一本正经道:“正是。”
  韩五庚又问:“那粮车是空车吧,以粮车诱敌,万一碰见了狠茬子,你如何脱身?”
  薛太岁右手此时已经探进了韩金娜两腿幽深之内,哪料想韩金娜体质极为敏感,此刻竟然嘤咛出声,似是无比受用。一时间汁水横流,他伸出手指在嘴里吮吸了一番:“这可是妙计,一会儿韩教主自然知晓。”
  他这番举动,早已激怒了前方的耶律先轸,耶律先轸纵马疾驰,双目已然变成了赤红色,单臂向空中一举,口里大喝一声:“吉祥天,纳雷!”
  虽然对于爱妻受辱心下不忿,但是举手投足之间皆是宗师气派,不曾乱了任何分寸。
  天空骤然阴云密布,一道雷霆闪现,此人竟然能呼风唤雨,此时雷霆直直劈下,落在先轸右手之上,一时间他的整个右拳都布满闪电,龙蛇夭矫。
  人借马力,向前疾冲,右拳一击打来,将四周空间尽皆封死,仿佛天空雷霆轰击。他本是飞升境的大能,不轻易发招,如若发招,那必然是雷霆必死一击,使对手避无可避。
  韩五庚身却不动,一旁一个莲花侍女突然飘然下落,硬生生抗了耶律先轸一拳。瞬间皮松肉烂,身体枯萎下去,化成飞灰。
  耶律先轸也不好过,腹部挨了一掌,顿时迟钝了一下,口中吐了一口吐沫,喝道:“韩贼,不敢以真身迎战吗?”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