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七十一章 恶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薛太岁似乎看出什么苗头,犹自捏着下巴苦苦思索。
  身下的白驴六耳却是欢叫:“老大,想必看不懂这两人打斗的套路吧。”
  薛太岁冲着驴头一个暴栗:“卖弄什么?有屁快放。”
  六耳嘿嘿笑道:“那个叫什么先轸的,乃是修炼了一门奇功,能融入天地之力为其所用,所谓人力有限,自然之力无穷。他这将天上雷霆容于自身,自是可借助天地之力为战,内力补给源源不绝,比人之肉身既强大,且后劲足。
  而那个姓韩的也十分了不起,他是擅长精神力的修士。”
  薛太岁眉头一皱:“精神力?”
  六耳咳嗽一声:“对,说白了就是此人天赋异禀,精神力异常发达,能够控制他人大脑,甘当其傀儡,为其助战。这样一来不损耗自身,二来精神力可怕之处在于以一控多,如果所料不差,这十二名侍女就是傀儡,关键时候可以一拥而上,全部都受这姓韩的精神力控制,你想想十二人同时出一套攻击之法,那就是威力上了十二倍,何其可怕。”
  六耳乃是妖修大能,自身单凭战力就已经位列元婴,跟随五煞帝君多年,自是见多识广。
  薛太岁入修行门径不久,此刻如同醍醐灌顶,左手不住捏着下巴,口里喊着:“秒,飞升境果然非同小可。”
  右手却探入韩金娜的双腿之间,不停地抚弄,仿佛对于自身不能战胜飞升境而发泄怒火一般。
  此刻战场又有了变化,又有两名侍女受精神力控制,同一套招法攻击耶律先轸,耶律先轸的雷霆拳法斗了三招之后,便一拳轰向一人面门,随后挥手,扫向第二人后脑,“轰隆”两声,侍女再度陨落。
  只是韩五庚仿佛并不在乎侍女的性命,死过两人之后,三名侍女再次出列,加之前面出动的侍女,已经是六人之数。
  薛太岁头次看见飞升境搏击,但觉每招每式都精彩绝伦,算无遗策,不由得心下大喜,竟然双手互动,一一模仿起来。
  口中却低声吩咐:“曹彬,带着十五营、十八营的弟兄速去将粮车拆了,组成木船,放入滹沱河,你等上船戒备。”
  众兵丁眼见飞升境相斗,早已苦不堪言,奈何军令如山,再次苦苦支撑。此刻闻听主将下令,欣喜异常,急忙抽身去拆解粮车,原地只留下二百人继续以刺猬阵护卫薛太岁。
  那些粮车本是本质结构,来之前已被设计好拆装机关,里面并无粮草,空空如也。此刻八百军兵手脚麻利,迅速将木板拆下,组成一条小船,放入滹沱河中。
  飞升境相斗不可分心须臾,否则立时就是被对方穷追猛打,因此,耶律先轸和韩五庚二人相斗,并不曾看到周边的变化。
  此刻三名侍女也被先轸轰击而死,韩五庚发动精神力,再次调用剩余的六名白衣侍女一同上阵。
  这一下子,即便耶律先轸也颇感压力,六名侍女等同每人都有韩五庚十分之一的功力,且人数众多,先前耶律先轸耗力不小,此刻雷霆右拳的闪电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但是仍然威力不减,五十个回合过后,五名侍女已经被他击毙在拳下,还剩一名侍女被韩五庚精神力操纵,竟然是用灵活身法躲避,不肯上前死战。
  耶律先轸终于还是消耗过度,吐出一大口浊气,深吸一口新鲜空气,这在武修叫做换气,道家叫做吞吐,乃是为了能够继续加力战斗。
  韩五庚大笑:“大汗,不过十一个侍女难道就精疲力尽了?韩某还未出手呀。”说罢,控制剩余一个侍女以迅雷之势直击耶律先轸脑海之处。
  耶律先轸大喝一声:“吉祥天,地力!”大地之上,顿时黄色的元气拔地而起,纷纷涌入耶律先轸的体内,只见他右拳突然变得粗大无比,回身一个暴击:“荒咬!”。
  “砰”的一拳,将最后一个侍女的头颅打爆。
  冲着韩五庚冷笑道:“竟然欺我精疲力尽,自然之力哪会有穷?”
  韩五庚一抖身上白莲锦袍,飞身迎战,暗道此人瞬间击开脚底板穴道,涌入大地原力,当真了得。口中却笑道:“强弩之末,就不要自欺欺人了吧。”
  瞬间与耶律先轸对了一掌,哪料想耶律先轸借着一掌之力,竟然飞身向后转,直奔薛太岁而来。
  薛太岁刚从观看两人比斗中警醒,口中大喊:“放箭,放箭!”二百名护卫立刻向半空疾射一阵箭矢。薛太岁却一拍六耳的驴头:“快些上船,快。”
  六耳四蹄腾空,飞奔上船。耶律先轸随即一愣,未料想畜生竟然如此通灵,但身法并未停止,哈哈大笑,朝薛太岁奔来。
  驴蹄子前脚刚落甲板,耶律先轸随后眼见到了。
  薛太岁情急之下,右手拉出铁胎弓,回身三支连珠箭依次急切射出。他自学养由基箭法以来,每射必中,如此近的距离,不足百步,焉有不中之理。奈何对方飞升境界,护身罡气穿射不透,但打在身上,已然吃痛不已,耶律先轸一时间身法受阻。
  薛太岁还欲发第四箭,情急之下,“嘎巴”一声,六十斤铁胎弓竟然生生拉断。
  没奈何,薛太岁付身抱起韩金娜,在对方的烈焰红唇之上狠狠咬了一口,小声言道:“你那老头子年岁上可不大行了,以后跟我。”
  说罢,一阵坏笑,顺手将一百来斤的大活人扔给了耶律先轸:“接着,你老婆还你。”
  韩金娜周身穴道被制,如同一具僵尸生硬,方才被大汗抛弃,一阵伤心不已,此刻看见薛太岁青年的目光,如同一股火焰,热气腾腾注视自己,心里不由得又复活了。
  耶律先轸哪肯爱妻有失,急忙双手接住,但是两人之重腾在半空却是不能,没奈何,只得飞身回岸。
  薛太岁急速命令兵丁:“划船,快特么划船,想活命的赶紧划船!”
  那嗖小船疾驰远去,北朝之人毕竟不擅长水战,耶律先轸也只得看着小船远去。
  韩五庚笑声大起:“不爱江山,爱美人,大汗不亏南院大王,英雄本色,哈哈哈。”
  韩五庚之身飞入丛林不见。耶律先轸也急速回到黑马背上,容颜迅速衰老,又变成那个佝偻腰的老厨子,口中喝到:“韩五庚,你这移花接木的法子并非没有破绽,下次见面,本大汗定当破之。”
  一旁的韩金娜,看着他鹤发鸡皮的面容,没由来心中一阵厌恶不已。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