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下狼烟 第七十四章 惨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快,快,云梯十五纵队,十八纵队,补上。”四百人云梯队冒着弓箭危险,上托盾牌护体,急冲冲冲向白犀关南城门。
  赵金英昨日一场恶战,被刘武忠在肋下捅了一剑,伤口足足有半尺深,此刻束发帅盔已经被砍飞,披头散发犹自指挥战斗。
  但见他一身银甲,肋下包裹厚厚的白纱布,不断流淌的鲜血已经将腹部浸透。赵金英挥舞右手的龙泉剑:“叉车阵冲锋,飞石投车补充二十辆。”
  行令兵快马飞奔,背插黄旗前去传递命令。
  赵家军副帅毛宝递过一瓶清水:“大帅,今日已经攻打了四个时辰,白犀关南城城墙坚厚无比,士卒疲惫,不如暂且休息,夜间再行攻击。”
  赵金英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白皙的脸庞此刻已经变得黑白相间,一仰头灌下清水,喘息道:“不行,不能给敌人再有喘息之机,日夜攻打,必下此城。”
  白犀关城墙之上指挥的是萧统,此刻手拿黑羽扇缓缓踱步,身前的乌鸦兵拉紧弓弦,片刻不敢停歇,只要听见自家主帅的脚步之声,立时站直身子,张弓放箭。
  南城之下,都是大禹士兵死后化作的毒尸,步伐缓慢,不避刀斧,向前缓缓冲锋。
  赵家军这次吸收了上次的教训,调来了火箭营,和神门弩队,那毒尸见火,纷纷丧失了作用。
  但是火箭只能一发,然后就要调集后排部队放箭。间歇之间,毒尸口喷毒雾,火箭营前后不能相继,往往被毒尸突破。彼此胶着,死伤无数。
  赵金英见战事得不到进展,焦躁无比。
  毛宝此刻上前进言:“大帅,不如将神机火炮营往前调动二百米,用炮攻城,敌人防守自然瓦解。”
  赵金英犹豫片刻,他知道,如果拖延日久,城池也必然破了,但是恐怕伤亡太大。如果此时调动神机火炮营往前运动,固然可以破敌,但是火炮营的距离是昨晚参谋团已经制定的计划,临时改变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啊”的一声惨叫,赵金英的族弟火弓营指挥赵广被一个身强力大的毒尸撕成了碎片。再接着火弓营已经抵挡不住,士兵们纷纷弃弓而逃。
  赵金英亲自用龙泉宝剑斩杀一二逃跑士卒,但是前面兵败如山倒,根本拦也拦不住。
  赵金英提金鑚提泸枪上马,左手捂着渐渐渗透鲜血的腹部伤口,右手挥抢射出一道利芒,将那毒尸劈为两半,然后率领一千二百护卫亲兵杀入战团。
  尽管他本人骁勇善战,奈何毒尸对于刀剑并无畏惧心理,杀死一个,十个又上,一千二百亲兵竟慢慢陷入包围之中。
  毛宝大喝:“朴刀手,出阵!”八百名朴刀手,都是百里挑一的精壮汉子,右手朴刀,左手蛮王盾牌,身披短甲,一声令下,在赵家护卫猛将赵威的带领下杀入敌阵。
  赵威乃是南山打虎,北海降蛟的猛将,此刻手提一对铜锤,杀伐力大,不知多少毒尸被他打的四分五裂,顿时解了赵金英之围,赵金英骑着白龙驹率领残兵杀了出来。
  八百名朴刀手是赵家军的精锐之一,一向不畏死战,每人都是赵家军战场上收养的孤儿且未成家,主帅安危就是头等大事。
  八百人势如疯虎,斩杀无数毒尸,奈何对方人数众多,渐渐将这一股洪流吞没。
  毛宝将手中黄色小旗在空中摇了三摇,令随行军兵吹响号角,一阵阵牛角号声穿过半空。神机火炮营得了命令,一时间百炮齐鸣,响彻天地。眨眼间白犀关南城外遭受炮火洗礼,护城大阵被打的摇摇欲坠,而城下的朴刀手和毒尸分分化成了灰烬。
  眼望最后一个倒下的朴刀手,竟然冲着赵金英行了一个庄严的大禹军礼,随后被炮火湮灭。万幸的是赵威拖着疲惫的身子,左突右杀回了本阵。
  赵金英眼珠子都红了,挥手给了毛宝一个嘴巴子:“谁让你开炮的,那是我们自己人,自己人!”
  毛宝无奈:“大帅,临阵三次必须开炮,这是昨夜参谋团定下的战略,违背不得呀。”
  城墙之上,萧统也是眉头一皱,居然从腰间拔出上次缴获赵金英的随身宝剑,向下一指,城门大开,三千乌鸦兵齐齐涌出,人喊马嘶,手持长朔冲了出来。
  赵金英大喝一声:“长矛营,列天地三才阵。”
  赵家另一位家将赵广,率领两千一百长矛手分成三组,举长矛迎击。乌鸦兵身穿黑甲,远了用弓箭射,进了用长朔挑,与长矛营战在一处。
  赵金英眼望城墙之上的萧统,居然用宝剑频频向自己挑衅,不由得大怒,肋下的鲜血流淌更加欢畅了,嘴里咬牙切齿:“无耻匹夫,可敢下城一战?”
  萧统冷笑道:“赵公子好生健忘,我上次就说过,斗智不斗力嘛。”
  赵金英怒极,终于下定决心,将手中大红色帅字令旗往高空中一举,传令兵顿时吹响号角,那是调动神机火炮营向前移动的指令。
  突然一匹黄骠马飞驰而至,正是神机火炮营统领赵孟起,脸庞微黄的汉子,一缕黄焦焦的胡须来在中军阵地。
  赵金英怒道:“赵统领,你不率领火炮营前进,来此何干?”
  赵孟起一抱拳:“大帅明鉴,火炮营在白天不可轻动,目标太过明显。神武火炮是我军进退的屏障和依据,若是白天移动,防卫建制被打破,敌人一旅骑兵袭来,我军有被前后截断穿插的危险。”
  赵金英也并非不知这其中的厉害,只是看见一排排赵家军士兵前仆后继,纷纷倒在血泊之中,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等天黑,我赵家军就拼光了,父相在朝中如何还能立足?我对得起死去的兄弟吗?”
  说着,顺手拔过赵孟起手中的赤字令,交给毛宝:“速去调神机火炮营,向前移动两百米。”
  毛宝骤马奔驰而去。
  赵孟起死死抓住赵金英大大腿:“大帅,火炮营不可轻动呀,容易被骑兵敌袭,胜负局面立时扭转呀。”
  赵金英一脚踢开赵孟起:“废话,攻击十三天,攻城几百次了,这时候哪里还来得骑兵?违抗军令,我斩了你。”
  神机火炮营还是动了,寒风中压着冰冷的地面,两只轮子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两边的护卫营打乱了建制,只能排成两列长蛇阵紧紧跟随。
  刚过青松林,忽然头顶一声炮响,黑压压三千骑兵出现,帅旗之上写着斗大的“刘”字。
  刘武忠坐在大青马上,左手抽出红毛宝刀,右手拔出银剑,开口笑道:“送上门来的肥羊,儿郎们,跟我冲!”
  幽州骑兵如同潮水,涌向了神机火炮营,神武大炮发射没有时间准备,两边护卫兵勇尽皆步军,如何能抵挡幽州铁骑,纷纷弃炮而逃。
  刘武忠率领三千骑兵并不追赶,也不会使用火炮,此刻一股脑反向杀入白犀关南城。
  赵金英正自观察战局,从刚才萧统在城门楼发射一声响炮后就感觉不好。
  突然,毛宝飞马而至:“大帅不好,刘武忠劫了神机营,此刻截断我军后路,卷杀过来了。”
  赵金英“噗”的一口鲜血,吐在半空。
  毛宝大声道:“大帅,撤吧,咱们还有四县屯粮据点,大不了卷土重来。”
  赵金英拔出佩剑一指城头的萧统怒喊:“不杀此贼,誓不罢休,我输不起了。”
  剑指白犀关城头萧统那张阴邪的俊脸,恨不得把对方撕了。
  刘武忠乃是百战名将,若非如此,也不能高居幽州刺史之职,此刻率领骑兵赶到,将赵金英前后包围。
  刘武忠哈哈大笑:“金英侄儿,还不速速跟叔叔回白犀关一聚。”
  赵金英手捂伤口大骂:“我呸,无耻狗贼,卖主求荣,待我杀了你。”提抢来战刘武忠。
  他全胜之时尚且不是刘武忠对手,此刻连气带伤,如何能够匹敌,不过十五个回合,左臂被刘武忠红毛宝刀砍中,“咔嚓”一声人臂分离,他刚一阵剧痛,下腹之处又被银剑刺中,这一剑十分厉害,扎透了丹田,真气立刻流走大半,隐隐有气崩之势。
  萧统大喜,此刻城下五万赵家军已经被包围,尚做困兽之斗。外面还有三万预备队,拼命往里冲杀,以便救助赵金英。
  萧统在城头之上挥动宝剑,指挥乌鸦军集中攻击赵金英,并不管其他,他知道只要击毙了赵金英,那么此场战斗就稳赢了。
  他正自得意,忽然闻听背后喊杀震天,传令兵急报:“禀告司马,白犀关北城被破,李,李,李...李崇信杀进关口。”
  萧统刚才还气定神闲的宝剑,此刻“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迟愣了半晌,无奈道:“传令,弃城北走,乌鸦兵断后,刘将军撤往三牧原。”
  说完,如同一只黑色的怪鸟,飞在半空,一声呼哨,从一旁跳出一匹黑马,萧统骑乘而上,向北而逃。
  刘武忠留下一千幽州骑兵断后,向北疾驰。剩下的三千乌鸦兵死战不退,被反扑的赵家军淹没在历史的长河当中。
  【故事不错敬谢收藏】

章节目录